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谈失败的国家,其实谈论的是

无何有
2015-06-12 看过
     当我看到《国家为什么失败》这个标题,第一感觉应该是比较“愤怒”的一本书。但是一气呵成,读完后,发现自己一点也不愤怒,反而有些不安:成功的国家都是相似的,失败的国家各有各的失败。
    
    这里我们首先要定义何为成功的国家,何为失败的国家。注意这里是国家而不是政府,意味着无论成功与失败都有一种延续性,一定时期内不会随着政府换届而改变性质。按照作者的意思,成功的国家是发展可持续、经济繁荣、国民生活安康、保障程度高、政治稳定、经济富有活力,这类国家以英美日等国家为代表。相对而言,失败的国家则是发展陷入困境,政局混乱、政治腐败、经济赤贫、国民没有保障,目前绝大部分非洲国家、拉美、朝鲜可以归于失败的国家。
    
    作者的核心观点是:失败的国家源于失败的制度。不是人种、不是地理位置、不是殖民更不是什么国民性与文化优劣。如果说,田园牧歌的前工业时代,资源禀赋占主导地位;那么摧枯拉朽的工业时代和日新月异的后工业时代,则是制度占主导地位。
   
     作者把国家制度总体分为两类:一类是包容性制度:法治、民主、适当的集权同时权力受到约束,市场经济,鼓励创新。在这种制度下,人人都有发财致富的机会。另一类是汲取性制度:国家权力掌握在独裁者或少数精英手中、专制,一切政治经济决策以少数掌权者利益为导向。在这种制度下,只有攫取权力才能掌握经济资源。由此,作者把国家分为四种形态:1.包容性政治制度和包容性经济制度;2.包容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经济制度;3.汲取性政治制度和汲取性经济制度;4.汲取性政治制度和包容性经济制度。其中第二种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包容性政治制度,意味着多元化利益诉求,不可能产生少数寡头汲取经济利益的经济制度。
       
