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进程》读书报告系列一

夏天
2015-05-31 18:41:53 看过
读《文明的进程》序言部分

文明的进程:文明的社会起源和心理起源研究
西方国家世俗上层行为的变化
Norbert Elias (著)
袁佩莉(译)
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上海)
1998年4月

        序言是《文明进程》再版时Elias特意撰写的,意在再次表明自己先前认为已在书中明显表述的观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序言是这部著作的导读,涉及《文明的进程》一书的核心议题和Elias个人的学术观点。第一遍看序言有点朦胧,再读一遍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不过在读完全书后再读序言又是一种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在序言部分Elias开宗明义地提出自己对“情感及情感控制结构”的研究兴趣。“情感及情感控制结构”所代表的“个人结构”与“社会结构”长期变化的问题及其相互关系问题构成了Elias对长期的社会发展进程的研究内容。如果说Elias的研究主题是社会发展进程,那么“发展”无疑是其研究的关键词。在社会学中“发展”是一个很不好处理的概念,或者说是一个很容易落入想当然的概念。Elias希望自己“从实证和理论的角度来研究某种特定的,被称为‘发展的’的长期结构变化并揭示和解释有关的情况,就是对那种把‘发展的’概念与一种机械的必然性或与一种目的论联系在一起的形而上学观点的摈弃”。
        那么Elias是如何来处理有关“个人结构”和“社会结构”的诸发展问题的?
        Elias在第一卷关于“个人情感及情感控制结构”研究中提出如下基本假设:“某些社会中人的情感结构和情感控制结构长期的一代又一代的朝同一个方向发展”。他用诸多常用的但并非科学的有关“文明”的材料证实了上述假设:“个人结构朝着情感控制越来越严格、越来越细腻的方向发展”。在关于“个人结构”假设得到证实后他又提出了如下问题:“是否可以在个人结构的长期变化与社会结构的长期变化之间找到某种联系?”他的基本假设是“它们是同方向发展的,朝着具有更高水准的多样化和统一方向发展的”,并在《文明》第二卷用国家形态形成的个案展示了这一相互关系。Elias在这里所讨论的“社会发展”概念是指社会长期朝着某一方向“前进”的进程。
        在这里我使用了“前进”一词,有必要作相关说明:
        在Elias看来“社会发展”包含着前进或者后退的社会形态变化(但常常我们把‘发展’同“前进”等同起来),无论前进还是后退这些变化始终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总的趋势是向前发展的。这不同于“进步”的观点,在这里社会会出现前进后退,后退前进交互进行的状态,对此我们不必太过于惊讶,这就是社会发展的常态。正如下图所展示的一样:
(豆娘不让放图)
        社会在时间的长轴上或前进或后退,但总是朝着同一个方向变化-发展,所以“发展”不仅包括“进步”现象的研究还包括“后退”现象的研究。Elias在书中主要关注的是这种“进步”的研究,即“不断向前的统一化和多样化趋势”,并且他认为这种变化可以用历史材料来加以证明,《文明》就是最好的证明。在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在序言中Elias谈到他起初关心的是“社会发展”的问题,但对这个问题有深入思考后,他认为要了解“社会发展”必须了解“个人结构”和“社会结构”的发展及其之间的关系,所以按原计划他的研究仅仅是《文明》的第二卷,第一卷则是在后来的研究中必不可少的附加研究成果,但卷一却成为他论述最为精彩的一个部分。
        Elias所关注的“社会发展”包括“个人结构”和“社会结构”两个方面,我们有必要在这里就他的“个人”与“社会”观点进行相关的说明:

