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摘录梳理

FH
2015-06-02 看过
【第一部分 系统1,系统2】

《看不见的大猩猩》---丹尼尔•西蒙斯

《理性和反思性思维》(Rationality and Reflective Mind)---- 斯坦诺维奇

《人类理解研究》----大卫•休谟

《黑天鹅》----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哈佛幸福课》---- 丹尼尔•吉尔伯特

《群体的智慧》----詹姆斯·索罗维基


【第二部分 启发法与偏见】

《魔球》----迈克尔 路易斯

《管理决策中的判断》----马克斯·巴泽曼


【第三部分 过度自信与决策错误】

《基业长青》----吉姆·柯林斯,杰里·波勒斯

《漫步华尔街》----麦基尔

《黑天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临床与统计的预测:理论分析与事实回顾》---保罗•米尔

《决定中非正当线性模型的稳定之美》----罗宾•道斯

《眨眼之间》----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


【第四部分 选择与风险】

《选择与结果》----托马斯•谢林

《助推》----理查德•泰勒、卡斯·桑斯坦



【序言】
因为利用闲谈来发现和分析别人犯的错误比分析自己的错误更容易,也更有意思。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候,我们很难对自己的信念和需求产生怀疑,越是在最需要质疑自己的时候越难做到这一点,但我们可以从他人的真知灼见中受到启迪。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推想朋友和同事会对自己的选择作何评价,而这些预先推断的中肯程度和内容都是十分重要的。对别有见地的闲谈有所期待是进行严厉的自我批评的强大动力,其作用比新年计划更大,更能提升我们在工作和生活中的决策能力。
我们很可能在闲谈中发现人们出错的方式各不相同,而一再出错就会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我们可以预料到这种情况在特定环境中会再次发生。
当别人问你正在想什么时,你一般都能回答上来。你觉得自己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通常就是一种意识自然而然导出另一种来,但这不是大脑工作的唯一方式,也不是其典型的工作方式。大多数印象和想法都是从意识经验中得来的,而人们是感知不到这一过程的。
人们把相似度当成一种简单的启发手段(简单地说就是经验法则)来作艰难的判断。对这种启发性手段的依赖必然会造成其预测带有成见(系统性失误)。
我们注意到这个问题立即勾起了我们脑海中的记忆,我们俩不由想起自己知道或听说的那些离了婚的教授。于是我们就凭着脑海中这些事例对这个离婚率问题作出判断。我们把这种依靠记忆作出判断的方法称为可得性法则。
关于人性,20世纪70年代的社会科学家广泛接纳了两种观点。第一,人大体而言都是理性的,其想法通常也是合理的。第二,恐惧、喜爱和憎恨这样的情感能够为人们失去理智的大部分情形作出解释。我们这篇文章虽然没有直接讨论上述观点,却是对这两种观点的挑战。我们记录下正常人思考时出现的系统性失误,认为这些失误是由认知机制的构造造成的,并非由情感引起的思想腐化导致的。
人们是根据从记忆中提取信息的容易程度来估测事情的重要程度的,而这往往也与媒体报道的广泛程度有关。常被提到的话题就在脑中变得鲜活,而其他的则会慢慢被遗忘。
我们没有自问在面对不确定因素时所有的直觉性判断是否都是通过我们研究的启发法而产生的。不过现在我们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专家们的直觉往往很准确,这种准确性与其说是启发法在发生作用,还不如说是长期实践的结果。
要是问题很难,一时也想不到巧妙的主意,直觉就可能会发挥作用:脑海里可能马上会有个答案,但这个答案却不一定是原题的答案。
当面对难题时,我们往往会对相对简单的问题进行回答,却忽略了自己已经置换了原始问题这个事实。
系统1的核心,即联想记忆是如何不断对世界上所发生的事作出连贯的解释的。
当我们回顾以往时,由于后见之明,对有些事会产生虚幻的确定感,因此我们变得过于自信。
人们总是孤立地看待问题,表现出框架效应,即决策的制定往往因为对所回答问题不合逻辑的选择而受到影响。




