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的墙

Aphasic
2015-08-12 看过
旁边都是整整齐齐的家具,床、灯具都是一片纯白。除了地毯和墙壁:鲜艳的冷绿色。海员打量着女主人的一切,贪婪的眼光窥视着她丰满臀部,脸上却显露出一色羞涩。女主人似乎是对这种男人见怪不怪了,毕竟来这里胡闹的人,没有什么好意。但她看着这些躯体,还是不愿意承认人人都是豺狼。她把他引至自己的房间,走过挂满了镜子的走廊,走过女人化妆的地方,男人局促的走着心里想着不敢直言的目的。在房间里,他们简短的聊了几句,男人边把她拥入怀中,急不可耐的吻上嘴唇,挤压着她的乳房。她厌恶的一把推开他,只是说了“臭流氓”。男人一脸疑惑,女人突然就化身成为了更为冰冷的墙,吸走了所有的热量。四周的墙似乎只是她的朝臣,随时为她供给冰霜。她把自己整理妥当,叫人把这些成堆的臭流氓赶走了。
  走到了母亲的房间里,她躺在天鹅绒上,望着毕加索的抽象画。把自己深深的埋进蕾丝枕头里,四周是浅玫瑰色的墙壁,十分温暖。
  回到这里,就好似回到了母亲暖和、安全的子宫。只有在这里,她才能卸下一切的肮脏,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离开了母体,她便需要用另一张皮囊,在纸醉金迷里浪荡。也许正是由于她见惯了浮华的社会,不同的男人,才铸就了今日如此冷血的她,那些所有冷绿色的墙就是一层保护膜,把她原本的模样伪装。

  卡波蒂描写的这位女主人,表面上是一位饱经风尘的女人,实则内心里是追寻着善良美好。我在猜想这和卡波蒂曲折的人生有关系,他本身的成功使社会上的人们对他加以关注,但是他的同性恋身份却让他自己身败名裂,跌入谷底。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文章中的女主人就是他自己,而那些海员们便是社会上对他的不堪恶言等,他最开始时愿意相信总有那么不一样的人,能够带着善意面对自己的身份,可是没有。就如男人窥探女人的身体,人们对自己的精神伤害已经让他眩晕,他不得不成为那些冰冷的绿墙。而那间母亲的房间,是卡波蒂最想要回到的地方,没有风言风语,没有嘲讽戏弄。就如混沌时空里,一切都静止了。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卡波蒂短篇小说全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卡波蒂短篇小说全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