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9.0分

无可奈何的书评——默尔索才是“无理性沉默”

苏小蛇
2015-06-10 看过
说实话。我读不懂加缪。

前天找了一个好友H,想让她谈谈对加缪的理解,试图从好友的观点,来给自己一些新的启发和视角,或许能够读得懂一些。好友支支吾吾,说她在这方面不是内行,不愿意轻易开口,把我推给了一个认识的人C。

说我认识C其实十分勉强,顶多不过是同在一个圈子里待过,我听说过他的名号,他听说过我的名号而已。我并不是没有向C求教过问题——毕竟作为一个理工科学生,不想浮在水面上,总归还是要听点专业学生的意见罢。但没有回声。于是之后我也就懒得再热脸贴上冷屁股。

好死不死,这次H又把我望C那边推去了。我硬着头皮,去加了C的微信,说明了加他的缘由。C通过了,但是沉默。我请求他谈谈。他说晚上详谈。然后继续沉默。我把自己肤浅的解读发给他企望能得到点指正,但他仍旧沉默。

早有预料的我冷笑着对H说,下回你还是直接把我推荐给北大知名教授好了,好歹还能比C更专业点,不是吗。H冷漠地回了一句,没心情和你吵架。

豆瓣上的高分评论并不能使我感到赞赏。译者的导读也不十分使我满意。既然如此,我除了把自己的理解写下来,以期有人愿意指正,或者干脆就不抱期望,自己以后再慢慢来修正,又能如何呢?

加缪说道,荒诞产生于人类的呼唤和世界的无理性沉默之间的对峙。

于是在我读完这本书后,“呼唤”时,这个世界恰到好处地给了我一个无理性的沉默,便不知这是不给我回答呢,还是给了我一个最好的回答。

===================================================

说说加缪所说的“荒谬的世界”,存在主义绕不过的另外一个人,萨特说道,“他人即地狱”。加缪所说的“世界”,亦即萨特所说的“他人”。

当你认为一部小说十分优秀的时候,你应该试图放弃非黑即白的世界观,而从小说中各个人物的视角去重新审视一下这部小说的实际内容。

对默尔索来说,预审法官,律师,检察官,指导神父是“他人”,是“非理性沉默的世界”,而对于预审法官,律师,检察官,指导神父等人来说,默尔索也是一个“他人”,是“非理性沉默的世界”。默尔索带给他们的残酷的审判,并不亚于他们对默尔索的。甚至于,你将默尔索本人视作“非理性沉默的世界”,来观察他身边的人对于他的反应,或许能够得到一种更深入,更体贴的视角。

养老院门房、院长、默尔索妈妈的老相好,对于这种他们所无法理解的“无理性沉默”的态度是恐惧和厌恶,但他们懦弱,胆怯,只把这种恐惧和厌恶咽回肚子里去,直到社会允许他们站出来审判这种“异己”的时候,他们嗫嗫嚅嚅地站出来,说出他们心中的一些疑惑和不满。

指导神父、律师出于各自的立场,试图和这种他们并不与之为敌的“无理性沉默”和解,他们使尽浑身解数,试图让“地狱一般的他人”与自己站在同一边,但却无比失望地失败了。于是他们选择让他沉默,让他不要拖自己的后腿,忽略他的存在,让他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预审法官和检察官则是无比激进地试图消灭他人与异己的一群。通过贬低、否认乃至毁灭对他而言是“无理性沉默”的存在,来保证自己的绝对正确性。他们与默尔索互相迫害,就像默尔索冷漠地打破了预审法官的“信仰”——无人不信仰上帝,即使是背叛上帝者,也是相信上帝的存在的——使得预审法官的价值体系摇摇欲坠,千疮百孔。如果不消灭默尔索这样的存在,不否认默尔索这样的存在,对于预审法官——以及指导神父——而言,就像是毁灭了他们存在意义的根基一般。

整部小说中,最能够体现默尔索对于他人而言是“无理性沉默”的一个人,大约便是那个莫名其妙地被默尔索开枪打死的人。你能够想象吗?一个刚刚劝说拿着枪的朋友不要开枪打死你的人,这会儿突然开枪把你打死了,理由是太阳太热太晃眼。换做是你,这样的死恐怕得让你死不瞑目。当你遭遇一个比你强势的“无理性沉默”时,逃跑是否或许是上策?

而小说中最亮眼的角色,我认为是玛丽。她并不理解默尔索,她试图理解默尔索过。面对她所不能够理解的默尔索,像地狱一般陌生的默尔索,“她低声说我是个怪人,她就是因为这一点才爱我,也许有一天她会出于同样的理由讨厌我”。正常人的思路是,在我理解了你之前,我又如何能够接受你呢?我如何能够知道自己能够接受,或者不能够接受一件我所无法理解的事物呢?但玛丽说,在理解之前,我先选择了欣然接受,哪怕有天,我会转而讨厌也罢。

而小说的结局中,默尔索也欣然接受了他所不能理解的,相对于他而言的“无理性沉默的世界”,这种欣然地接受使他感觉自己得到了新生,他不再评价世界,因为他意识到世界与他,其实是一样的,是一面镜子的两边。这种认知,使他豁然开朗,不再像那些对他感到恐惧、不解、愤怒的他人那样彷徨。这时的他获得了幸福。

加缪在《局外人》和《希绪弗斯神话》中,对于世界的这种荒谬的态度是,既然无能为力,那么就欣然接受下来吧。

而到了《鼠疫》中,这种欣然接受的态度,则转变为了即使注定失败,也要奋起反抗的意识。或许有许多人认为这是一种进步,一种升华。而在我看来,这不过是一种人生态度的转变,是时局压迫逐渐加强而导致的人对社会环境的应激而已——即使是忍耐,像一根弹簧一样深深地被压缩或者拉伸,但到了极点,外力不再增强时,弹簧兴许看到了希望,就开始不顾一切地反弹起来。

毕竟,对于在你眼中的无理性沉默的反抗,难保最后不会使你成为预审法官、检察官那样的角色。从反抗者进而成为迫害者,或许只有一层薄薄的窗纱纸——若不是根本就没有实在的界线的话。
42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9条

查看更多回应(9)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