【第1章 一张愤怒的脸和一道乘法题】
•系统1的运行是无意识且快速的,不怎么费脑力,没有感觉,完全处于自主控制状态。
• 系统2将注意力转移到需要费脑力的大脑活动上来,例如复杂的运算。系统2的运行通常与行为、选择和专注等主观体验相关联。
系统1描述成自主而初始的印象和感觉,这种印象和感觉是系统2中明确信念的主要来源,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抉择的主要依据。
我们会忽视显而易见的事,也会忽视自己屏蔽了这些事的事实。
当我们醒着时,系统1和系统2都处于活跃状态。系统1是自主运行,而系统2则通常处于不费力的放松状态,运行时只有部分能力参与。系统1不断为系统2提供印象、直觉、意向和感觉等信息。如果系统2接收了这些信息,则会将印象、直觉等转变为信念,将冲动转化为自主行为。通常情况下,一切都会顺利进行,系统2会稍微调整或是毫无保留地接受系统1的建议。因此,你一般会相信自己的最初印象,并依自己的想法行动。通常情况下,这样也挺好的。
如若事物违反了系统1所设定的关于世界的模式,系统2同样会被激活。
因为系统1是自主运行的,我们无法随意使其停止,因此直观思维所导致的错误常常难以避免。我们不可能一直没有成见,因为系统2可能对系统1产生的错误毫无所知。即使对可能发生的错误有所察觉,也需要系统2进行强有力的调控和积极的运作才有可能避免。
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妥协:学会区别常会出现重大错误的情境,在风险很高的时候,尽力避免这些错误。前文中曾提到过,发现别人的错误总比发现自己的错误更容易。
【第2章 电影的主角与配角】
瞳孔是衡量与思维活动形影不离的生理刺激的标尺,我们可以通过瞳孔了解大脑的运行状况。
【第3章 惰性思维与延迟满足的矛盾】
体验过心流的人将其描述为“一种将大脑注意力毫不费力地集中起来的状态,这种状态可以使人忘却时间的概念,忘掉自己,也忘掉自身问题”,他们对这种状态所带来的愉悦感的描述非常吸引人,米哈里称之为“最优体验”。
心流巧妙地区分了两种努力形式:对任务的关注和对注意力的严格控制。然而在心流状态下,集中注意力关注吸引人的事并不要求自我控制。
如果你必须强迫自己去做某件事,而此时这件事又面临一个新的挑战,你就会很不情愿或是根本无法进行自我控制。这种现象被命名为自我损耗(ego depletion)。
自我损耗的前兆也多有不同:
改变日常饮食。
疯狂购物,花很多钱。
反应过度,有挑衅的意味。
对有把握的任务花费较少的时间。
在认知任务和逻辑决策的制定中表现得很糟糕。
-----------------------
在积极进行复杂的认知推理或者忙于要求自我控制的任务时,人的血糖就会下降。
自我损耗的影响能通过注射葡萄糖得到缓解。
在大脑中储存一定量的糖,可使自己表现得不那么糟糕。
很多人过于自信,过于相信自己的直觉。他们显然觉得认知努力没什么意思,会尽量避免费力思考。
聪明的人在大多数事情上的表述上比其他人表述得更好。聪明不仅是指推理的能力,也指在记忆中搜寻相关信息和在必要时调动注意力的能力。
【第4章 联想的神奇力量】
事物在你的大脑中唤起的想法激发出许多其他的想法,而且这些联想的行为在你的大脑中迅速扩展开来。连贯性是这种复杂的思维活动的重要特点,其中每个环节都是紧密相连、相互支持的。能引发记忆的词也会引发情感,还能引发面部表情变化和其他反应,比如常出现的紧张和回避倾向。面部表情和退缩行为强化了引起这两种反应的情感,这些情感反过来还会强化相应的概念。所有这些都是瞬间发生的,形成一种认知、情感和生理反应的自我强化模式,这种模式变化多样又能形成一个整体,被称为联想的连贯性。
你的行为和感情有时会受制于你自己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的事件。
“不管你怎么想的,都得心平气和”,这真是条很好的建议,只有真正做到心平气和,你才可能有回报。
当人们感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了玷污,往往也会引发他们清洗自己身体的想法,这种冲动被称为“麦克白效应”。
心理学家蒂莫西•威尔逊(Timothy Wilson)《我们是自己的陌生人》(Strangers to Ourselves):现在你已经认识了自己身体中的那个陌生人,它也许在很多事情上都会为你做主,尽管你几乎从未察觉到它的存在。
【第5章 你的直觉有可能只是错觉】
重复能引发放松状态和令人舒心的熟悉感。著名心理学家罗伯特•扎伊翁茨(Robert Zajonc)曾潜心关注重复某种刺激和这一刺激最终带来的轻微情感波动之间的关系,扎伊翁茨称之为曝光效应(mere exposure effect)。
扎伊翁茨称,曝光效应的产生是因为一个刺激的重复曝光并没有产生不好的影响,这样的刺激最终会成为一个安全信号,而安全的就是好的。
扎伊翁茨为他的研究项目作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总结:
重复曝光的结果有益于机体适应其所处的有生命和无生命的环境。这一效应能使机体鉴别出安全的物品和栖息地,是最为原始的社会性依附的基础。因此,重复曝光构成了社会组织和社会整合的基础,而社会组织与社会整合又是心理稳定与社会稳定的基础。
【第6章 意料之外与情理之中】
【第7章 字母“B”与数字“13”】
伟大的喜剧演员丹尼•凯(Danny Kaye)谈到一个自己很不喜欢的女人时,他说:“她最得意的姿态是忘乎所以,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仓促下结论。”
喜爱(或讨厌)某个人就会喜爱(或讨厌)这个人的全部,包括你还没有观察到的方面,这种倾向就叫做光环效应。
顺序的确很重要,因为光环效应注重第一印象,而后续信息在很大程度上都被消解掉了。
想要从大量证据来源中获取最有用的信息,你应设法使这些来源相互独立。
企业高管需要花大量时间主持会议,独立判断原则(及解除错误关联)可以直接应用到这些工作中。一条简单的规则就能发挥作用:在开始讨论某个问题之前,先让与会的每一位成员各自写下简短的意见阐明自己的观点。这个过程很好地利用了小组里不同知识和见解的价值。而开放性讨论这一常规做法总会注重那些发言早而又强势的人的意见,使得其他人一味附和他们的观点。
WYSIATI,意思为“What you see is all there is”,即眼见即为事实。
一个好故事最重要的是信息的前后一致性,而不是其完整性。的确,你常会发现:知道得很少反而可以把已知的所有事物都囊括进连贯的思维模式中。
【第8章 我们究竟是如何作出判断的】
【第9章 目标问题与启发性问题形影不离】
乔治·波利亚(George Polya)著作《怎样解题》(How to Solve It)中提到了替代问题:“如果你无法解决某个问题,就去解决另外一个简单点的问题好了一去找这个简单的问题吧。”
思维发散性的自主过程和强度匹配可以使能映射到目标问题的简单问题有一个或多个答案。
情感启发式:因为喜欢,所以认同