     因此,作者主要探讨了第一、第三和第四种国家形态。书中历史资料非常丰富,视野跨越亚非拉,可以说本书更像一本当代时政新闻框架下的世界历史。因为作者探讨的问题都是新闻热点:为什么非洲战乱频繁、积贫积弱?为什么朝鲜韩国一线只差,如此天壤之别?为什么都在美洲、都有殖民历史,北美发达而南美贫弱?为什么国际援助难以凑效?阿拉伯之春后的埃及能够走向稳健富足的发展之路么?近年来中国的强悍发展令世界瞩目,那么到底有没有所谓的中国模式?这些疑问,均可以在本书找到一种解释。
   一、相同的禀赋不同的命运
   作者给出了大量例子:近似的地理位置、近似的自然资源、近似的文化但是由于制度不同,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美国VS墨西哥;韩国VS朝鲜;博茨瓦纳VS索马里……全书基本上是这样一对对鲜明对比的国家发展历史。看起来非常过瘾,绝对是茶余饭后吹牛皮的好谈资。那么哪些因素决定了这些国家会选择汲取性制度或者包容性制度呢?
   1.初始条件。作者似乎暗示,制度具有自我反馈-循环的机制。偶然建立的包容性制度如果形成良性循环,那么在关键时点,更容易选择包容性制度。而汲取性制度具有更强大的循环机制。一但社会建立起少数攫取大多数人利益的机制,就具有很大惯性,即使暴力革命推翻某一专制政府,但与其说革命,不如说是权力更迭,下一任依然会建立起专制制度,甚至更甚。这种循环的动力也好理解,归根结底在于制度产生的激励效果:包容性制度下,权力由多元化利益体形成的联盟掌握,政府民选,各阶层力量相互牵制,要想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必须脱颖而出,而公正地法律体系保证了创新和产权。简言之,这种制度激励人们发明创造、奇思妙想,一个发明、一个好点子都可以带来滚滚财富。难怪爱迪生有1000多项发明专利,仅仅专利就积累的巨额财富(似乎他经营才能不及发明才能)。与此相对,汲取性制度下,少数人掌控的权力没有约束,权力成为撬动资源的利器,这种制度激励人们攫取权力而不是想法设法开拓市场,因为产权无保障,创新不被鼓励。真正的创新是破坏性的,会导致优胜劣汰,会损害现有利益格局,所以真正的创新会被压制。这样一来,人们发财致富唯有靠权力了。即使这种专制政府被推翻,下一届政府权力不受约束,还是老路。你想想,如果签字盖章就能带来滚滚钱财,谁还会费神劳力地发明创造办企业咧,而且搞不好自己辛苦养大的孩子又被狼叼走了。
   2.偶然性与制度漂移
   这个想法是作者借鉴了生物演化的观点么?作者认为,国家走向包容性还是汲取性发展道路并不具有历史必然性,而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初始条件某些细微的差异,随着时间推移,在关键事件上,国家就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其实我觉得倒也不尽然,或许文化可以解释这种不同。
   3.关键事件的冲击
   作者给出了几个关键事件:
   欧洲的黑死病瘟疫爆发,西欧农奴制瓦解,农民取得了更多权力,封建制使得权力开始分散;与此同时,东欧俄罗斯却强化了农奴制度。
   大西洋贸易的兴起,欧洲资本主义迅速发展,英国建立了最早的君主立宪制,《大宪章》标志着一个广泛联盟的政权体系形成。与此同时,早期贸易先锋西班牙、威尼斯没落了。
   工业革命和殖民扩张,美国、日本先后崛起,成为顶尖的发达国家;与此同时,明清皇朝衰落、拉美非洲政治腐败、经济萎靡。
   作者指出,罗马帝国时期,英国还是一个非常贫弱的国家,但正是英国建立了包容性政治制度,抓住了大西洋贸易的机遇,走上了现代化发展道路。可以说,英国不仅输出了经济制度,对人类影响更为深远的是他的政治制度。在人类历史上,《权利法案》第一次承认了平权。人不会再世世代代被出身、身份所束缚。随后的法国大革命则把《人权宣言》中的思想传播到欧洲大陆。当然这里,我认为英法建立起资本主义政治制度,与14世纪以来的启蒙思想运动密不可分,可以说为资产阶级革命做了思想准备,提供了思想资源。当然,作者首先摒弃了文化决定论,所以也就没有讨论欧洲启蒙运动的重大意义。
   4.适度的集权
   适度的集权是实现权力制衡的基础。如果国家一盘散沙,也就无所谓分权了。这里主要以非洲为例。作者也承认,西方的殖民和奴隶贸易加剧了非洲制度的汲取性。而欧洲列强瓜分非洲,导致非洲原本分散的部落被割裂地更深了。此后,每个部落都建立一个强权国家,高度汲取社会财富,这又导致矛盾激化,国家之间、国家内部冲突不断。虽然非洲各国比较贫弱,但是他们的当权者生活却极其奢华,在欧美国家购买豪宅、私人飞机,对当地人的福祉毫不关心,甚至暗中勾结殖民者进行贩奴贸易。
  与此相对(书中很多例子都是一对对出现的),韩国朴正熙将军建立的开明军人专制,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国家秩序和改革的贯彻执行。随后致力于经济改革,为国家政治改革奠定了基础。
  5.多元利益体的结盟
  权力体系中,没有多元化的利益体结盟,就没有权力制衡。三个代表肯定是不够的,要有大企业家、小业主、知识分子、劳工、广大中产、弱势群体的广泛结盟,推动掌权者授权、分权,才能建立起包容的政治制度。而制度的维系需要法律的权威保障。作者分析了很多例子,权力者不会主动赋权,就连罗斯福总统都曾经谋求过更多权力,他曾经抱怨美国大法官“把私人契约下强征一磅鲜肉的权利比宪法建立持久国家的目标看地更加神圣”,罗斯福说这句话的背景是1937年的炉边谈话,大萧条阶段、二战前夕。大部分国家首脑在这种背景下,都会以公共利益为题要求更多的权力,但是罗斯福受到了阻碍。与此同时,民选的希特勒站到了权力的巅峰。
   
     二、权威模式下的经济增长能否持续?
    作者承认汲取性政治制度下的包容性经济制度,在一定时期可以促进经济增长,但不具有可持续性。在汲取性的政治制度下,经济发展早晚会遇到瓶颈。这源于经济发展、市场开拓本身就要求社会各层面成员广泛参与,经济主体的多元化当然对政治诉求也就多元化。
  1.增长的逻辑
  无论什么制度,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在于对个人的激励程度与广泛度。即使建立汲取性政治制度的国家,掌权者促进经济增长的动力,一方面来自于需要保障社会大多数人的基本生活,以此建立统治合法性;另一方面,只有经济增长,统治集团才能从社会汲取利益。因此,权威政府有可能主动建立包容性经济制度,一定程度的市场化、一定程度的产权保护、一定程度的法治。但从根本上这种经济制度安排还是为统治集团服务的。这种国家的特征是盛行国家垄断、国家配置资源、国家意志分配做大的“蛋糕”。例如前苏联,苏联的迅速发展,曾经一度令西方经济学家、政治观察家都产生了内部分歧,“未来会很美好”这是美国某政治观察家对苏联的结论。
   2.汲取性政治制度与包容性经济制度的矛盾
   正因为整个国家是建立在汲取性政治制度上的,权力运作处于黑箱状态,少数精英派控制权力,垄断市场,使得市场激励不足,产权保护不力,当经济发展到某个转折点时,社会转型动力不足。这个转折点包括几点:一是技术创新,比如工业革命、电气革命、信息革命这些关键节点的突破性创新。突破性创新也是作者所说的破坏性创新,必然伴随着推陈出新,陈旧的必须被清出市场,新的技术和产业才能迅速发展。但是汲取性政治制度下,利益集团容易固化,权力精英出于维护自身统治,往往阻碍突破性创新的推广应用。书中举了大量国家的例子。其实我们身边清末洋务运动的失败,也是这个逻辑。二是利益集团内部矛盾激化,由于权力处于垄断状态,随着经济蛋糕做大,权力集团内部分配也会产生矛盾,这种暗箱中的权力矛盾,会引起市场、社会的割裂,进而损害市场经济自由发展。
   3.汲取性政治制度的结局
   作者在书中分析了大量权威国家的发展历程。比如墨西哥、阿根廷、哥伦比亚、苏联、巴西。这些国家有的从汲取性政治制度转向了包容性政治制度,比如巴西,成为南美最有经济活力的金砖国家之一;但大部分国家,政府、党派换了一届又一届,民选进行了一年又一年,不过是独裁的不同变奏,经济越来越汲取,社会越发衰弱。这也显示:制度变革比革命更难发生。
   4.国家没有无知的错误
   经济学者有种迷思:自由市场、民主选举是好制度,只要那些失败的国家采取正确的政策,就会走出泥潭,迈向成功。当今的世界现实已经表明,这是不可能的。作者分析了为什么国际援助成效微弱。很多独裁的国家,表面上采纳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的建议,建立独立央行、民主选举政府,但这些国家由于一直建立在汲取性制度上,所有的措施都变了味道,成了骗取援助的表面文章。民选变成贿选;央行变成印刷工厂。好吧,即使央行按照世行要求降低通胀,他们又利用融资攫取利益。

