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卡列尼娜》读后

江绪林
2015-11-12 看过
《安娜·卡列尼娜》一书是我读过的最伟大最完美的小说——虽然结尾时列文那让人厌烦的、说教式的神学和和平主义思考添加了一点杂音。相比之下,《悲惨世界》是拼凑式的,《尤利西斯》带有一种远离生活的博学的书生气,《追忆似水年华》的深邃也部分地迷失在错乱爱欲的颓废中,思想深刻的《卡拉马佐夫兄弟》或许在感知真实性上仍有所不及,且其阴郁的色调也没有像《安娜·卡列尼娜》那种贵族色调那么呈现人类尊严,而托尔斯泰自己的《战争与和平》在我看来是难与《安娜·卡列尼娜》相匹敌的:《战争与和平》那种民族的历史-政治的尺度既没有给人格留下足够表现余地,且在在这种尺度上一旦沾染神学则难以避免强硬的蒙昧色彩;相比之下,《安娜·卡列尼娜》的爱与背叛最能表现人格、还能以敏感的良心触碰神学议题、向外延伸到政治社会中。 《安娜·卡列尼娜》以一个动人的悲剧爱情故事透视和映射了一个社会和时代:在其中,我们能感受到贵族少女的柔情和纯洁,上流社会的贵族品味和风尚、在欧洲文化冲击下贵族社会不可避免的分崩离析、各种社会问题和思潮的涌现,庄园生活的甜美和静谧…
情节分为两条线索:一方面,一度在少女吉娣家挺受欢迎的、富有的贵族军官伏伦斯基邂逅了内阁部长卡列宁之妻安娜后擦出火花,不顾习俗两人热恋并私奔出国。这毁了卡列宁的仕途前景,而在宗教中寻找安慰的卡列宁却无法与安娜体面地离婚。抛弃儿子和丈夫的安娜返国后为上流社会所不容,而她唯一仅存的倚靠是伏伦斯基的爱这一点对伏伦斯基施加了极大的压力从而导致伏伦斯基对安娜的冷落。安娜在嫉妒、绝望和反抗中卧轨自杀,这又反过来摧毁了伏伦斯基,后者在爆发的对土战争中走上战场以求解脱;另一方面,纯朴而有活力的地主列文在庄园进行种种不成功的改革和思索,追求吉娣并与吉娣结婚。最后,列文对事业和人生的思考因皈依东正教的上帝而淡出或获得解决,因为在一神论和和平主义的观念中,世俗事务丧失了其紧迫性。就列文个体而言,这或许是一件蒙恩之事。但这种撒手不管让问题消失的做法,考虑到俄罗斯罗曼洛夫王朝最后沉迷在东正教神秘主义中丧失了对时代的理解从而被革命不留一丝痕迹地席卷而去的悲惨命运,托尔斯泰的列文式虔诚或许是一个不祥的先兆。
安娜是美丽而真诚的,她的情人伏伦斯基是勇敢而专一的(为了安娜一度自杀,还差点二度自杀),她的丈夫卡列宁是正直的、无辜而容忍的。悲剧最后的发生主要追溯到安娜那不见容于宗教和习俗的爱对传统所做出的强烈挑战。其实,作为上流社会的有钱人,出轨是常见而被宽容的事,只要当事人小心地生活在边缘而不去触犯主流。但安娜则远非如此,为了这爱她抛夫弃子与情人私奔欧洲;她试图在主流社会或社交中为这爱获得正当的权利;一段时间安娜有意不去解决与卡列宁的离婚而与伏伦斯基结婚的问题,因为她想单单依靠爱而不是依赖法定婚姻,“我不是他的妻子,他高兴爱我多久,就爱我多久。”【852】这一切使得安娜始终处于与传统习俗和社会的剧烈冲突中,面对着安娜爱的束缚和要求,终于失去了爱意而只剩下责任的伏伦斯基与安娜之间产生了无法弥补的裂痕,“爱情一结束,仇恨就开始了”【1013】,安娜的自杀既是解脱自己,更是为了惩罚伏伦斯基:追逐有夫之妇到手后又迫使这女人自杀,始乱终弃,这让伏伦斯基在社会中丧失了全部尊严。
  江绪林 2015年11月12日
61 有用
7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安娜·卡列尼娜(上下)的更多书评

推荐安娜·卡列尼娜(上下)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