【第10章 大数法则与小数定律 】
系统1非常擅长一种思维模式,自动且毫不费力地识别事物之间的因果联系,即使有时这种关系根本就不存在,它也会这样认定。
(1)大样本比小样本更精确。
(2)小样本比大样本产生极端结果的概率大。
如前所述,系统1并不善于质疑。它抑制了不明确的信息,不由自主地将信息处理得尽可能连贯。除非该信息被立刻否定,不然,它引发的联想就会扩散开,仿佛这条信息就是千真万确的。系统2能够提出质疑,因为它可以同时包含不相容的多种可能性。然而,保持这种质疑会比不知不觉相信其真实性更加困难。
相信小样本能反映调查对象的整体情况,这一强烈偏见也是一个较大问题的一部分。这个问题就是,我们常夸大所见事物的相容性和连贯性。许多研究人员过于相信通过有限的几次观察得出的结果,这一现象与光环效应紧密相连。
系统1在了解事实之前就根据零散的证据拼凑了一个饱满的形象。如果相信小数定律,急于下结论的机制就会运作起来。通常情况下,它会建构一个言之成理的说法使你相信自己的直觉判断。
【第11章 锚定效应在生活中随处可见 】
人们在对某一未知量的特殊价值进行评估之前,总会事先对这个量进行一番考量,此时锚定效应就会发生。
从锚定的数字开始,然后估测它是过高还是过低,接着让大脑从锚定数值上“转移”并逐渐调整你的估值。调整通常会过早结束,因为当人们不再确定他们是否应该继续移动时就会停止移动。
【第12章 科学地利用可得性启发法 】
【第13章 焦虑情绪与风险政策的设计】
感性细节掌控理性大局。
我们要么完全忽视风险,要么过于重视风险,没有中间地带。
【第14章 猜一下,汤姆的专业是什么 】
关于贝叶斯定理,有两点我们要铭记在心,要知道我们总是喜欢把事情搞得一团糟。第一,基础比率十分重要,即便是在手头的案例已有证据的情况下依然如此;第二,通过分析证据得到的直观印象通常都会被夸大。
以下是对贝叶斯定理关键点的总结:
以相对合理的基础比率对结果的可能性作出判断。
质疑你对证据的分析。
【第15章 琳达问题的社会效应】
【第16章 因果关系比统计学信息更具说服力 】
“统计学基础比率”(statistical base rates)是指某一事件所属类别的事实总量,与单独事件无关;而“因果关系基础比率”(causal base rates)则会改变你对单独事件的看法。
对两种基础比率,人们往往会区别对待:
统计学基础比率普遍受到轻视,当人们手头有与该事件相关的具体信息时,有时还会完全忽略这一比率。
因果关系基础比率被视为个别事件的信息,人们很容易将这一比率与其他具体事件的信息结合起来考虑问题。
从因果关系基础比率中得出的推论:
一是我们容易赋予个人以典型特征,
二是情境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能影响个人的思考结果。
如果发觉自己所处的环境中还有许多人有可能去提供帮助,我可能就不会走出去了。别人的存在会削弱我最初的责任感。
【第17章 所有表现都会回归平均值】
技能训练的重要原则:对良好表现的嘉奖比对错误的惩罚更有效。
【第18章 如何让直觉性预测更恰当有效 】
系统1形成过于自信的判断也是正常的,因为自信是由你根据可得信息提炼出来的最合理故事的连贯程度决定的,这一点我们都明白。但要注意:你的直觉会产生极端预测,而你也很容易对这种极端信心满满。



