会须一饮三百杯

vanilla
2015-11-13 看过



李座峰的新小说乍一看粗糙得很。
是真糙——粗口、黄腔、地方话,人物也没几个修得边幅的,行文起头更是像高中生作文似的没个讲究。可就是这样一本集子,竟能让你看了一篇又一篇,一篇再一篇,末了翻到最尾一页,还能让你意犹未尽擦擦嘴角恍然醒来似的冒出一句:“没啦?”

好像你刚去帝都,羡慕的是三里屯的灯红酒绿;初来魔都,向往的是梅陇镇的挥金如土;然而最念念不忘的,还是溽湿的夏夜傍晚,坐在路边,三五好友,就着地沟油劣质酒,一串一串把腌制肉吞下肚,一口一口把往事吐出口。旧事就这样随着烧烤摊上熏人的油烟随风四散,于是喝酒的人也能把突然浑浊的眼眶借口给空气中过度的雾霾。

李座峰就是这样去写他笔下的这样几个人的:被硬生生拆散的拉拉情侣、爱上洗浴小姐的退伍军人、屡败屡战的神婆孙子、怕老婆的“神枪手”、洗遍全城的大“浴霸”……同性、桃色交易、校园恶斗,不断触碰着这些边缘体裁的同时,李座峰让他的主角们代替我们,释放了年少时焦躁不安的欲望、实现了我们唯唯诺诺的幻想。于是我们记得花哥的帅气、孙不平的柔情、铁泥鳅的孝、小李飞枪的温情、沈道平的羞涩……哪怕多年过去,我们还是津津乐道,说着那些年校园中的传奇,只一个眼神提醒,旁人遍心领神会接下你的话茬替你继续。

读李座峰的新书,很容易让我想到耿军,想起《镰刀锤子都休息》里的怪诞三人组。凤凰网曾经采访过耿军,采访的标题叫《被生活腌制的小城青年》。耿军说小城里的青年们就像一片肉一样被煎着、烤着,完了之后硬着头皮活着。《且将生活一饮而尽》也有几分神似,一样的黑色,一样的一身江湖气,里面形形色色的人物同样也被生活炙得焦灼。人人是一块不知所措的鲜肉,以迷茫作过沾酱,最后被命运强行煎过,却仍不软烂。庆幸是李座峰比之耿军下手留有几分,于是我们看到了花哥掩着门的哭泣、铁泥鳅的坦言、小李飞抢挠着脑门上伤口的憨笑与浴霸沈道平怦然心动的瞬间。于是揭开嬉笑怒骂,寻寻常常小人物的悲喜尽收眼底。

当然,一如既往地,李座峰还是他那份改不了的嘴贫。随口一句的“懂个几把”能被拿去当牛皮鲜小广告的标语、膀大腰圆的爷们儿面对小姑娘的告白时羞涩支吾的语气词、还要嘲笑娶了小姐的孙不平的“公用变私用”……顺流着读过去,不知不觉就被他洗脑然后明明说惯了吴语的自己也满口跑起了东北腔。他的字,好像拥着你上了一班下午四点的公共汽车——菜场上刚买回蒸腾着生气的鲜肉被拎在手里,刚为棋局吵完架的老头头,同坐一排却互不敢多说一句的少年情侣……然而窗外刷刷的树闪过去,你知道的,迟早这些都被一饮而尽。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且将生活一饮而尽的更多书评

推荐且将生活一饮而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