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刀叢中的小詩
2015-06-30 看过
5/9
孙宝瑄:浊世之人,其品愈高,其名愈隐;其品愈卑,其名愈著。同一读书也,学藻实者,不如学义旨者矣。义旨,书之精;藻实,书之粗也。然而精者得空名,粗者得实名。学叙目者,更不如学藻实者矣。叙目,书之表;藻实,书之里也。然而里者得陋名,表者得博名。

黄梨洲曰:荼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人淡知罪商鞅、李斯,而不知其发源于管夷吾。《管子》首篇论牧民,谓政之所兴,在顺民心。前面说顺民心,在民贫贱,我富贵之;民恶危坠,我存安之;民恶灭绝,我生育之。接着话锋一转:能富贵,则民为之贫贱;能存安,则民为之危坠;能生育,则民为之灭绝。是前所以生之,正所以杀之,故为人民服务,其实是让人民服务也。

孙宝瑄评宋儒:于心性之学不为无功,气教人读书之法亦极精要,惜其治内而遗外,又非出世学,故语天下事多不审情理,驯至遗毒后世,亦势所必然。然观其书,颇能敛壹人心,使不躁动,而潜入理境,则有益。

5/10
孙宝瑄记燕公(宋恕)驳《伪经考》,极确。谓秦愚天下,非欲自愚,不许天下藏《诗》《书》,断无自藏而研习之理。燕之著述,极精。谓法家忠一姓,儒忠万姓;兵家为君御侮,儒为民除暴。道与侠,其轻君之旨与儒同,惟道家知其不可为而独善其身,儒知不可为而身争之。侠欲以势力侵民贼之权,儒欲以义理破独夫之智。

孙宝瑄谓宋恕风节为晚清第一,其经世之学,远在包慎伯之上,无论龚魏诸人。宋于古今名臣中,最服膺唐陆宣公、宋司马温公,二人皆洞悉民情、深达治体者也。宋恕即宋衡,与陈黻宸、陈虬并称“浙东三杰”,孙谓其于古今政治利弊,民情隐微,了然指掌,盖旷世之大儒。

孙宝瑄与宋恕、章炳麟纵论古今。章谓伯夷近杨,伊尹近墨,孟子尊伯夷伊尹而辟杨墨者,因杨墨以是立教,惧有流弊。宋谓五代冯道,其行事最近柳下惠,无论其君为伯夷为禽兽,皆可屈节事之,其志第欲保全善类,为吾所欲为也。章又谓杨非吝财,墨非殉身,杨志在励己,损己之节,不为也;墨志在救世,故污己之名,亦为之。

章炳麟于清古文家最折服恽子居、汪容甫;于人品最折服李穆堂、孙文定。最痛恶方苞之文,李光地之为人。

孙宝瑄谓清之创世硕儒,前有亭林、梨洲、船山、习斋、铸万,后有慎伯、璱人、默深、树滨、实斋,此十先生书,皆不可不深究也。

宋恕论古今善读书者,推王充、刘子元、章实斋三人,盖能于数千年典籍如庖丁解牛,批卻导窾,一无障碍者也。

为教主者,往往自读书甚多,而教人不读书,不知何意?孙宝瑄曰:此仍愚民之旨。盖恐人读书多而意见与之歧,不能专一而向其教,则教力不坚强而难行远。诚然,独立,自由,怀疑,这就是最好的启蒙。

孙宝瑄谓柳下惠不羞污君,不辞小官,秦汉下惟唐徐有功、五代冯道二人似之。又谓周末诸子百家竞起,而散分四派,儒、墨、老、法。秦汉以降,法家主持世间,儒墨后学,强半为所用,独老家潜与之抗,而救其穷,试观历朝号称循吏贤相者,莫不得老家之微意,以宽济严,以静制动,以简约烦,庶几民得稍纾乎?

