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真正的风险不在指数,而在于投资方法

小月人土土
2015-06-19 看过
当一位年轻的对冲基金经理以65.01万美元竞拍价与巴菲特共进午餐将会发生什么?他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价值投资者。

近日专家们纷纷评论,股市将进入调整期,以保证股市慢牛。本周继周一、周二指数下跌之后,昨日沪指再度重挫达4%,创业板盘中大跌近7%,两市逾2000股下挫,逾百股跌停。就在上周,湖南长沙一股民4倍融资亏损170万元本金后跳楼身亡。昨日股市的暴跌会不会又让股民往楼顶上跑呢?真希望不要再听到这样的新闻。

不过在长沙股民跳楼事件之前,在5•28股市暴跌之日,某财经节目就已经对股市风险进行过警示:“股市真正的风险其实不在指数,而在于投资者是否使用了理性的投资方法。现在中国股市融资融券余额创历史新高,用借来的钱买卖股票,再加上杠杆,追求暴利,一旦市场出现下跌,其中的风险当然是不言而喻。再比如现在有数不清的投资者热衷炒短线获利,但中外200年的证券投资史早已证明,超短线在逻辑上根本说不通,在实际操作中也没有任何胜算。而真正的理性投资方法就是四个字:价值投资。”长沙股民如果采纳了这条建议,也许就不会酿成悲剧了。

那么到底什么是价值投资呢?我们可以听一听盖伊•斯皮尔的故事,一名投资者如何接受价值投资的教育,如何从新手成长为投资大师的故事。

盖伊•斯皮尔,有着精英教育的背景,获得牛津大学政治哲学经济学位,曾是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同学,后在哈佛商学院完成MBA学业。带着专业的理论、激情满怀的自信,毕业后他来到华尔街,准备大展宏图,打造自己的财富。抱着收获名利与取得成功的决心,他进入了一家投行,做成一笔交易成了他的唯一目标,但当他逐渐发现他所在的投资银行通过使用欺诈性的交易手段获利时,他认识到自己已经站到了道德的悬崖边上摇摇欲坠,感到愤怒、沮丧与失望。

生命的转机出现在书店与《聪明的投资者》的邂逅,让他认识了价值投资以及为此书作序的巴菲特,并在随后阅读了《巴菲特传:一个美国资本家的成长》,他被巴菲特的投资理念与生活方式深深吸引,他发现投行的交易经验和企业文化与巴菲特是完全对立的。巴菲特没有在疯人院一样的地方工作,没有找借口把值得怀疑的垃圾卖给股民,或者巧取豪夺更加丰厚的佣金,然后狠狠地把合作伙伴甩在身后。为了逃离深陷不能自拔的道德泥潭,他决定离开原来的地方,尽量向巴菲特的位置靠近。

如何向巴菲特靠近?他离开了投行,订阅了价值线数据库,以价值投资理念购买了第一只股票;他努力进入以巴菲特为代表的价值投资者的生态圈,比如求职于运营红杉基金的瑞恩•坎尼弗投资公司,虽然最后没有进入该公司,但他以购买红杉基金的方式停留在这条轨道上,有机会参加公司的年会让他可以处于恰当的环境或人际网;最最重要的,向巴菲特靠近的方法,就是更加广泛、更加深入地学习巴菲特的投资策略。而最好的办法,莫过于阅读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年报。在没有互联网的日子,他只能打电话索取年报。在反复阅读历年年报合集的时候,他的思维渐渐与沃伦•巴菲特趋同。他开始持续问自己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沃伦•巴菲特遇到我的处境,他会怎样做?”

随后,盖伊创立了自己的基金公司,并结识了著名投资家、价值投资者莫尼什•帕伯莱,后者成为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后来二人决定联合竞拍巴菲特午餐,并于2007年竞拍成功,2008年6月25日与巴菲特午餐。那顿午餐让斯皮尔顿悟到了关于人生与投资的5个真理。

1. 非常规的往往更好,坚持自己的原则
席间,斯皮尔问巴菲特,有时候会面临一些艰难的抉择,明知是对的,执行起来却很困难,如何在业务上作出正确的决定?
巴菲特想了想回答说,如果这件事情是反常规的,那么即便是正确的事情,人们也会规劝你不要这么做,而事实上非常规通常证明是更好的选择。在此之后,斯皮尔努力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原则,即便他的做法会遭到他人的阻止,这带领他成功渡过08年的金融危机。

