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圆》:她不会说“想爸爸”,只会说“要看《团圆》”

麻麻手作
2015-07-28 看过
公众号:麻麻手作

袖袖有两张借书卡,一张是绘本馆的,一岁半的时候办理,基本上保持一周借一次8本的节奏,偶尔也会偷懒,两周才去一次。
另一张是图书馆的读者卡,办理了一个半月,每次借3本,两周换一次。

《团圆》是袖袖27个月的时候,在绘本馆借的。

故事很符合中国主流的价值观:
毛毛的爸爸在外面盖大房子,只有过年才回来,除夕,爸爸回家了,她有点害怕爸爸,但很快就熟悉起来,陪着爸爸剪头、和爸爸一起包硬币在汤圆里。
大年初一,毛毛吃到了“好运硬币”,拜年时拿到小伙伴跟前炫耀。
大年初二,爸爸带着她一起修补房子,看舞龙灯。
大年初三,下雪了,毛毛和小伙伴们一起玩得很开心,“好运硬币”失而复得。
大年初四,爸爸要走了,毛毛将“幸运硬币”送给他,希望明年再包在汤圆里。
又将是满满一年的期待。



这本书之前翻过好几次,也听过推荐,但觉得书中描绘离别时毛毛送爸爸硬币的煽情情节可能更会打动大人,而不会让孩子有多少体会,借书的时候,并没有对它抱有多大的期待,权当勉强凑数。
但这一次借的八本书中,袖袖最爱的恰恰是《团圆》。借的那个礼拜,袖袖天天晚上的睡前读物都是它。
还回去之后,晚上睡觉,我让她自己去挑想看的书,她在屋里到处翻找:
“《团圆》呢?”
“还给阿姨了呀。今天我们去还的。”
这一对话持续到我买了《团圆》回来,她又每晚开心地抱着书上床,当第一本睡前读物。

如此看了一个月,现在她睡前已不再挑《团圆》,而是看完挑出的书之后,躺在床上,让我给她背。听一遍没睡着,便要再讲一遍,讲到和书上不相符的地方,她还会纠正。

“爸爸在外面盖大房子。他每年只回家一次,那就是过年。今天,妈妈和我都起得特别早,因为——”
“ 爸爸回家了。”袖袖接上这一句。



一开始我很疑惑她为什么会特别特别喜欢这本书,读到半个月的时候,迟钝的我才明白过来,袖袖对于《团圆》的爱,其实寄托着的是对爸爸的爱,她不会说“我想爸爸”,只会说:“我要看《团圆》”。
 
袖爸当然并非一年回来一次,但通勤族早出晚归,我们又没有摇到北京牌照,上了个“冀”牌,晚上8点之前都不能开,回家也就很晚,经常是袖袖睡着了爸爸没回来,爸爸上班了她还没醒,而每个月几乎都要出差,尽管他也努力多花时间陪女儿,但真正算下来,陪伴的时间其实非常少。
早上醒来,如果爸爸不在身边,袖袖第一句话总会是:
“爸爸呢?”
“上班去了呀。”
睡觉的时候,如果爸爸不在身边,她也会问:“爸爸呢?”
“上班去了,还没有回来呀”或者“爸爸出差了,晚上不回来了。”
我以为她习惯了爸爸的忙碌,但《团圆》的出现,才得以窥见她对爸爸的想念。

小小的孩子,就像一座刚刚露出小尖尖的冰山,你能凭借海面上的一小点形状,来判断他们此刻的欢乐与悲伤,而水下正在慢慢凝成的庞大的思维主体,只有细细去留意她的喜好,才得以觅得一些密码去解读。

【绘本私人记录】家有女儿袖袖,28个月,痴迷于看书,遂在公众帐号:麻麻手作 记录她看书的一些细节,与喜爱绘本的宝宝的宝妈宝爸们分享。
5 有用
0 没用
团圆 团圆 8.8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团圆的更多书评

推荐团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