孙宝瑄:小人固足误天下,君子而昧于事理者,其误天下亦不减小人。而中国草昧之世,君子往往不通事理,明中叶后益甚,盖八比误之也。通事理者反在小人,此小人益得志也。八比,八股文也。

日本深山虎太郎曰:公议之国,人人皆爱国之人;独裁之国,爱国者惟有一人,即其君耳。孙宝瑄谓独裁之国,以亿兆人身家性命,系于一人之身,其人不必大无道也,即喜怒爱憎略有所偏,而天下已不胜受其祸。有时一人,化为某党,某派,某系,某代,某集团……此两语百十年后闻之,亦振聋发聩矣。

5/11
《忘山庐日记》辛丑年正月七日记:石头记虽小说,而于支那人情世变,官场利病,言之切中,能发人深省。如贾政出任粮道一则,写得一正人君子,为家奴书役所愚弄,始知在今日作好官之男,法弊则然也,不改法而但责人,未见其可也。

5/12
世所传顾祖禹《读史方與纪要》、梅文鼎《算历全书》、李清《南北史合抄》为三大奇书,孙宝瑄嫌李书疏漏,易马驌《绎史》。

孙宝瑄谓杀身足以救天下,吾则为之;杀一身而不足以救天下,吾弗为也。全一身足以害天下,吾则为之;全一身而不足以害天下,吾则为之。滑头。

孙宝瑄:天下有二种人,曰立言者,曰立功者。立言者必先明理,立功者必先明势。不明理,其言无当;不明势,其功不成。虽然,明理而不明势,言虽当而不可行;明势而不明理,功虽成而不足贵。故必兼明理与势,而后可也。今日海内号称新党者伙,然明理者多,明势者少,故大都为空言,不能密合事理,终成画饼也。

孙宝瑄谓古今词人惓惓于家国者,前有庾子山,后有杜少陵。其怀才落魄,悲伤身世者,则冯敬通、祢正平、汪容甫三人而已。但是,后一种却多了个去,能流出汤卿谋三副眼泪的,一哭天下大事不可为,二哭从来沦落不偶,三哭文章不遇识者,代代都有人焉。

孙宝瑄评戏曲:秦腔哀怨激厉,亡国之音,不足尚也;昆腔柔曼靡丽,但传才子佳人而已;惟京腔中老生所唱者,虽词涉鄙俚,而音节悲感苍凉,能传忠臣孝子仁人志士之情怀。擅其技者,惟谭心培、孙菊仙二人。

5/13
《忘山庐日记》:古人饮食中,有极美之品,为今人所不留意者。如作醢一法,先膊干其肉,乃后蓙之,杂以梁曲及盐,渍以美酒,涂置甑中,百日即成,名之曰醢。此肉余料其味必佳,惜今人无有仿其法行之者也。按:此肉似今日糟肉。

孙宝瑄与彦复论果品:甘蔗,荸荠,菱角,莲子,藕,栗子,石榴,下品也;苹果,鸭梨,柿子,大橙,橘,柚,西瓜,中品也;荔枝,香蕉,水蜜桃,牛乳葡萄,橄榄,枣,樱桃,上品也。上品花有三种:兰,桂,梅。

5/14
李鸿章薨时,都中各国使馆无下旗者,惟美国下旗。美国人称李鸿章之才,不下郫斯麦。孙宝瑄谓李鸿章如春秋郑国子产,以弱国处列强之中,能安內和外数十年,为救时宰相,古今只此二人。

孙宝瑄1901年十一月十一日记:谈新旧不论是非,今日浮浪子一大弊也,夫是非之所在,公理之所在也。无是非,则无公理,既无公理,则此世界成何世界?我辈所以痛心疾首于今之世界者,谓其有势利而无公理也。讲明公理,尚不足敌势利之焰,况不论公理乎!

孙宝瑄:人居官无骄贵气,读书无迂酸气,为将无犷悍气,营商无市井气,是皆能有余乎其外者。凡老年须有少壮气,女子须有丈夫气,优伶须有贵介气,倡妓须有闺秀气。孙宝瑄愿入四无党,无新旧,无满汉,无帝后,无君权民权,惟善恶是非,则不能无矣。

孙宝瑄读《圣经》,将上帝一一改为神物。神物者何?佛家谓金刚不坏身;儒家谓发育万物,峻极于天;道家谓窈窈冥冥,其中有精。谓神物之无形无象,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与儒佛老之状道体同。基督教上帝赐我之食物,如佛家之牛乳;儒家之源泉;道家之金丹。孔子未成道之佛,释迦始成道之佛,耶稣已成道之佛。

孙宝瑄:佛家戒杀之义,盖天下不杀人者,往往杀己;不杀己者,往往杀人。惟不杀吉者,又不杀人,此所以为圣人。犯淫行无伦理者,禽兽之行也;杀人以肥己者,禽兽之虎狼也。

《忘山庐日记》记李鸿章临殁时,直隶藩司周馥来见,李已昏迷,不省人事。周大哭。李忽张目谓周曰:我国将来如长此贫弱,惟有联俄;倘能富强,则宜拒俄。言已气绝。按:后之百十年事,仍不出李之遗策筹画之中,忽而祸福兴于一旦,赤县赤地赤族,观李之谋似尚未足,天乎!

