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有可能”清单

见山是山
2015-08-20 看过
       我曾经有一条白色的小狗,我在某个草丛里发现它;第一次相遇时它还是一个小不点,怯怯地跟着也小小的我,我们一起晃晃悠悠回家,我并不确定是否能得到允许收留它,因为那时城里还没有流行养宠物;最终它留下来了,从此常常跟着我到处收集残羹冷炙喂饱它自己;我叫声“小白”,它会颠颠地跑过来,并且只允许我拽它的尾巴,也只让我摸它的头,我们将一起长大,只到它又老又胖的离开,然后我把它埋在那个草丛里,还会立一块厚树皮给它做为墓碑。
       这是我八岁时为自己“养”的一条狗,在心里,原型是邻居家的草狗;如今,当猪猪央求:“妈妈,我们养一条小狗吧!”我罗列了五条“不可能”的原因,小白早已泯灭在岁月深处,直到我读《波普先生的企鹅》。
     梦想家油漆匠波普先生“养”了只企鹅在他心中的南极,当然,作为梦想家,他的心足以放下更多,如印度、喜马拉雅山、南太平洋;梦想家的记忆力也仿佛更牢固,那些他所梦想的不会轻易走失;所以,幸运的波普先生在一个深秋等到了那只企鹅走入他的生活,从真正的南极。
       对于一个一年只能工作半年赚取家用养活一家四口的油漆匠而言,要再养活来自南极的库克上校着实不易,他改造冰箱为库克上校筑巢,甚至在地下室安装了一套大型冷冻设备;其间,库克上校还因寂寞成疾,只到葛蕾塔的到来,而后它们又添丁加口有了个大家庭;欢乐和困窘同时充斥了波普先生的生活,信心和互相扶持一直支撑波普家度过一个个难关,只到春天来临,波普先生必须为库克上校一家的未来做个决定……
        我咧着嘴角一口气读完了《波普先生的企鹅》,在我研究为什么所有企鹅住在南极而北极没有企鹅时,在我琢磨如何快递一只企鹅时,在我比划一只两英尺半的企鹅究竟有多高时,我的“小白”好像又回来了,它轻轻低吠,温柔的用鼻子蹭我。
        也许我应该和猪猪重新讨论拥有一条小狗的可行性;关于梦想,我们要先列一张“有可能”清单。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波普先生的企鹅-国际大奖小说.爱藏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波普先生的企鹅-国际大奖小说.爱藏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