【第19章 “知道”的错觉】
人类大脑的常规局限使它没有足够的能力重构过去的知识结构或信念。一旦接受了一种新的世界观(或对世界某一方面的看法发生了变化),你就会立即丧失很大一部分回忆能力,无法回想起自己观点改变之前的那些想法了。
【第20章 未来是不可预测的】
知识最丰富的人反而常常不大可靠,原因是学到更多知识的人对自己的技能产生了一种无限放大的错觉,进而变得不切实际、过于自信。
泰特罗克写道:“为了获取知识,我们匆忙而草率地预测出利润回馈缩减的临界点。
【第21章 直觉判断与公式运算,孰优孰劣 】
要提升预测的准确度,最终的结果应由公式给出,在低效的情况下尤其如此。
【第22章 什么时候可以相信专家的直觉 】
技能习得的两个基本条件:
一个可预测的、有足够规律可循的环境。
一次通过长期训练学习这些规律的机会。
当满足以上两个条件时,就可以培养出直觉来了。
在毫无章法的环境下,运算法远远优于人工判断有两个原因:运算法比人工判断更可能观察到不怎么有效的线索,还可能通过利用这样的线索将正确性保持在适度水平上。
请记住这条规则:在环境缺乏牢靠的规律时,不要相信直觉。
如果环境有足够的规律性,并且在判断时有机会掌握这些规律,联想机制就会识别这些情境并做出快速且准确的预测与决策。
【第23章 努力养成采纳外部意见的决策习惯 】
看轻或是忽略分布信息的普遍趋势可能是预测产生错误的主要原因。因此,计划者应该尽力划分出预测问题的类别,这样才能充分利用所有能够获取的分布信息。
【第24章 乐观主义是一柄双刃剑 】
“事前验尸”流程十分简单:当一个机构即将做出一个重要决策但还没有正式下达决议时,克莱恩提议召集对这个决策有所了解的人开一次简短的会议。在会议之前有一个简短的演说:“设想我们在一年后的今天已经实施了现有计划,但结果惨败。请用5~10分钟简短写下这次惨败的缘由。”




