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和奴隶

无法战胜的针眼
2015-07-07 看过
《为奴隶的母亲》中有丈夫皮贩,母亲,沈家婆,秀才婆,秀才娘子。这篇小说中都没有一个正常的名字,都是代称,这些代称代表着人物的身份和阶级,这可以使文章的阶级批判意味和悲剧意识更加浓厚,让读者读之更为动容。
丈夫是一个皮贩,他也帮人插秧,他算是一个勤勤恳恳的中国农民形象,但是即使这样,债还是积下来了,这个原因,我们可以归结到封建社会剥削广大工农群众的本质上。因为境况不佳,他染上不良习气,吸烟,喝酒,赌钱,变成一个十分凶狠暴力的男子,他打骂妻儿,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一个加害者。他后来在沈家婆的怂恿下,将妻子典给三十里地外的秀才。他当然也因为这样的行径而感到无耻和羞愧,但却不容许妻子反抗。
沈家婆是一个类似于“皮条客”的角色,她很精明,我不怎么喜欢她。
母亲是整部小说中的单方面的被压迫者,她的命运最为悲惨。她在家中是丈夫的奴隶,她勤劳,为丈夫生儿育女,可还是遭到打骂,甚至连自己刚出生的女儿还没有喊叫一声便被丈夫烫死。所以在她得知自己被典,不舍春宝,心里十分不愿,也不敢反抗,她已经被她的丈夫逼迫的不敢反抗,不知反抗。等她到三十里外的秀才家,因为嫉妒,白天,她成为大娘的下人,干着繁重的家务,晚上,她便成为秀才泄欲和生子的工具。可她又想着旧时的家,想着春宝。终于怀上孩子,生了一个儿子,她因想着春宝,给儿子取了秋宝的名字,有着秋宝在眼前,她忙碌起来,似乎无暇想念春宝了。知道秋宝一周岁的宴席上,丈夫出现,带着春宝生病的消息,她的思念像是打开了闸口,越来越凶猛了,常常恍惚间看见春宝,连晚上做梦也梦见春宝,从梦中惊醒。 然而最终典妻的日子到了以后,她回到家中,春宝还像三年前一般瘦弱,却是不认得她这个母亲。她是一个奴隶,永远处于被压迫的地位,然而她也是一个母亲,她爱她的春宝,可是春宝已经不认识她,甚至惧怕她,她作为一个母亲的权力已经被剥夺。更可怕的是她开始想念在秀才家的秋宝,她幻想过留在秀才家,然后将春宝也接过来,这样母子团圆,可是这是不可能实现的,而且过不了多久,秋宝就会将她这个“婶婶”忘掉(大娘只允许秋宝叫她“婶婶”,而自己当秋宝的妈)。可以说,支撑她走下去的是她的孩子,春宝已经不认识她,她也再见不到秋宝,摆在她面前的是一条见不到光的道路,她可能活着,也可能死去,我希望她死去,这样了无希望的活着实在是太痛苦了。
秀才读过几天书,有两百多亩田,家里还有红木家具,但是他怕老婆,五十多岁了,还膝下无子,他老婆不许他纳妾,只许他典个妻子来家中生完孩子便走。他在家里唯唯诺诺,终日受妻子的欺压,的确是个让人怜悯的人,但是他其实也是一个加害者,他让“母亲”沦为泄欲和生子的工具。他许诺她如果生下儿子,便给她白玉和青玉的戒指,然而在“她丈夫”前来借钱给春宝看病时,却只给5元钱,得知她将戒指给丈夫拿去典当时却很生气,原来他本意是想让她把戒指传给秋宝。他也想过将她永远买下了,可是大娘不允许,他便决定多典3年,可是当他知道她因想念春宝而做恶梦把秋宝吓哭时,便决然的让她离开。他大体上可以说是虚伪而寡情的一个人。但他也还有一点怜悯之情,他在她怀孕时也费力找她爱吃的吃食,在走前偷偷塞给她两块钱。
这个故事里我映像最深的是她怀孕时,秀才曾奉承她说虽然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两大人生喜事已经过去,但是他却还有比这更高兴的事。这大概是她一生中少有的快乐时光了吧,但是紧接而来的便是大娘的刁难。
柔石将自己的情感隐去,用白描的手法描写,客观而冷静甚至淡漠的将母亲的遭遇呈现在读者眼前,让人读之内心悲痛沉郁,却无处发泄。
《为奴隶的母亲》,母亲是丈夫的奴隶,是秀才的奴隶,是大娘的奴隶,她承受着夫权和阶级的压迫,她作为母亲的神圣权力被剥夺,忍受着心灵被撕裂的煎熬,她在精神和物质上都是奴隶,她是那个时代妇女命运的缩影。
感觉写得不是很好,噜里噜嗦,不得要髓。
2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为奴隶的母亲的更多书评

推荐为奴隶的母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