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新诗)典籍在等待读者,而第二部典籍在等待作者

空中之尘若飞雪
2015-05-31 看过
 很多网友都视新诗为畏途,我亦如此。想深入阅读和写作新诗,最好在中学时代就培养语言感和形式感,我已经永远错过这个机会了。还好有《汉语的奇迹》,帮我补了补从小就缺的钙(现在还是缺)。
 此书的上编是对八九十年代诗歌杰作的解读,选诗很独到(很多诗让我第一次知道还可以这么写),阐释的非常到位,鞭辟入里却又点到即止,知(诗)人且知(诗)言。用编辑的话说:诗人的杰作和作者的解读珠联璧合,完美地展现出汉语所能达到的瑰丽境界。这绝非过誉。
 此书的下编是作者的诗学理论和对当代诗坛的评论,他是一个形式主义者(不是通常认为的意思),提出了“结构象征主义”的新观点,“不用词语而用结构进行抒情,即冷抒情。由结构在读者心中唤起微妙鲜活的情感。不用词语而用结构进行整体的象征,即冷象征。由结构在读者心中唤起不可言说的妙悟。”(《前言》)
 我曾把前言贴在博客上,有位老先生问我如此高标准的诗歌能有人写出来吗,其实张先生已经在前言中说明了,“渐渐地,我的心里形成了一种诗歌理想。这一诗歌理想未必是我自己有能力抵达的,但只要在阅读中偶然发现一首诗歌符合我心目中理想的诗歌,我的狂喜决不亚于自己写出它来。《汉语的奇迹》很好地体现了我的诗歌理想,这是我写作这部专著的真正动因,也是我向读者推荐的过硬理由。这部书中入选的每一首诗,都配得上这个书名。”
 诗人陈东东说:“现代新诗眼下正处在一个相当于《诗经》的时代。现代汉诗或许要等到一部或几部属于它自己的典籍出现以后才会真正确立和灿烂。”先生们,第一部典籍来了。第一部典籍在等待读者,而第二部典籍在等待作者。 (《前言》)
 最后还贴一段我认为极有深度的见解。
 “我的形式感及其在我创作中的表现,曾使不少朋友向我请教写诗的技巧。诗人对需要智力的东西总是有好奇心的,因为每个诗人对自己的头脑都有些自负。但写出杰作并不需要多少智力,而需要真正的智慧。比如电脑的智力就高于常人,但电脑不会写诗。华莱士·史蒂文斯说:“诗歌必须成功地抵制智力。”因为智力仅仅是理解形式和遵循规则的能力,但智慧却是创造形式和超越规则的能力。因此我向来轻视主要依靠智力的语言技巧,我认为杰作产生于需要绝大生命智慧的语言结构和思维结构。因为形式感的局部体现是技巧,形式感的整体显现才是结构。”
 前言的传送门:http://www.eywedu.com/Bolanqunshu/blqs2002/blqs20020614.html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汉语的奇迹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