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宪精义 英宪精义 8.9分

旧文两篇

陈毓秀
2015-07-04 看过


支糊上曾经有个英美宪法孰优孰劣的问题,这个问题太大,我不敢回答。不过今天读戴雪有些小想法,记录一下。

假设有恐怖分子同时干掉所有的英国议员和美国议员,那么肯定是英国宪政大倒退几百年,美国倒退几十年。

议员是宪政的道成肉身,这当然不是说司法行政不重要,我的意思其实是指一旦某一群人形成了共同体的认同,那么战争阶段就结束,按照契约主义的说法他们形成了一个新的国家,而在民主国家里国会就成为代表该共同体不同阶级不同集团共同议政之所,对各自集团的利益进行纵横捭阖,互相博弈和妥协。

但议员参政议政并不像学数学,只要一张纸一支笔就够,它更像学骑自行车,就算你将说明书背的滚瓜烂熟,不亲自骑还是无法把握那种微妙的平衡感,而每个人(国家)又是不一样的,因此国会参政是一种经验技艺,就好像行政司法也需要大量的默会知识,不是脑袋瓜聪明就能胜任的。

因此刘阿姨说近代欧洲列国宪政的具体化身不是那些起草宪章的人,而是那些参与议政的贵族,他们在不断地议政中/在自己的沙龙里体面地达成了利益交换,避免过于激烈的党争动摇国本,自发地形成了一种无文潜规则。这些潜规则或许不是帕累托最优,但随意打破









...
显示全文


支糊上曾经有个英美宪法孰优孰劣的问题,这个问题太大,我不敢回答。不过今天读戴雪有些小想法,记录一下。

假设有恐怖分子同时干掉所有的英国议员和美国议员,那么肯定是英国宪政大倒退几百年,美国倒退几十年。

议员是宪政的道成肉身,这当然不是说司法行政不重要,我的意思其实是指一旦某一群人形成了共同体的认同,那么战争阶段就结束,按照契约主义的说法他们形成了一个新的国家,而在民主国家里国会就成为代表该共同体不同阶级不同集团共同议政之所,对各自集团的利益进行纵横捭阖,互相博弈和妥协。

但议员参政议政并不像学数学,只要一张纸一支笔就够,它更像学骑自行车,就算你将说明书背的滚瓜烂熟,不亲自骑还是无法把握那种微妙的平衡感,而每个人(国家)又是不一样的,因此国会参政是一种经验技艺,就好像行政司法也需要大量的默会知识,不是脑袋瓜聪明就能胜任的。

因此刘阿姨说近代欧洲列国宪政的具体化身不是那些起草宪章的人,而是那些参与议政的贵族,他们在不断地议政中/在自己的沙龙里体面地达成了利益交换,避免过于激烈的党争动摇国本,自发地形成了一种无文潜规则。这些潜规则或许不是帕累托最优,但随意打破需要好长时间才能重新积累起来,而且未必更优。

新兴民主国家由于没有这种议政传统,所以刚出现时,容易产生大量乱相,就好像无数头大象在房间里横冲直撞,央视早年最喜欢播报台湾的议会斗争,就是希望借此证明民主不是好东西。只有等人们习惯了议会斗争的技巧,懂得如何互让一步才能为自己所代表的阶级更好地获得利益时,这个国家的民主才真正成熟了。如今台湾民主开始慢慢成熟,央视就再也不敢乱播了。

而这需要无数老人不断提携后辈,耳提面命,教会他们就算为了搏出位又怎样才能吃相好看。避免导致共同体共识撕裂,社会动荡,国家解体。这些经验经过时间熏陶,慢慢汇总成传统,使每一个后来者不敢随意破坏,只能一步步更改,就算传统因为某些路径的缘故变得很糟糕,也不能以激烈的手段更改,除非是皮诺切特式的护宪时刻。因为先例一开,后来者的手段只会更粗暴,造成的动荡也就会更大。再说皮诺切特的护宪也要经过好多年才能重新培育出新的宪政传统。