【第25章 事关风险与财富的抉择 】
期望效用理论(expected utility theory),请看下面这个例子:
如果你对苹果的好感多于香蕉,那么,你也愿意以10%的概率赢得一个苹果,而不是以同样的概率赢得一根香蕉。
人们的各种选择并非基于金钱价值,而是基于各种结果的心理价值,
即它们的效用。
理论诱导的盲区(theory,induced blindness),即一旦你接受了某个理论并将其作为一个思考工具,就很难注意到其错误。
【第26章 更人性化的前景理论 】
在没有理想的选择时,人们更愿意碰运气
你想得到100美元而不想失去100美元,其原因并非因为这些钱使你的财富状态有了变化。你只是喜欢得到,不喜欢失去,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你对失去的厌恶程度远大于你对得到的喜欢程度。
前景理论的核心内容有三个认知特征:
评估与一个中性参照点相关,这个参照点有时也被视为“适应水平”。
一种降低敏感度的原则在感觉维度和财富变化评估活动中都是适用的。
第三个原则是损失厌恶。
失望和对失望的预感都是真实的感觉,而人们不能承认这种感觉的情
形正好印证了我在批判伯努利理论时提出的那些反例。
【第27章 禀赋效应与市场交易】
“无差异曲线”的标准模式没有预见到的选择的两个方面:
第一,人们的偏好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会随着参照点发生变化。第二,改变的不利之处比有利之处更突出,其有利之处包括对倾向于现状的偏见。
假设你手里有一张票已售罄的演唱会门票,这是一个著名乐队的演唱会。这张票你是以200美元的价格买下的,而你又是个狂热的粉丝,即便是以500美元买下这张票,你也愿意。后来你从互联网上看到有更有钱或更狂热的粉丝愿意花3000美元买下门票。你现在手里有票,你愿意卖吗?如果像票已售罄的各种重大活动中的大多数观众一样,你就不会卖。你的最低卖价也要在3000美元之上,而你的最高买价只是500美元。这就是禀赋效应的一个例子,而一个坚信标准经济理论的人则会对此感到迷惑。
商家要卖给你的鞋和你从预算中拿出来的买鞋钱都是用来“作交换”
的。人们想用它们来交易以换取其他商品。其他商品,比如葡萄酒和橄榄球超级杯大赛的票,都是拿来“使用”的,或者说都是用于消费或享受的。
前景理论的基本概念是参照点是存在的,而且一定量的损失比等量的所得影响更大。
曾通过各种棒球卡大会研究贸易的实验经济学家约翰·李斯特(John List)发现贸易新手不愿割舍自己手中的球员卡,但这种不情愿会随着贸易经验的增多而最终消失。
【第28章 公平性,经济交易的参照点 】
人类的大脑和其他动物的大脑都包含一种机制,这种机制总会优先考虑不好的消息。
即经济行为是受自身利益驱使的,而与是否公平无关。
【第29章 对结果可能性的权衡 】
一个赌局的预期值即为其结果的平均值,而每个结果又要靠其可能性来权衡。
在伯努利理论中,打赌的效用是其结果效用的平均值,每个结果都是通过其可能性来加以权衡的。
相对于现有财富来说,人们更看重得失,而且关于结果的可能性和决策权重方面,表现大不相同。
四重模式:收益愿冒风险,对损失保持谨慎。
人们在面临的抉择比较糟糕时会孤注一掷,尽管希望渺茫,他们也宁愿选择使事情更糟的较大可能性以换取避免损失的希望,这种做法常会使可控制的失误变成灾难。一想到即将会有一大笔损失就很痛苦,完全的解脱也很吸引人,因而我们难以做出明智的决策,难以相信时间可以使人摆脱损失所带来的痛苦。