《忘山庐日记》壬寅一月十一日记:今日人争言变法矣,然须先求变法之人,与变法之法,而后可以变法。无人变法,法于何变?作者以为至言。凡举天下之大事,必人法财藉三事而行之。若人非其人,法非其法,惟有从扰殃民而已。

孔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户字作何解,世无知者。孙宝瑄解曰:所谓户者,天地根,生死门也。

5/15
孙宝瑄论上海三苦三乐,帝都则苦少乐多,除车尘道路外,别无所苦。其乐有六:山林之雄奇,宫阙之壮丽,林木之葱郁,寺观之苍古,街衢之广阔,房屋之轩爽。其他还有酒楼论道,厂肆收书,妓馆谈禅,剧台听乐,合为十乐。皆南方所不能胜,他处所绝无者。

5/16
孙宝瑄题《石头记》:读书观海几春秋,胜友相招最上头。从此华严开脑界,黄粱不梦梦红楼。

《忘山庐日记》:(晚清)上海倡伎不下数千家,沉迷其中者不下数万人,竟别组织一世界。此世界中,亦自有条理部分权限,善此世界者,亦别有经济学问。近人有著《海上花列传》一书,即此世界之表象也。按:晚清妓部文学盛行,关于上海有我所知道的就有十多不部,亦与此有关。

《忘山庐日记》:益斋(黄邃之)云,和尚断婚娶,本非印度之法,盖番僧来中土后,唐太宗虑起种族强盛,乃设此法以限之。评:好法!好皇帝!今日朝阳有上千个仁波切,他地亦更多,于佛法不可说或你们不懂,于供养于双修耳朵都竖起来了,何日能立法尽断此辈驴根,亦无上之法矣。

孙宝瑄谓唐臣之有功国家者,以狄仁杰、李泌、陆贽、李绛、李德裕为最,宋臣之有功者独有吕端、寇准、富弼、赵汝愚四人而已。其余正人贤士虽甚多,而朝廷不能竟其用,故不能有功。

孙宝瑄谓天下书籍浩如烟海,不能尽读,择其要者,分为三种:当诵之书,当记之书,当寻绎之书。盖当诵者词章之类,资以作文;当记者掌故之类,资以考古;当寻绎者义理之类,资以益智。

孙宝瑄谓人兼德才识三者,谓之完人。有德无才识者,自守而已,不能有功于人;有德才无识者,可办事而不可论事;有德识而无才者,能论事而不能办事。若有才识而无德者,其才识皆不足称,诡才而已,小智而已,足以害天下而有余。

5/17
孙宝瑄谓明说部《玉磬兰》,写一人无恶不作,厥后种种恶报,与《石头记》近似而非者。语云: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从《石头记》之所为,即君子得之固躬;从《玉磬兰》所为,即小人得之轻命也。是说部余未曾见过。

孙宝瑄:我国人之大病在自以为是,但知责人,不知省己。无论新旧两党,皆易犯此,是何以故?曰:阙德育。凡有德者,其心必虚,虚则不耻下人,能下人而后可以居人之上,而后可以由人。按:此言百十年后之凿凿,由责几近于谩骂,极端者去朝阳公园南门约架或约炮,于理多屈矣。

孙宝瑄1903年九月二日记:今我国人被白种人呼曰三等下贱之国,非以国势之削弱,国权之不振而然也。由于我国人民侨居海外者品行大卑劣,故为外人所轻贱。曰,此支那人普遍之性格也。既贱其人,安得不贱其国乎?评:今日亦然,中国之蝗虫迹遍天下,中国之贪官杀进曼哈顿,中国之大妈挤进华尔街,恶心!

旅馆无聊,忆及江南风物。每到春夏之交,一叶扁舟,烟波无际,岸草摇绿,白云在天。问渔翁买鱼数尾,烹以下酒,醉酒推窗,看六朝山色,以视眼前之四面童山,两洼干泥,半段残桥者,景物孰胜?孙宝瑄在濠门旅舍看到的这段话,真是写到我的心里去了。客中之况,历历。
3 有用
0 没用
忘山庐日记(上) 忘山庐日记(上)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忘山庐日记(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