让我们回到开头的话题,如果美国国会所有议会不幸殒身,美国宪政必然倒退到日本如今的水平,或者比它高一点,因为还有各邦国state的议会在,它们可以作为替补。但要发育成今日的成熟政治,不知道需要多少年。

而英国就超级不幸,美国的主权属于people,但权威归于宪法,属于成文法国家,大家还可以按部就班构建宪政。但英国主权属于巴力门,也就是国王在议会中,是个不成文法国家,依照无数的习惯法,惯例,和默会知识统治,英国的议员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道成肉身,没有他们熟练掌握的而且不成文的议政技艺,英国宪政想要正常运转要比美国艰难的多。美国虽然也有一定的不成文法和惯例,但与英国相比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而且巴力门主权并非三权分立,理论上司法行政立法都属于国会,这使得英国议员需要掌握的统治技艺远高于他们的美国同侪,每一个成熟的英国议员都是能自己行走的小型图书馆。以前有种形容富贵的说法叫等身金,即与身体重量相当的黄金。而从国运的角度讲,每一个英国议员何止是等身金这么简单。这种国家需要德性非常非常高的政治家群体才能运作,并且必须一代接一代的传统不被打破。

按照规律来讲,共和国家的德性必须高于君主国家才能运转,因为后者更容易形成无文神秘性,形成对宪政政治的敬畏,有助于立宪。这也是十九世纪以来,君主国家立宪比民主国家立宪更顺利,动荡也更小,数量也更多,美国由于拥有民主国家里史无前例最高的德性,反而误导了相当多未开化国家,以为共和最为简单。

但英国要比美国更独特,美国或许后发国家还能效仿皮毛,英国连效仿都做不到,运转英国宪政所需德性反而要高于美国,就算今日英国要维持也相当吃力,不得不开始学习美国。这要归功于一战和二战,按照惯例,英国后备的政治人才往往是贵族出身,并在伊顿等公学里与日后的同僚紧密接触,然后进入牛津剑桥,然后开始国会实习生的生涯,接父辈们的班。

一战二战打乱了这一传统,由于贵族精神和绅士风度,英国未来的政治精英大多踊跃参军,并且身先士卒,因此在一战的炮火里伤亡最为惨烈,在各阶层阵亡比例最高,这导致了英国宪政几乎失去了一代的接班人,大自然厌恶真空,战争结束后没有或者说缺少参政传统的平民阶级登场,他们的德性稀释了国会的德性浓度,使得英国宪政的运转开始跌跌撞撞,大英帝国的解体有他们的一份军功章。

换句话说,枪毙十个四川省省长对中国宪制根本没有太大影响,反正中国吏治传统悠久,死掉一个有的是人填补。但损失掉一个老派英国式议员却是根本难以弥补的损失,当然在中国,这种人除了在香港有这样的群体以外,其他地区只有龙傲天小说里才存在。

在殖民主义上,如果说留给当地宪政,尤其是法治传统,英美两国半斤八两。但英国具有君合国的优势,不用太担心共同体认同被撕裂的问题,但这个话题太大,等我论文写完再另起炉灶重新写一篇。



我某种角度上很像马基雅维利,在价值判断或者说审美上认为罗马式共和主义才是最可欲的,无奈自身邦国德性没有能力维持共和国的运转,只能转向君主国。唯一的不同或许是,在他看来,这只是权宜之计,而我对贵族制度同样有审美上的好感,当然贵族共和也很常见。

我曾经提到过,维持共和国的德性要高于君主国,因为后者的君统容易产生无文神秘性,在君主国长大的人,往往会对君主有本能的热爱,就好像周杰伦的粉丝对周杰伦大婚一事伤感一样,后者的歌陪伴他们走过整个青春期,属于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一个君主,只要他不太作死,同样能起到维持整个国民记忆符号的作用,于是他能发挥议会斗争中定海神针的作用,议会各党派看在他的面子上很容易被调解,坐下来克制怒火进行妥协与博弈。所以我想,如果蛤蟆再给他几十年寿命称帝,愿意接受的也不会少,虽然我不喜欢他。