2. 远离疯狂人群与噪音
巴菲特待在奥马哈,远离了疯狂的人群。他的手机经常关机,甚至没有电子邮件地址。他不会用一堆分心的会议来浪费自己的时间。在午餐期间,巴菲特向他们展示了他的约会备忘录,几乎完全是空白的,他说他自己安排他的时间表。巴菲特拥有的这些正确的过滤机制,帮助他隔离了很多错误的垃圾信息,避免可能削弱他判断力的分心之物,从而不受那些试图主导华尔街的噪音打扰。作者受此启发,随后也从纽约搬到苏黎世,并在办公室选址、布置、彭博资讯终端机等方面,创建了他自己版本的奥马哈。

3. 永葆童真与好奇心
莫尼什吃饭时带上了他的一双女儿,巴菲特和她们二人玩的不亦乐乎,也乐于与其交谈,巴菲特简直就像个老小孩。在上菜之后,巴菲特也没有中规中矩地像成年人一样吃饭。

而这些举动也在巴菲特生活的其他领域得以展现,巴菲特喜欢打桥牌,弹奏四弦琴,最钟爱的是就是樱桃可乐。他还曾在美国艾奥瓦州“奥玛哈媒体俱乐部秀”时,身着报童服装化身老报童,大秀他的扔报纸功力,口中哼唱着“我只是个送报童,快乐得不得了,因为你买报纸的钱,通通进到我口袋”。在谈话中,巴菲特展现了活跃的一面,充满了如年轻人一般的好奇心,而这部分特质很多人在青春期就已经丧失了。芒格如此评价巴菲特,巴非特就是一部“学习机器”,他从未停止阅读。

作者也决定给自己的生活注入更多的快乐,他和莫尼什进行为期十天的印度之旅,协办TED苏黎世大会,创建 “价值投资”年会,把相似思维方式的人们聚到一起,每周进行几次跑步或骑车,周末还会带孩子们去滑雪。他学习玩桥牌,并且重拾象棋这一爱好,这些娱乐活动,不仅丰富了他的生活,同时也增加了他关于投资的洞见。

4. 培养并维系有价值的人际关系
这顿饭花费昂贵,而且投入与产出并不对等,为此,斯皮尔曾经一度怀疑这顿饭的必要性。然而这顿饭过后,他意识到在优秀的人身边可以让自己进步。这顿饭的成本和连带的风险告诉斯皮尔有价值的人际关系,还有为维系这些关系所投入的时间和经历,这些才是无价的。作者反思到,最好的教育不是精英教育,精英教育反而可能会阻止人的前进。最好的教育是张开所有触角,积极主动寻找正确的导师,而斯皮尔正是这么做的。

5. 忠实于自己,学会说不
对于斯皮尔印象最深刻一课就是巴菲特提出的“内在”和“外在”声音的概念,因为斯皮尔不论是在求学阶段、在投行的工作、创办自己的基金,常常是以外在标准来衡量。而巴菲特认为要坚持自己内心认可的价值,不要受迫于同伴压力之类的外界力量来回动摇。“靠内部记分卡而不是外部记分卡生活,这一点非常重要。”巴菲特如此说道,并向斯皮尔问了一个问题,“你想成为全世界人眼中最好的情人、自己内心中最糟糕的人,还是想成为自己内心中全世界最好的情人,但被全世界看作最糟糕的?”答案在他提出问题时就已很明显了,但人们还是通常会花更多时间去考虑,别人会怎么看待我。巴菲特的一个鲜明特征,就是他非常清晰地靠自己的内部记分卡生活。这不是说他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而是说他做的事情都是自以为正确的。所有需要妥协自己的标准,或者冒犯自己的信念的事情,他都会说不。

2014年,斯皮尔将其作为一名价值投资者的成长与转变轨迹,写成了新书《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时,我顿悟到的5个真理:探寻财富、智慧与价值投资的转变之旅》,该书已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并已上市。书中不仅有他的心路历程,也能看到斯皮尔在价值投资的探索之旅上采取了什么行动,他如何全力以赴。

这本书不仅是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讲述了斯皮尔从黑暗之地走向光明道路的涅槃之旅,更是如何成为成功投资者的实操指南,作者在书中通过过往的投资案例,阐述了他的投资规则是什么,他如何建立避免决策失误的“投资者检查清单”,书中对投资、交易和高风险决策的敏锐洞察比比皆是。

对于任何对投资感兴趣,想要通过走不同道路获得成功的投资者,本书都是一份深刻而睿智的行动指南。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时,我顿悟到的5个真理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时,我顿悟到的5个真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