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根本就没有金融

精确王子
2015-10-19 看过
        《红色资本》这样一本书,被两个熟悉中国体制的外国人写出来绝不是一种偶然,因为中国人是绝对不会写的,因为中国人写这样的题材要么是知者不言、要么是言者不知。而外国人涉足这样的题材,要么可以用文化不同不受体制的顾虑解释,要么可能是被用来做攻击政治对手的工具(阅读中强烈怀疑不排除体制内的弱势反击强势的一种手段)。

        读完此书,有几个启发:

        第一、金融是一种新型的统治工具,特别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政治经济传统浓厚的国家,2015年美国金融学年会主席的发言是金融能造福社会吗?只有充分尊重规则,充满竞争性和包容性的金融体系才能得到良好发展。不受规则约束的金融安排只是社会给政府当局发的一张还款期无限长的信用卡;

        第二、对中国的利益格局有了一个更清晰的感性认知。之前一直对利益集团这个词耳熟能详但却知之甚少,对利益集团阻碍改革的方式、路径和原因也体会不深。读完此书,猛然间突然觉得银行只是利益集团的马仔,证监会只是背黑锅跑龙套的,真正的主角是那些央企大佬。资本市场很傻很天真,国企改革、军工大发展、整体上市、资产证券化,这些终极目的只是吸取社会财富的金融手段,很少会真正考虑回报股东与资本市场。实在看不出当前轰轰烈烈的国企改革能带来什么大牛市的逻辑,资产证券化加大了筹码供应,低效资产证券化拉低了上市公司整体盈利水平、业务半径扩大使得经营层利益格局更加复杂治理机制更差。新中国建立初期,中国的工业资本是由工农产品的剪刀差,由农业补贴工业,由农村补贴城市积累起来的。中国的金融资本是由储蓄的负利率积累起来的。对中国的利益格局和其内在运作机理了解越深,对普通大众如何在金融制度和经济规则之下有意无意处在利益弱势的角色地位的逻辑就会了解更深;

        第三、有一种让人感到不安的悲观若隐若现的出现在未来,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成功掩盖了许多深层次的发展问题,当人口红利、全球化、城镇化的驱动力日渐减弱的同时,公共债务的问题、体制僵化的难题却已迫在眉睫。过去若干年,中国始终处在一个上升的债务周期中,重来没有经历去杠杆的长周期,这样的周期通常以长达60~80年的长度出现,一个人的一生可能只会经历一次,因此决策者通常在处理长债务周期中也会缺乏经验。如果这样的去杠杆的过程出现,会出现日本失去二十年那样的状况,那么,届时我们如何保全自己的财富?是买黄金、买债券、持现金、换美元还是拿房产?这是每个中国老百姓需要考虑的大类资产配置问题;

        第四、体制的癌细胞似乎是难以治愈的绝症,基于宏观调控的化疗与基于鼓励创新创业的放疗似乎都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我们会发现资本转来转去始终还是在围绕具有政府隐性担保的房地产、地方融资平台、产能过剩的传统产业在打转,国企改革的出发点更多的还是在以社会资源获取为目的,而不是以刮骨疗伤为决心。我们应该保持乐观吗?应该,因为我们没得选择,但我会在出感性和情绪的乐观之外,用放大镜去耐心寻找经济学和金融学的依据。
67 有用
3 没用
红色资本 红色资本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红色资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色资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