人们不愿面对必然的损失,而且能在法庭上赢的可能性还是很有吸引
力的。
【第30章 被过分关注的罕见事件 】
【第31章 能带来长远收益的风险政策 】
窄框架:分别思考两个简单的决策问题。
宽框架:一个有4个选项的综合决策问题。
【 第32章 心理账户是如何影响我们的选择的 】
我会关闭蓝莓牌瓷砖股票账户,记录下一笔成功的投资。或者,我可以关闭蒂芙尼电机股票账户并记下失败的一笔。
理性的代理人会对证券投资组合有一个整体的看法,会售出最无可能在未来赢利的股票,而不是去考虑它是赢利股还是亏损股。
当有更好的投资项目时,对亏损账户进行额外投资的决策被称为“沉没成本悖论”。
唯一的区别在于,乔治没能赚更多钱是因为他采取了行动,而保罗则是因为没有采取行动。
人们对由于不采取行动而导致的结果,会比因行动而产生的结果有更为强烈的情绪反应(包括后悔)。
【第33章 评估结果的逆转】
【第34章 善用框架效应,让生活更美好】
“意大利队赢了”让人们想起了意大利队,以及该队为了赢得比赛所作的努力。“法国队输了”会让人们想起法国队,还有法国队为什么会失败,包括法国队的球星齐达内用头撞了意大利队队员。
我们已经知道人类大脑不会受限于现实,是接近还是逃避是经由文字引起的,而且当获得是确定的时候,系统1便会偏向于获得;若损失是确定的时候,系统1便又会规避损失。
在获得的框架下,他们更愿意选择确定的事;在损失框架下,他们更愿意选择赌一把。
重新构架是要付出努力的,而且系统2通常很懒惰。除非有明显的理由需要这样做外,否则,大多数人都会被动地接受在框架下的决策问题,因此很少有机会发现我们的偏好受框架约束而不是现实约束的程度。
在前景理论中,根据结果的好坏,我们对打赌还是确定的事的选择也会不同。当结果是正面的时候,决策制定者更愿意选择确定的事(他们是风险规避者);当结果都是负面的时候,他们更愿意拒绝确定的事,愿意赌一把(他们会冒险)。
对于富人的生育免税额是不是应该比穷人的更高?你有道德直觉,但这些直觉依赖于任意的参照点,而且它们并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请看下面这两位想要降低其成本的车主:
--------------------------------------------------------------------------
亚当原来的车耗油,每加仑汽油能跑12英里,现在他换了一辆更省油的车,每加仑汽油能跑14英里。
贝斯爱护环境,她把原来每加仑汽油跑30英里的车换成了每加仑汽油跑40英里的车。
 --------------------------------------------------------------------------
假设这两位司机一年中的行程是相同的。换了车之后,谁的车更省油?你的直觉可能会和大多数人一样,几乎会肯定地认为贝斯比亚当更省油:她每加仑汽油多跑10英里,而不是2英里,也就是说她省了三分之一(从30英里提升到40英里)而不是六分之一(从12英里
提升到14英里)。现在,请启动你的系统2算一算。如果两位车主都行驶了10000英里,亚当就是从833加仑减至714加仑,共省了119加仑。贝斯的耗油量就会从333加仑降到250加仑,只省了83加仑。每加仑汽油行驶的英里数的框架是错误的,应该被每英里耗油量框架(或每100英里耗油量框架,这在其他国家应用得较广泛)来代替。正如拉里克和索尔提出的,由每加仑行驶路程引起的错误直觉很容易误导政策制定者和买车的人。

