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身份:读《梦醒子——一位华北乡居者的人生》

小铖smalltown
2015-10-25 看过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小铖(嗯我自己从知乎贴到自己的豆瓣账号来的) 链接:http://zhuanlan.zhihu.com/flower-and-history-attic/20276347 来源:知乎 刚开始读《梦醒子》的时候,刘大鹏在我的眼里,并不是多么鲜活的人物。 一个不断记日记的老旧读书人,以曾国藩作为自己的榜样,以「汝必用正楷书写;记录所有己身、己心和言语之恶;汝需终身写日记而不能间断」这样的内容要求自己,这样的行为虽然确实修身养性,看起来却不免有些迂。 他的启蒙老师刘午阳,「强调经典的道德和哲学内涵,尽力让她的学生们不要仅仅局限在如何通过科举考试的技巧上」这样的教学思路,大概是刘大鹏这一生笃志成为一个君子的源头。他做到了。 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闻达于天下,日记也能像曾国藩那样出版;然而他并没有曾文正公那样的才智和机遇,中举时已经37岁,并且也不曾中进士。对于儒家经典的道德意义,他一直以身作则地践行,事亲至孝,从事敬诚,以信为重。 儒家的教育,曾经渗透在乡村生活当中;一同存在于曾经的山西的,还有各种民俗与宗教,这些有时于儒家的思想相互冲突,有些又互相影响;然而这些传统,却在一系列的历史进程当中,随着经济的衰落,日益土崩瓦解。 清廷开始预备立宪,山西也有了省咨议局;而辛亥革命使得各省迅速独立,山西的两个混成旅长,黄国梁和阎锡山,一个接到命令后原地不动,另一个秘密参加了革命党的阎锡山率兵占领巡抚衙门,攻陷太原的满城,同时也让太原的票号当铺在抢掠中损失惨重。 经济。 外蒙古在1912年独立,以及东北中东铁路的日益重要,使得经过山西与俄国往来的贸易迅速衰落;1915年到1925年,一战与战后的休养生息,使得欧洲放松了对中国的掠夺,山西的采矿、煤业和乡村工业也受益于此;而山西都督阎锡山开始参与全国政治和军阀混战,通过加重税收掠夺财富支撑军费,甚至引发通货膨胀;1930年左右世界性的经济衰退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省政府关注拯救大型现代煤矿,使得很多小煤矿破产,原本由本省工商业养活的农村人口陷入赤贫;农村工业破产,除开棉花以外的种植业破产,甚至由于无人肯买田地,农民无产可破。 农村的这种衰落,一方面为重大进程左右,一方面也很大程度受害于阎锡山在山西的经营,尽管这种经营和现代化未必不是不可避免的。 文化。 即使在科举制废除之前,固然占据着乡土文化的重要位置,但「修身齐家」也并不是大部分读书人真正看重的,道德的自律在功名面前并不被视为重要的事情。然而儒家的传统因为科举制的废除,影响力迅速下降,乡土的传统格局也受到现代化的不断冲击——赋税,征兵,外来侵略;重实业、重利;新文化运动着重抨击「吃人的社会」,这一「吃人」不仅仅包括所谓的「封建余孽」,也包括整个传统价值观;新式教育带来的民主、平等观念,使得「长幼无序」;赤贫的生活加重了道德观的彻底崩溃,即使是刘大鹏的儿子,在他的晚年也染上毒瘾;传统「小家族」也因分家而离析。 地方政治。 刘大鹏始终在政治上无太大建树;这一方面由于他并未考取进士,没有机会借科举进入庙堂;另一方面也由于自身的教育背景和眼界,无从适应新政。他自身的道德修养让她对于选举拉票的厌恶;对于新政体的未知带来了恐惧,甚至让他一开始拒绝县议长的职务;任职之后,他关注地方财政的监督,而与同僚的龃龉,同样让他无从伸展所学。在商会执事和煤矿公所任的职务,由于经济的衰落和政府横征暴敛而辞职。作为乡绅,不再任职的他因为名望而仍有一定影响,但这种影响不断衰落,衰落到对于政府对地方的苛捐杂税完全无能为力。 《梦醒子》是小人物的传记;一位乡绅,曾经属于社会的「中等」,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家道中落。他留下的日记成为时代的记录,即使掺杂自己的视角,仍然是珍贵的历史文本。他先后或者同时身兼士人、农民、商人、政府人员的身份,这多重身份,以及身为儒者并且坚持自身道德与信仰的自持,带来了相当珍贵而特殊的视角。 他是小人物;他见证大时代;他是个纯粹的儒家信仰者;他身兼多重身份;这一切,让他显得特殊,又显得经典。 附1:作者沈艾娣的采访 http://culture.ifeng.com/a/20150503/43680716_0.shtml 附2:刘大鹏年表 咸丰七年(1857年) 刘大鹏出生。 同治四年(1865年) 8岁;村塾入学,老师刘午阳。 同治十一年(1872年) 15岁;结婚,发妻武氏。 光绪三年(1877年) 21岁;第一次赶考,参加县里的考试。 光绪四年(1878年) 22岁;第二次参加县试,考中第十六名。 光绪七年(1881年) 24岁;离家,到太原崇修书院。 光绪十七年(1891年) 34岁;离开书院,去南席村富户家中坐馆教书十一年。 光绪二十年(1894年) 37岁;考中举人。长女出生。 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 38岁;第一次离开山西省;进京赶考。农忙时亦为家中麦田帮忙。 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 39岁;长孙出生。 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 41岁;第二次进京赶考;期间乘火车到天津逗留6天。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 44岁;次女刘红喜夭折。患病,颈部感染,7个月后病愈。 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 45岁;长子刘玠通过乡试,「父子登科」。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 46岁;母亲过世。与长子同去开封参加会试(北京贡院被毁)。 光绪三十年(1904年) 47岁;长子进京应试不中。 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 50岁;年末(或者1908年初)父亲刘明过世。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 51岁;第二位妻子郭静过世。 宣统元年(1909年) 52岁;再次续弦。第三位妻子史竹楼。被推举为省咨议局议员。 宣统二年(1910年) 53岁;次子患严重精神病。 1912年 55岁;被选为县议长。拒绝就任。 1913年 56岁;再次被选为县议长。辞去晋祠新学堂教职。 1914年 57岁;凭声望被请去整理石门煤窑的财务。 1915年 58岁;被选为省议员。被任命为县商会执事(领薪)。参与成立煤矿公所。 1916年 59岁;受煤矿矿主邀请参与经营, 1925年 68岁;小女儿璧萸出生。 1926年 69岁;三个孙辈的孩子几天内因传染病先后夭折。阎锡山从煤矿征税过重,刘大鹏从煤矿公所请辞。通货不稳定,刘大鹏开始在家里种蔬菜。 1928年 71岁;长子刘玠去世。长媳吞鸦片自杀。 1930年 73岁;父亲留下的生木店生意不景气,被人买走。 1937年 80岁;日军入侵山西,刘大鹏被打伤而生病。日军军官命令其介绍晋祠。 1940年 83岁;三子刘琎、四子刘珦开始吸食毒品。刘家分家。 1942年 85岁;刘大鹏去世。

3 有用
0 没用
梦醒子 梦醒子 8.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梦醒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梦醒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