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贫若素的生命力

云淡风轻
2015-06-08 看过
                 
     此篇为马尔克斯短篇小说集《礼拜二午睡时刻》中一个短篇。
此短篇讲述一个妇女和自己的女儿在礼拜二坐着火车到一个远方的小镇去祭拜被贵妇当作小偷打死的儿子的故事。故事情节简单,但作者笔触细腻而深刻。展现生命的无奈与悲凉的同时,也让我们感受到安贫若素的生命力。那就是,生活在社会底层,虽无力抗争窘迫生活,但也活得有尊严。
     现在我们就共同去体味一下作者的细腻描写。
    书中描写“母女二人都穿着褴褛的丧服”。如果说一件丧服都成褴褛的状态,那么我们应透过这样的字眼可以想象,这个妇人在她的生命中不只失去了儿子,可能她的丈夫、她的兄妹、她的父母都已去世。她的双手不知理过多少亡人的衣衫,捧过多少埋土,她一一见证亲人的死亡,对于死亡她仿佛也“习惯”,加之贫苦生活的煎熬,她对于生与死另理解,所以她经过无数的小镇去祭拜死去的儿子时,才有了“安贫若素”的镇定安祥。更增添了本篇浓重的悲凉氛围。
     她火车到达那个小镇的车站,下车前她递给女儿一把梳子,并让女儿“梳梳头”,自已则“擦干脖子上的汗水,又用手指抹去脸上的油污。”,并对女儿说“你要是还有什么事,现在赶快做。”“接下来就算渴死了,到哪儿也别喝水。尤其不许哭。”。读到此,我心内如那狂风裹着巨浪拍击着礁石的夹缝,发出振耳发馈的巨响。谁说蝼蚁似的生命只剩卑微?谁说蝼蚁似生命唯有苍凉?再卑微也有尊严!再苍凉也有生命力!
      她到达教堂,见到神父,履行见她儿子的签字后续后,神父吁了一口气说:“您从来没有试过把他引上正道吗?”她签完字,回答说:“他是个非常好的人。”;“我告诉过他,不要偷穷人家的东西,他很听我的话。然而过去,他当拳击手,常常被人打得三天起不来床。”;“那时候,我每吃一口饭,都好像尝到礼拜六晚上他们打我儿子的滋味。”。简短的对话中,我们深刻体味到“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这简单原始的生理需求中蕴藏的强大生命力。
        而我们回过头来看书中描写的这少年的偷东西被打死的情节描述:那天,在细雨的淅沥中雷薇卡太太听见有人从外边撬临街的门,她急忙起来,摸黑从衣柜中拿出一支老式左轮手枪。这支枪自从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那时候起就没有人用过。雷薇卡太太没有开灯,就朝大厅走去。她不是凭门锁的响声来辩别方向的,二十八年的独身生活在她身上激发的恐惧感使她不便能够想象出门在哪里,而且能够准确地知道门锁的高度。她两手举起枪,闭上眼睛,猛一扣扳机。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开枪。枪响之后,周围立刻又寂然无声,只有细雨落在锌板屋顶上发出的滴滴答答的声响。她随即听到门廊的水泥地上响起了金属的碰击声和一声低哑的、有气元力的、极度疲惫 呻吟:“哎哟!我的妈!”清晨,在雷薇卡太太家门前倒卧着一具男尸。死者的鼻子被打得粉碎,他穿着一件法兰绒条纹上衣,一条普通的裤子,腰上没有系皮带,而是系着一根麻绳,光着脚。镇上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如果她的儿子不是穷徒末路,也不会去深夜撬门;如果雷薇卡太太并非独居,她有可能不会对凌晨三点有人撬门这件事过于敏感和恐惧,不会情节之下用枪威慑盗贼;如果雷薇卡太太并非独居,那么扣动扳机后,男主人可能会出来看看门外的情况,或者对倒地的人心存怜悯,那么会采取一点施救行为,那么生命还将继续。可这就是上帝的安排。无怪乎,对于已经被人生的经验变成了怀疑主义者的神父会说:“上帝的意志是难以捉摸的。”
       可对于这样的事件发生,作者没有只表达悲愤和怜悯,只表达无奈与宿命,更多的笔触让我们读到这个妇女的冷静、坚决,体味到了再卑微的人同样也有一种安贫若素的生命力。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礼拜二午睡时刻的更多书评

推荐礼拜二午睡时刻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