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史学论文集——读黄永年《唐史十二讲》

李北源
2015-07-09 看过
李北源
标题不为哗众取宠,诧异由衷而发。史学论文合集的著作,我略微读过一些,譬如周一良、田余庆和岑仲勉等诸先生的著作。水平高下暂且不论,《唐史十二讲》这样选用论文良莠不齐的,还是第一次见。
    《论武德贞观时统治集团的内部矛盾和斗争》是本书最精彩的文章。黄先生讲初唐李世民李建成的夺位之争,贞观时太子承乾魏王泰的皇位之争,开篇便鲜明立论:“地域以及世族、庶族等问题,历史研究工作者是应该考虑的,但作为统治集团内部的党争,大多数还只是权力之争,派系或小集团并非都按地域或世族、庶族来结合,不能用世族、庶族或地域来判断一切决定一切。”英雄史观也好,唯物史观也好,都只是历史分析的一种工具,不考虑历史的具体事实,一股脑就把阶级斗争套上去,无疑会让历史显得既刻板也不客观。剖析建成世民两党的政治势力,黄先生谈到“君之嗣嫡,不可以师帅”,身为储君,建成出征机会少,常习政事,故战功不如世民,从几次征战来看,建成也是中上之才,并非妒贤嫉能的草包。文章第五部分论及世民及建成派系的政治力量,通过一一分析集团骨干的出身背景,得出两者实在是权力之争,非关世族庶族、关陇山东的阶级之争。
《武则天真相》和《盛世英主唐玄宗》实在是普通历史本科生水平的作品,持论的客观性更是一塌糊涂,史家所言的“不虚美,不隐恶”竟沦为拙劣的“报导部分真相”,有失前辈学人的风范。《武则天真相》作者明言是为了批判四人帮的吹捧武则天,过犹不及,将武则天的功劳一笔带过,大肆抨击其为政苛刻之处。《盛世英主唐玄宗》则吹捧李隆基誉为“十分英明大有功绩”,对其晚年骄奢淫逸,任用小人,残害忠良,引发安史之乱避而不谈,甚至作出仓皇的辩解,双重立场尤为凸显。试举一例,武则天屠杀子嗣,世所周知,唐先生言其残酷无情,但对李隆基设五王宅,十王宅,百孙院圈养其兄弟子孙,杀害亲子李瑛、李瑶、李琚,则托词为“至于处理家务上冤死几个皇子,在封建时代本不算什么大事”。这种洗地的功夫,实在令后学大开眼界。至于《杨贵妃和她的故事》,文如其名,是应该登上故事会的作品。
《<通典>论安史之乱的“二统”说证释》、《唐两税法杂考》、《读陈寅恪先生<狐臭与胡臭>兼论狐与胡之关系》都是针对某个具体问题展开论述,引用的材料既精且新,提出了不少精到的论点:如节度使的设立是为了聚集重兵对抗少数民族;两税法实施是唐朝中央想地方争取财权的重大措施;“胡臭”一词源于西胡种人,因时人多以狐称西胡种人,故变迁为“狐臭”。
《所谓“永贞革新”》、《唐元和后期党争与宪宗之死》、《唐代的宦官》三文都谈及了宦官在唐代历史中的重要作用。宦官的得势往往在于其家奴的身份亲近皇帝,没有篡位夺权的风险,皇帝也要倚仗其向外朝夺取权力。所以,宦官的重用并不仅仅是由于皇帝昏庸,而是政治时势的产物。话说回来,唐代宦官一言以立天子,甚至多次谋杀天子,其气焰熏天也是历史罕见的。《唐元和后期党争与宪宗之死》中提及《续玄怪录》中的《辛公平上仙》一文,栾保群先生《说魂儿》的《阴山道上勾魂忙》也有引用,两人都认为这隐指顺宗之死。一人谈史,一人谈鬼,却殊途同归,真是有趣。
《说饼——唐代长安饮食探索》和《唐代家具探索》两文短小精悍,介绍唐代食物日用,行文饶有风趣,知识性和可读性都很强。
总体而言,瑜不掩瑕,《唐史十二讲》算不上很出色。有兴趣者,在网上找找一两篇论文,读读就好了。
22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唐史十二讲的更多书评

推荐唐史十二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