Elias的“个人”观点

        Elias关于“个人”的观点是我认为在序言部分最具思维挑战性的部分也是最具批判性的部分。坦白说我爱死他这部分的论述了。
先陈述一下当前社会科学中“人”的观念:
对人进行二元划分:个别的人和社会的人。
1.个人是完全与其他人相脱离的,相隔绝的,完全独立自主的人;
2.对个人本身来说又有“心理”和“行动”的内外之别,你可以了解研究一个人的外在“行为”,但却不能了解他的内在“心理”。
        这种个人观在欧洲社会发展史上有悠久的传统,并且这种个人观在世界范围越来越得到认可。Elias书中选取了Parsons在社会学研究中的“个人观念”,即“行动着的个人”作为这种传统的“人观”的代表。他认为Parsons割裂了社会和个人的联系,而事实上他们之间是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整体;Parsons把“行动着的个人”及“自我”的概念视为自由的独立于一切他人而存在的个人,Elias认为这事实上是一种理想的观点,这种“人观”把人们所希望的和应该成为的独立的、能够自由做出决定的个人观变成了真实的个人观。(这里让我联想到在课堂上大家对“个体能动性”、“主体性”及“自主性”的讨论,我们是否太过于强调个人的作用,Elias给了另一个思考的途径)
        Elias认为当前所流行的“个人”概念似乎总是指存在于“社会”之外的东西,而“社会”这个概念又似乎总是指“超然于个人之上”的东西。Elias认为“人们所意识到的被隔开的‘主体’和‘客体’并非先天就存在的,隔开‘自我’和‘社会(他人)’的那堵无形的墙就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部分为‘文明’所要求的,部分为自动起作用的‘自我控制’”。如下图所示:图2
(豆娘还是不让放)
        Elias认为“个人”与“社会”是不可分割的存在,是同一个人的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个人与社会(他人)之间是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借用歌德的诗来表述“大自然既没有‘核’与‘壳’的分别,也没有内外的分别”。在序言部分Elias对当前流行的“个人”概念作了大概的溯源概述,其中涉及到人类以自我为中心思考方式和以地球为中心的宇宙观非常有意思。同时Elias在书中流露出自己希望文明进程的研究能够挑战长久以来形成的“个人”观念,形成一种新的看待个人和社会的观念。最后他在序言结尾部分说到自己的“人观”——代替“封闭的个人”这一人观的是“开放的个人”,事实上,“开放的个人”整个一生都必须向他人看齐,都必须依靠和依赖于他人,这就Elias全部的关于“人”的观点。(我想如果有时间对“人”的概念作一个历史的梳理,看看“个人”的概念是如何形成的,应当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

Elias的“社会”观点

        在序言里Elias关于“社会”的观点主要是从批判Parsons的理论中展现出来的。Parsons的社会结构功能论认为社会(体系)是一个结构均衡的统一体,在外力的干扰下才会破坏社会(体系)原有的均衡,在社会失衡或失序后社会必然寻求新的均衡和统一,这种假设认为“均衡”是社会的常态。但Elias认为“变化”才是社会的常态,应当以不断变化的社会结构为前提来研究处于某一特定时期的社会状况,而Parsons则主张在处于相对均衡(静止)状态的社会结构前提下研究社会某一时段的变化。
        Parsons的“社会体系”是一个处于平衡状态的社会,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以“社会体系”作为研究对象对本身是一种“切面”式的研究,体系已然形成,所有的讨论都是在现有的框架之内进行的。换句话说,社会体系是一个固定的框架,可以调整但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该“社会体系”已经有一套自我再生产、巩固和维护的机制。Elias认为这个“体系”的设想实际上是从对民主的“民族国家”的想象中抽象出来的,但概念本身没有把“民族国家”的实际情况和应然情况区分开来。(关于这一点的讨论请大家参看Elias在序言部分的论述以及《文明》的第二卷内容)19世纪人们把未来理想化了,20世纪人们把国家体系理想化了。正因为如此Elias认为“民族国家”和“社会体系”不足以研究非西方的国家,因为他们的经验是如此的不同。
        最后Elias使用“形态”的概念来代替“体系”和“整体”的概念,对他来说人生来就是需要相互依存的,人总是以多数的形式,以形态的形式出现的。他说“形态的概念之所以被采用,是因为它比社会学现成的任何概念都更加清楚地表明,被我们称之为社会的东西,既不是从脱离社会而存在的个人特征中抽象出来,也不是一种脱离个人的‘体系’和‘整体’,而是由许多个人所组成的互相依存关系的本身”[ 同上.
]。他并不完全排斥“社会体系”的概念,只是认为比较容易引起误解,因而采用“形态”来表述社会。

