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

ca
2015-09-12 看过
P70-两只身材细长的牧羊狗高高兴兴地跑过来,它们嗅到了陌生人的气味,便小心地退后,盯着客人,尾巴在空中试探地慢慢摇摆着,眼睛和鼻子却显出提防危险的神气。其中一只伸长了脖子,歪着身子向前走,先准备逃跑,后来才渐渐走近汤姆身边,使劲地嗅他的腿。接着它又退回去,想找一件可以冠冕堂皇地分散它的注意力的东西,它终于看见一只红毛鸡怯生生地走过,便向它扑了过去。这只愤怒的母鸡惊叫了一声,鸡身上掉了一些毛,拍着短短的翅膀跑开了。那小狗得意洋洋地回过头来看看那些人,随即躺倒在尘沙里,心满意足地在地上拍着尾巴。
P74-却一面拿起一支鸟枪来,把两个枪筒一齐对准了她的丈夫放,差点打掉了他的半边屁股;从此以后,他很佩服她,不再像孩子们折磨小虫似的欺负她了。
P86-我们没有了以往的生活,怎么活得下去?甩掉了过去的一切,我们怎么能知道这就是我们呢?不。丢下吧。烧掉吧。
P203-一辈子在水里呆着,像一窝小猪在烂泥里懒洋洋地躺着似的。
P206-如果他需要有一百万英亩地,才能使自己觉得富足,那么我想,他之所以会有那个需要,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内心太贫乏,既然他内芯贫乏,那他就是有了一百万英亩地,也不会感到富足,也许他想到自己没



