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叫人讶异的苦人的凉薄

Gloria
2015-10-05 看过
鲁迅曾对学生孙伏园说,写《孔乙己》的“主要用意,是在描写一般社会对于苦人的凉薄”。
孔乙己的确“苦”。他活着,似乎就是为了“使人快活”,诱发他的“迂”和“呆”,成了鲁镇人的日常功课,只要孔乙己进入尴尬不安的窘态,人们便“哄笑”,“充满了快活”。孔乙己由人牺牲为佐料!因为他在生活中太没有位置,权、财不用说是没有挣到,他也不属于下层劳动者。他读的书(知识)已经无用,反而成了人们嘲笑的把柄。至于他的苦痛,人格,权力,人们连想也没想过。
“一般社会”就是各种各样的人,包括孩子。
鲁迅在这里否定了儿童。孩子们都懂如何引出孔乙己的迂和呆,即要茴香豆吃要又嘲笑孔乙己,既在物质上敲诈,又在精神上虐杀。可怕、残忍的是儿童,人的天性可怕。
鲁迅对孔乙己周围的人没有寄予任何的希望,写出了人性的冰凉与残忍。
鲁迅在写孔乙己时,可能包含了对祖父、父亲的感情。
过去总是批判孔乙己的形象,长期以来知识分子被描绘为迂腐、阴暗、自私的形象。
但我认为鲁迅的立场是同情孔乙己的。
孔乙己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过去认为是科举制造成的。问题不在这里,因为如果孔乙己通过科举作了官就不会“苦”。知识分子的仕权通过法律得到保障,于国于民于知识者都是幸事。科举制有弊端应该改造,但民族的知识和智慧靠什么进入国家管理机器呢。1905年以后,中国知识分子的仕权一直没能解决。
25 有用
0 没用
孔乙己 孔乙己 9.6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孔乙己的更多书评

推荐孔乙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