关于社会学研究转向的问题

        Elias在序言花费大量笔墨讨论社会学研究转向的问题,读来让人为之一惊,我从本科就接触社会学,现在又在读人类学,竟然不了其中的缘由确实汗颜。Elias所讨论的社会学研究转向问题不一定全面,但是他的分析却很独到精辟,看完之后确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
19世纪的社会学者热衷于对长期社会进程研究,而这一研究取向在20世纪发生了彻底的转向——绝大多数社会学者热衷于对社会现存问题的研究,而对社会发展进程研究敬而远之。为什么整个学科的研究兴趣和思维方式在20世纪发生如此大的转向,这种转向说明了什么?
大多数人认为这一转向代表了“学术反抗政治”——科学研究人员鉴于研究工作的科学性而对政治世界观介入这一学科理论所提出的抗议。但Elias认为这并不足以从本质上回答社会学研究转向的问题。他认为这一过程伴随着欧洲社会工业阶层成长这一历史事实。我们分为19世纪和20世纪两个阶段来阐述:
        19世纪在主要的工业国家工业革命已基本完成,工业阶层正在形成之中。在这些国家中,一部分声音表达了正在上升的工业阶层的社会信念、理想及他们的长远目标、希望,因为这一时期工业阶层还没有完全成为社会的主导阶层,获得国家的统治权力,因此他们的社会信念和理想是未来的而不是现在,他们对未来和发展抱有极大的兴趣;同时国家还有另一部分声音,他们是封建贵族的代表,呼吁巩固封建王朝和贵族权力,维护和保存现有社会制度,社会正在急剧变化,对他们来说理想的社会应该是过去的图景而不是未来。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时期的社会学者大部分出身工业阶层,或者跟工业阶层联合,因而他们的研究兴趣也指向未来和理想的。
        20世纪工业阶层的崛起和民族的崛起同步,主要工业国家在国内外同时不断扩展。在国内表现为工业阶层崛起为社会的主要阶层,掌握社会的统治权力。当阶层理想业已实现,民族理想成为工业阶层共同的理想,而民族理想又把人们的目光引向了现存的东西;在国外表现为抢占和争夺殖民地,这进步加强人们的民族意识,为着共同的民族理想而奋斗。回到20世纪本身,技术和工商业带来的革新和进步远远超过以往任何时代的进步,人们在生活水平、健康状况以及减少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等方面都取得了飞速的发展。“进步”不再是一种理想,而是一种现实,人们开始怀疑进步的重要意义。人们不再完全肯定和向往进步的意义,也不再把改善人类自身处境视为社会理想的核心,不再坚信人类社会会越来越美好。相反他们把对社会的信念给予现代和当下,给予对本民族的维护和保存。
        从以上论述可以看出不同“时代”人们对“社会”的定义也不尽相同。19世纪当谈到“社会”,它所指涉的是“市民社会”,即超然于穷兵黩武的王朝国家之外的人类共同生活;而在20世纪当人们谈到“社会”所指涉的已经不再是“市民社会”这种超然于国家之外的人类社会而是民族主义色彩较浓的“民族国家”。已经掌握国家权力的工业阶层越来越多的把自身同民族等同起来,促进了以民族为中心的思维方式的发展。下图所展现的是随着不同掌权阶层变更社会理想的变更:

........王权贵族阶层掌权..........王权贵族阶层衰落,工业阶层崛起.....工业阶层掌权..........
                                
........贵族阶层的社会理想......工业阶层对未来社会的理想...............工业阶层理想(民族理想)

......下一个崛起的阶层?.........

......下一个社会理想..........
                                                    图3
        综上所述,社会学研究转向并非源自“学术反抗政治”而是因为工业阶层自身的社会地位、社会力量以及社会理想的变更。所以当我们在进行研究的时候时刻对自己研究者身份保持警惕和反省是十分必要的。
        关于序言部分我想谈论就是这些,但Elias先生的论述远比这所谈到的东西丰富和广博,值得一读再读。关于第一卷和第二卷的书评我会陆续撰写,当是对看完书对书的交代了。我也十分感谢最近和我讨论读书诸问题的段师,在讨论的同时阅读《文明》一书对我的启发很大。我会保持野蛮生长的态势,继续前进。
4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文明的进程:文明的社会起源和心理起源的研究 第二卷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明的进程:文明的社会起源和心理起源的研究 第二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