这些巨大的不同就是种框架效应,是由这个关键问题的模式引发的。
高捐献率的国家要填决定不捐献的表格,不想捐献的人一定要填上某一项,如果他们不这么做了,则被认为是自愿的捐献者。低捐献率的国家要填决定捐献的表格,你必须填上某一项,才能成为捐献者。




【第35章 体验效用与决策效用的不一致 】
峰终定律(peak,end rule):整体的回顾性评级可通过将最糟糕时期和最后时刻的疼痛程度的平均加权而评估出来。
过程忽视(duration neglect):过程的持续对所有疼痛的评估没有任何影响。
测量体验效用有两种方法,即快乐测量值和回顾性评级,回顾性评级对过程并不敏感,而且,相比于其他时刻,回顾性评级会权衡两个单一时刻,即高峰和末端。
我曾作过一个关于将记忆和体验区分开的困难的演讲。结束后,我听到了一名观众的评论。他说聚精会神地听唱片中的交响乐时,由于光盘有刮痕,快结束时产生了令人厌恶的声音,糟糕的结尾往往“毁了全部的体验”。但实际上毁的并非是体验,只是对它的记忆而已。经验自我几乎有了完美的经验,糟糕的结尾并不能将其抹去,因为这种体验已经发生了。
记忆自我保存的记忆是对代表性的时刻的感受,受到高峰和结束时刻的强烈影响。
我们对痛苦和快乐体验的持续时间有着强烈的偏向。我们希望痛苦的
时间缩短,而愉快的时间能够延长。然而,我们的记忆(系统1的作用)已变成痛苦和快乐的最强烈感受(高峰时)以及感受结束时的自身感觉。忽视过程的记忆不会为我们的偏向带来长期的愉快和短暂的痛苦。
【第36章 人生如戏 】
【第37章 你有多幸福】
她将大多数时间用在了她愿意继续、不想停止的活动上,很少将时间用在不想做的事情上。更重要的是,人生苦短,所以她也没将时间花在自己不在乎的事情上。
想要继续做下去的事情是全身心投入到某项工作中去,这种全身心投入的状态被米哈里称为心流。
心流是艺术家在创作时、人们在被电影和书籍或是填字游戏深深吸引住时的一种状态。

人们处于这些情境时,往往不愿被打扰。

<测量经验自我的幸福感>
将某个人的手机设置为在每天
任意的时间响或振动,随后,手机会在打断这个受试者后,显示一些关于她正在做什么以及和谁在一起的问题。手机还会显示评定量表,以供受试者报告她各种感受的强度,这些感受有:快乐、紧张、愤怒、担心、投入程度、身体上的疼痛等。

【第38章 思考生活 】
【结语】
对于经济学家和决策理论家来说,“理性”这个形容词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判断某个人是否理性的唯一标准并非是看这个人的信念或是偏好是否合理,而是看它们是否一致。
一个理性的人可以有好恶,但他的偏好要前后一致。理性指的是逻辑上的一致,即合理与否。
6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思考,快与慢的更多书评

推荐思考,快与慢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