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视 盲视 8.7分

一部有点‘反人类’的科幻小说

Alittle
2015-11-12 看过
    

   想象一下,在地球几光年之外,你碰到了比人类更高的智慧存在,在不得不进行的一番较量后,你发现了人类的致命弱点竟是一直被人类引以自喜和反复赞颂的———人类进化出的自我意识————你认为它赋予了我们自由意志,让你成为了万物之灵。

    想象一下,当你做一个有意识的选择,比如下决心动动食指,可是不等你的意识"选择"这样做,你的身体已经行动,比意识早了足足半秒钟;那你会问,那自我意识管什么事?它在这个过程中只不过充当一个"观察者"的角色,它让你“意识到”这个动作,并伪装成一个发号施令的指挥官;久而久之,它成了这个系统高效运转奢侈的累赘....


    在科幻作品里,不难反复地看到,我们对人工智能发展地担忧,伟大如电影《AI》所抛出的命题:当机器人拥有了自我意识,那么生命的定义又是什么?
    而到了《盲视》,命题却变成了:自我意识究竟有何用,而当它成了生存的累赘时,那么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也许大多数人还不太能接受这样的设定,但无论如何,正是这样大胆、奇特、充满颠覆色彩的想象,不断的挑战着你对世界的认知,而这也正是科幻作品的魅力所在!





 这段觉得是书中最容易令人拍案叫绝的段落,全部摘抄一下:


你为它花了血本,不是吗?它将你提升到比地上的野兽更高的位置,它让你变得特别。你管自己叫智人。拥有智慧的人类。地提到自我意识,可你真的知道它是什么吗?你真的知道它有什么用处吗? 也许你认为是它赋予了你自由意志。也许你忘记了,梦游时人类同样可以交谈,开车,可以犯罪并清理现场,整个过程中都处于无意识状态。也许从没有人告诉过你,清醒的灵魂也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奴隶罢了。 做一个有意识的选择,下决心动动食指。晚了!电流已经上路,传到了胳膊上。不等你的意识“选择”这样做,你的身体已经行动,比意识早了足足半秒钟。自我什么也无法决定,是另一种东西让你的身体行动起来,并且几乎是在完事之后才想起要补发一份行政摘要给你眼睛背后的那个侏儒。而这个傲慢的小矮子,这个自命为老大的子程序,却将关联误解为因果关系:它读到摘要,它看见手动了,还以为前者引发了后者。

可做主的并不是它。做主的并不是你。哪怕自由意志真的存在,它也不会跟你这样的家伙呼吸相同的空气。 不说动作,谈谈领悟力吧。智慧。对知识的探索、对原理的构建,科学、技术以及一切专属于人类的追求,这些总该是以自我意识为基础的。或许这就是知觉的意义——只可惜科学上的突破性进展从来都是自潜意识中破土而出的,它们在梦中展现,就仿佛一夜熟睡之后突然爆发的洞见。研究受阻时最基本的原则:别再考虑那个问题,干点别的。只要你不再意识到它的存在,它就会主动找上门来。 每个钢琴演奏家都知道,要想让自己演出失败,最有效的法子就是用意识指挥手指的动作。每个舞者、每个杂技演员都知道要放松心灵的钳制,让身体自由发挥。任何驾驶员在抵达目的地时都不会记得途中如何走走停停、左转右转。你们全都是梦游者,或许你正在攀登创作的高峰,或许此刻你手头是做过千百次的例行公事,这并没有什么区别,你们全都在梦游。




别跟我提什么学习曲线。别跟我说什么在无意识的表演之前必须经历好多个月的刻意练习,又或者在灵光闪现之前总少不了许多年的实验与研究。就算你所掌握的知识全都是有意习得的又如何?你以为这就能证明它是唯一的方式吗?启发式软件会从经验中学习,这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机器成了象棋高手,汽车学会了自动驾驶,统计程序会遇到问题,然后设计各种试验去解决它们,而你却以为通向学习的唯一道路名叫自我意识?你不过是石器时代的游牧民,在草原上勉强度日——你甚至不知道有农业这东西,因为你的祖祖辈辈都靠狩猎和采集过活。



你想知道自我意识有什么用吗?你想知道它唯一的真正用途是什么吗?孩子学骑自行车时装上的辅助轮,如此而已。你没法同时看到内克尔立方体的两个面,于是它帮你把注意力集中在其中一个面上,忘掉另外那个。这样分析现实的确不怎么高明。无论你眼前是什么,只看一面自然比不上同时兼顾几个面来得好。来吧,试试看。散焦。从逻辑上讲这就是下一步。

哦,可惜你做不到。有什么东西挡了你的路。 它还在反击。


进化不可能预见一切。复杂的构造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大脑是有欺骗性的。它进化出反馈回路好增强心跳的稳定性,却时不时地受到节奏与音乐的诱惑。零散图像引发的冲动,为挑选栖息地而总结的算法,最后通通都转化成了艺术。曾经只有靠身体才能获得的刺激,如今能从毫无意义的内省中得到。美感从不可计数的多巴胺受体中自发产生,系统不再满足于塑造机体,它开始塑造这个塑造的过程。它消耗的计算资源越来越多,用无穷的递归与无足轻重的模拟拖累自己的发展,让发展陷于停滞。就仿佛那些依附于每一组天然基因的寄生虫DNA,它存活下来、不断消耗资源,但却什么也不生产,只除了自己。它们最后都醒了过来,管自己叫我。 系统变得虚弱、迟缓。如今它要花掉更长的时间才能感知——评估输入的数据,反复思索,借认知能力作决定。然而当山洪在你眼前爆发,当狮子从草丛之中朝你扑来,高级的自我意识就会变成奢侈的累赘。脑干拼尽全力,它看见危险,劫持身体,它的反应速度比楼上CEO办公室里的胖老头快了上百倍;可是想绕开这胖子行事变得越来越困难——他就是老迈的神经官僚主义。




28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盲视的更多书评

推荐盲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