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与中国传统建筑理论

离晓落
2015-09-10 看过

       国内建筑界我所知的有三个人在不断摸索中国传统建筑理论,王其亨先生是其一。谈传统建筑理论离不开风水,从这一点讲,王先生是第一人。
       曾有幸聆听王其亨先生的讲座,犹记得不时响起的掌声和乌压压的盛况。王先生性情中人,讲到行业败类时不惜破口大骂,讲到学界现状时又痛心疾首。当时先生讲的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一是,先生不齿同行中某教授不守底线,以不科学之风水,行骗于世。现在看来大抵是卜巫色彩浓厚的理气宗所谓。二是,先生在古籍中发现了有日晷日历作用的太极图,以领先日韩风水界为傲。猜想大抵是古代太极已经把空间(方位星辰)和时间(日晷日历)建立起了古代的四维世界观,同时给太极图阴阳变化正名吧。然而这张图却没在书中看到,不知何故。
       先生不愧为前辈学者,安贫乐道,激扬文字,编著了这本《风水理论研究》。初见书名,大喜,以为风水理论已经盖棺定论,实乃学界之幸。然而风水理论是艰巨的、复杂的、禁忌的、中断的,又怎会以一家之言凭一家之力就能完成的呢。鉴于此,先生此著仍是风水理论界乃至传统建筑理论界破冰之作。
书中先生的文章最为精彩。读完之后我却感觉中国传统建筑理论怕再无用武之地了,原因有四。
       其一:风水理论没有国家和社会的支持。古代中国大都设有风水官司马官之类的职位,士绅阶层乃至整个社会亦以之为重。然则今日风水却被一棍打死,斥为迷信,学界也因此避之不及。迷信一词甚为可笑,甚至不该有之。人人有自己的信仰,为何此种被称为迷信,别种却被称为民俗甚至发展成宗教?概因理气宗或称堪舆派业内人员对行业内的说法做法秘而不宣,投机取巧者又大行于世欺世盗名愚弄民众,致使本该发展为民俗禁忌的风水理气宗却被斥之为迷信。追本溯源,文革和五四运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奈何“西学为用,中学为体”的洋务运动被扼杀。不彻底的改良运动其实对于中国传统来说是不丢根的方式,只是当时处于风口浪尖的旧中国已经等不及了。
       其二:“百尺为形,千尺为势”的中国传统外部空间法则已经失效。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古代中国一个都城中的最高建筑也是以百尺为限(约30-40m),以群体组合和环境衬托取胜。而当今建筑一个个“欲与天公试比高”,摩肩继踵,亦步亦趋,不亦乐乎。它们中哪一个有“礼”哪一个有“度”?被被判为政治错位的梁先生的大屋顶建筑的夭折又使传统建筑单体现代化没了方向没了规矩。反观现在的先,以张锦秋为代表的建筑师努力把西安建筑风格定位为唐风建筑。现在的西安不是也很好吗,去过的人都说很有特色,是个古城的样子。
       其三:最科学的形势宗或称峦头派无用武之地。新城规划哪一个不是又高又洋气,马路又宽又敞亮?万年吉地福地规划还有吗?山林宅和传统村旁宅还有营造吗?而今理气宗胜出,形式宗败落。
       其四:长官意志和城市发展心态作用使传统建筑理论实践彻底称为泡影。这是个不敬畏自然,充分展现自我个性的时代。恰如一句话,这盛世如你我所愿。
       令人欣慰的是,仍有一些方向在发展中国传统建筑理论,如造园、山水画、古城保护、民间阴阳宅等等。曾听过王树声老师的《中国传统建筑理论》课程,听其讲解襄阳古城保护中利用传统建筑理论所做的规划。王老师不讲风水,却从现代设计角度讲如何利用背景山远景山、如何利用轴线对景、如何只控制重要建筑其余自助发展等等。不讲风水却令人佩服,深感中国传统建筑理论之重要之深厚。有独孤九剑,傲视江湖,却又不敢讲出,王树声老师怕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啊。此外,以王澍为代表的建筑师沉醉于园林建筑和园林营造中,其原由亦如造园之初衷——悠游半亩园,不问世间事一样,概因世俗的建筑让人恶心吧。
       最后的最后,希望星星之火不息,以期燎原之势。
21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风水理论研究的更多书评

推荐风水理论研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