...
显示全文
P70-两只身材细长的牧羊狗高高兴兴地跑过来,它们嗅到了陌生人的气味,便小心地退后,盯着客人,尾巴在空中试探地慢慢摇摆着,眼睛和鼻子却显出提防危险的神气。其中一只伸长了脖子,歪着身子向前走,先准备逃跑,后来才渐渐走近汤姆身边,使劲地嗅他的腿。接着它又退回去,想找一件可以冠冕堂皇地分散它的注意力的东西,它终于看见一只红毛鸡怯生生地走过,便向它扑了过去。这只愤怒的母鸡惊叫了一声,鸡身上掉了一些毛,拍着短短的翅膀跑开了。那小狗得意洋洋地回过头来看看那些人,随即躺倒在尘沙里,心满意足地在地上拍着尾巴。
P74-却一面拿起一支鸟枪来,把两个枪筒一齐对准了她的丈夫放,差点打掉了他的半边屁股;从此以后,他很佩服她,不再像孩子们折磨小虫似的欺负她了。
P86-我们没有了以往的生活,怎么活得下去?甩掉了过去的一切,我们怎么能知道这就是我们呢?不。丢下吧。烧掉吧。
P203-一辈子在水里呆着,像一窝小猪在烂泥里懒洋洋地躺着似的。
P206-如果他需要有一百万英亩地,才能使自己觉得富足,那么我想,他之所以会有那个需要,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内心太贫乏,既然他内芯贫乏,那他就是有了一百万英亩地,也不会感到富足,也许他想到自己没有办法可以感到富足,就觉得失望了吧——当初爷爷死了,威尔逊太太给他让出帐篷来,我看那时候她比那位先生还要富足一些。我并不打算做什么说教,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像野狗一样到处忙着捞钱的人心里不感到失望的。
P207-那个人用食指揩揩眼角。我不应该说那些话,他说,人总是喜欢自作聪明,喜欢把一些事情告诉人家。
P208-罗莎夏,你小时候,我们经历的一切事,都是和别人不相干的。什么都是孤孤单单的。我知道,我记得,罗莎夏。她很喜欢叫女儿的名字。现在你又要生孩子了,罗莎夏,你也会觉得孤零零的,没人理会。这会使你心里难受,而且难受也只好独自熬着;连这个帐篷在世界上也是孤零零的,罗莎夏。
P209现在年头要变了,到了那时候,死一个人是大家的事,生一个孩子也是大家的事,生孩子和死人都是大家的事。那时候一切事情后不那么孤单了。那时候心里有什么难受的事情,也不会那么太难受,因为难受的事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事了,罗莎夏。我总想给你说明这个道理,可是我又说不清楚。
P223-太阳当空的时候,炎热鞭笞着肌肤,现在热气却来自地面,从大地上升,这种热气是浓厚而且叫人发闷的。
P224-那些自以为是的人认为他们没有罪——哎,那些混蛋家伙才可恶呢,假如我是上帝,我一定把那些家伙从天上一脚踢下来!我不能容忍他们!
P224-我只知道这么一点——一个人该怎么办就得怎么办。我也说不清楚。我也说不清楚。据我看,并没有什么好运气或是坏运气。我只相信有一件事情是不会错的,那就是谁也没有权利干预别人的生活。人人都应该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帮帮他的忙也许是可以的,可是不能替他出主意。
P224-一个人自己的罪恶都是平地堆积起来的。
P228-那双手像一对疲乏的情人似的躺在她的膝头上。
P238-那些大业主在骚乱中难免要失去他们的土地,他们懂得历史,有读历史的眼光,懂得这么一个大道理:大多数人到了饥寒交迫的时候,他们就会武力夺取他们所需要的东西。。。。镇压的结果必定徒然加强被镇压者的力量,使他们团结起来。
P249-我高兴得像春雨中的蛤蟆,汤姆说。
P249-凯西把长脖子上的脑袋转过来。“我一直在听呢。正因为这样,我才老是在想。只要听人家的谈话,我马上就知道人家的心情怎么样。时时刻刻都是这样。我听着他们说话,感觉他们的心情;他们像阁楼里的鸟一样拍着翅膀。为了要逃出去,老往那布满灰尘的窗子上扑,简直要把翅膀碰碎了。
P250-我以前总以为祷告可以解愁,他说,我时常给他们祷告一下,好让一切苦恼都粘在祷告上,好像苍蝇粘在苍蝇纸上一样,祷告往天上一飞,就把苦恼带走了。可是现在这一套再也不灵了。
P250-是的,凯西说。可是全能的上帝也决不能提高工资。我们这些人只想好好过活,只想把孩子们好好抚养大。年老的时候,就想坐在门口,望着落下去的太阳。年轻的时候,就想跳舞,想唱歌,想躺在一起。我们想吃喝,想要有工作。这就是我们的指望——我们要活动活动筋骨,是自己感到劳累。哎!我在说些什么?
P251-汤姆说:要是一大堆人都不声不响,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那就是要出事了。
P268-他懂得罪恶的道理。我问过他,他告诉了我;可是我不知道他对不对。他说,如果一个人自以为有罪,他就是有罪。
P268-告诉上帝就好了。别叫人为了你的罪过心里难受。这不合适。P268-告诉人家倒是可以把苦闷减轻些,可是那难免把罪恶散布出去。
P270-一个人非干不可的事,只好让他去干。别人也说不出多大道理去劝阻他。
P318-乔德太太,我们不让收容所里有谁做好事来收买人心。我们不让任何人拿什么东西给别人。他们可以把东西捐给收容所,由收容所发出去。我们不愿意接受什么救济!
P390-只要你懂得这个道理,也就不会难过了。他说:比如法国革命吧——凡是那些想出革命主意的人都被人砍掉了脑袋。事情总是这样的,他说。那是理所当然的,毫不稀奇。你干这种事情,又不是为了开心的。你是为了不得不干才干的。因为这是你的本分。你看看华盛顿吧,他说。把革命搞好了,后来那些王八蛋却跟他作对。林肯也一样。也是那班人让着要杀他。理所当然,毫不稀奇。P391-你只要注意这么一点就行了:每次前进了一步,也许会倒退一点,可是决不会完全退回原处。这是可以拿事实证明的,
P394-他那打破了的鼻子又肿又痛,肿胀的地方一跳一跳的,好像把他整个人往上一抛一抛似的。
P422-住嘴,温菲尔德,她说。她吃了人家的亏,用不着再叫她受委屈了。
P454-有许多违法的事情,我们都不得不做。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愤怒的葡萄的更多书评

推荐愤怒的葡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