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惩罚·话语——评《性审判史》

俞耕耘
2015-07-20 看过

文/俞耕耘

伯科威茨的这部《性审判史》单从标题看,似乎是一部关于“性与司法”的专题史。然而,在本书海量记述的审判案例、档案文献背后,却体现着“性禁忌”、“性伦理”的转折嬗变,成为一部关于“性实践”与“性话语”的观念史。该书的文化社会学意义显然远远超出了原本的司法内涵。
本书的作者更像是延续了米歇尔·福柯的传统,这不单是指在研究领域上关注“性与惩罚”(《规训与惩罚》、《不正常的人》、《性经验史》)的相似主题,更在书写策略与论述模式上有异曲同工。首先,面对大量的判例分析,作者进行着有如福柯一样的“权力系谱学”研究,他并不以单纯分析“性审判”作为旨归,而是挖掘一套“性的话语”怎样在“权力关系”中变异、生成。性审判的实质是权力运作生成的一套“性话语”对性活动的规训惩罚。一部性审判的历史,即是如何管理塑造“驯顺身体”的历史。它的驯顺体现在,性怎样变为一种可被控制、利用的“技术”(如书中论述的“阉割”、“绝育”、“体液控制”“割礼”等等)。如“绝育运动就宣扬取消不宜人群的性功能是为了维护人们更大的利益”。“现在,绝育正成为一种科学的生育技术。”这一过程处处藏匿着关于身体与性欲治理的“微分权力”,描述了个体的人是如何被规训成为符合社会治理与人口优化的“主体”。
在书中,历史上遭到残酷惩罚的性行为并不简单基于法律层面的原因,而是更多从伦理风化、宗教统治、王权政治等方面考量。惩罚者大多看到了违禁性行为可怕“兽性”的狂乱象征、畸形的“反自然”倾向对“正常”社会的传染威胁。可以说,人们深深不安常常源于违禁性活动背后可怕象征隐喻所暗示的“形象内涵”。如书中所言,“那时,同性恋者女人气、可怕、好色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随之而来的则是社会各个阶层对他们强烈的憎恶和恐惧。”
一切不利于“生命生产性”、“人口质量提升”、“个体能量(性欲)正常排遣”的,都被视为“有罪”的“不正常”行为遭到惩罚。其中,你会发现自慰者、同性恋者、恋尸症、虐恋者等倾向无疑都与这些自然“生产性”原则不符。“由于同性恋者‘浪费’了精液,其性行为与生育完全无关,它们最初被比作重度自慰者,蒂索等人曾把重度自慰者诊断为潜在的精神病患者。”
权力话语的暴力规训在全书基于两个潜在线索:一方面,在性惩罚上改变了原有的思路,它体现为一种从“性暴力”(强制施加)变为一种“性能力”的剥夺。“对罪行的惩罚不是把性强加在犯人身上,而是使他们完全失去性能力。”另一方面,司法话语和医学话语逐渐合流混同,原本性倒错者的“罪人”形象转换成为“癔症”或“错乱”的精神疾病。罪人也是病人的思路逐渐使不正常性活动混同于精神疾患。然而,这一倾向所带来的法律上惩罚的减轻,并不意味在社会风化上他们被更多接受。相反,惩罚变得更加普遍与轻而易举。
性审判与社会审查制度的结合正说明了这点。各种严厉法案的施行,使社会进入了普遍且扩大化的“性审查”恐惧中。其中,康斯托克推行的法案将婚姻法案、节育以及堕胎话题与色情联系起来,权力话语迅速吞噬了其他话语,一起被纳入色情的领域。康斯托克这种道德洁癖的偏执狂、迫害狂形象在书中尽显无遗。“他真正的专长是打探别人的私事并把他们送进监狱”。与其相反,王尔德和福楼拜的判例则显示了“性审判”的另一极,审判并不基于你的作品是否有败坏风俗的淫秽描写,而看重作者是否对堕落采取了社会批判与鞭笞。换言之,作者的姿态和立场远比描写更为重要。恰恰王尔德是以一种欣赏陶醉并沉湎实践的行为做出了他的回答。这一切,无疑造成了他的落败与不幸。
全书以一个追问结束,或许富于深意。“同性恋是对生活方式的一种选择,还是一种先天的特点?”这一问题也是在追问“性审判”的依据何以成为可能?也许,正是对生活方式“自由选择”所采取的态度,决定着人类文明发展的走向。
29 有用
1 没用
性审判史 性审判史 8.2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更多回应(15)

性审判史的更多书评

推荐性审判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