共和国元首接近大位人皆可得之,因此需要德性更高的政治家群体才能进行运转,没有君主这样的纽带,人们撕逼的时候更容易擦枪走火,导致民国式的宪政崩坏。在共和国德性不足,又不可能演变为君主国的情况下,我比较看好德国、印度式的虚位元首制,由议会推举的总理掌握实权,而总统由德高望重者担任,效礼仪式君主的职能,为议会党派的争端做出调解,虽然逊于君主国,但要比总统国节省德性。

美国拥有民主国家史无前例最多的政治德性,因此误导了许多国家,以为它这一条道路才是唯一正统,但以绝大多数未开化国家的德性,根本不配效仿美国,人家德性资源具有先天和后天优势,以其政体为导师真是不自量力。

况且在林肯之前,美国其实也是以议会主政,总统实权虽大,但也有一定的礼仪性质,直到林肯和日后的罗斯福改造宪法,将权力集中于总统之手,维持共和国的德性需要骤增,迟早也有吃不消的一天。

所谓的政治德性指的是决断和担当,一体两面,延伸出去便是勇敢、节制、忠贞等等。培养一个具有高度政治德性的人,需要消耗相当高的无形社会资本,而宪政的运作需要一大批德性高的政治家群体,并且保证不能断代,形成传统,而这在中国几乎不可能。

太聪明的智者不适合参与宪政,尤其是柏拉图笔下的王基宇又以此自诩的哲人王,再次是寒门苦读出来的帝国士大夫,在地方上成为社区凝结核乐善好施的乡绅,以及托利党式士绅最有资格成为国会议员的后备军。因为他们有罗马意义上的庸人之德,不仅虔诚,朴实,不会炫耀智力以咄咄逼人进而招人反感,并且家资殷实,能成为社群的主心骨。他们在帮助穷人的过程中不断与人打交道,从而学会如何博弈和妥协,一点一滴地积累自己的德性,不仅有个人修养的德性,更包括政治德性。

在宗族或者自治社区里的经历,其实是他们国会政治的见习阶段,一旦参与进国会政治,很容易如鱼得水,因为不过是将地方社区的默会知识和经验经过一番修改,搬到国会里来。没有经历过这样训练的游士在国会里会显得特别浮夸,没有决断能力,优柔寡断,平日夸夸其谈,但遇到危机时刻,多半如杰斐逊一般腿软,放弃自己的职责,马上开溜。

但培养出这样的政治家后备军需要相当高的无形社会资本。必须存在高度自治的社区,使得他们有机会进行锻炼。如果每一个社区都要遵循政府派遣官吏的武断意志,比如法国式的,那么不但可能的政治家得不到训练,也会使人们失去自治能力。

自治社区的意义在于动员每一个人的智慧、财富与精力为自己的社区的利益考虑,进而谋取自己的一份利益,这利益不仅包括物质上的,也可以是荣誉上的。人们如古希腊人一样踊跃参与自治社区的议事,不仅可以培养朴素民德和共和主义热情,还能借此激发爱国情操,增加无形社会资本,给国会政治提供更多的后备实习生。人们通过自治社区进行参政议政,那么就能更从容参与国会斗争,为自己代表的选区争取利益,并能在决断国运的关键时刻,少犯错误。为什么美国和英国在共和国和君主国中政治德性分别排第一?部分原因便是他们的地方自治做的更好。

为什么有人称美国是新罗马?左派看来他是新罗马帝国,右派看来,他是新罗马共和国。有差别吗?我不知道。
20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英宪精义的更多书评

推荐英宪精义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