     三、一点想法
  1.关于自然演化的想法
    书很厚,史料很丰富,但是观点非常简洁:只有建立法治、权力制衡,保护人权,市场经济才能惠及国家更多的人。垄断的权力无法实现统治的承诺,会越来越演变成黑洞,吸食掉所有市场上诚实劳动的经济果实、奇思妙想的创意。好制度是慢慢演化出来的。演化是需要动力的,否则制度不会演化只会循环。作者分析了很多国家,一旦建立起汲取行政治制度,有可能几个世纪都走不出来,一代代人的苦难在这种旋涡里连个水花都打不出一个,毫无意义,唯有受难。为什么循环下去,作者只是说制度稳定下来,有很强的循环动力,外界力量难以打破。
     我个人想法是,如果站在个人角度,分析个人容易明白坏制度何以循环。好制度激发人的能动性;坏制度损害的是人性。因为看过一些心智研究方面的科普书籍,我觉得人的心智既是神奇的又是脆弱的。个人既能有发明创造的灵感,头脑、心灵又容易受到损害。权威的统治、填鸭式的意识形态宣传教育,时时被“老大哥”盯着,人很难心情舒畅,心情不舒畅,做事心不甘情不愿的,哪有什么灵感。更残酷的统治会剥夺人的自我感知能力,人一旦被无力感奴役,会放弃挣扎,为了活下来,会放弃能够感知痛苦的心智。行尸走肉是以为然。从我们身边例子看,强势的父母养育出无能的小孩,也是这种规律。人性不能被强力控制,否则会塌缩。从自然法则看,演化需要大样本、偶然性,社会可持续发展,不是靠政府制造繁荣,而更可能遵循演化逻辑。当普世的价值观、宽松的政治环境、适当的激励、富足的生活等这些因素惠及到社会大多数,随着社会发展,总会冒出来一些有利的变异个体,比如个人的发明创造、理论的突破,这些变异又需要良好的包容制度培育,逐步推进社会进步。从长远看,发展是无法规划出来的。好的制度,诉诸于偶然性,而偶然的种子需要包容的制度慢慢培育。我们的生命不也是一种偶然么?
    2.关于中国历史的想法
    作者虽然分析了欧亚非拉很多国家支撑自己的观点,但对中国历史分析其实比较单薄。但是我觉得,作者这种包容VS汲取二元框架分析中国历史,非常有趣。中国为什么没有走向拉美独裁的道路?中国历史上虽然一直是集权专制国家,但是在中华文明的初始阶段,春秋战国时期却已经分封诸侯、百家争鸣,可以说中华文明一开始就已经成熟。诸子百家对“修身、齐家、治国”各自进行了深入经典地探讨,后世国家走上集权,经济发展达到顶峰后逐渐衰落,或许在初始时期已经注定。但也正是春秋时期的文化资源,治理传统,在近代以前,中国的社会比较具有包容性,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超稳定中华系统。
    至于中国近代以来,这个超稳定系统已经被打破,近年来发展也十分迅猛。民间对国家有一种观点:GCD希望能够在权威统治下建立起包容的市场化经济体系。经过30年超常发展,国家进入了新常态,各种创业虽然热闹,互联网+、大数据异常沸腾,只是细微处,言路塞责,民间缺乏共识;民营企业依然抱怨国进民退,生存不易,创新成为山寨的包装……正如作者警告的,国家形态变更易,底层制度变更难。对于中国,又一个关键节点到来……

33 有用
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的更多书评

推荐国家为什么会失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