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士德 浮士德 8.8分

漂泊的浮士德——《浮士德》读后感

Another℡
2015-05-12 看过
《浮士德》是德国诗人歌德创作的悲剧,被认为是歌德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作,事实上也是写作时间横跨60年,可以说是倾注了歌德一生心血的作品。
书中的主要人物浮士德教授,已经掌握了的学院中所有可能的知识却感到仍不满足,想要追求更高的更终极的知识,但以哲学、神学、医学和法学为代表的四大旧学却无能为力,这种理想与现实的落差让他险些自杀。而后遇到的魔鬼梅菲斯特许诺,他愿意做浮士德的仆人,听从浮士德的一切命令,直到浮士德感到满足并放弃进取,那么魔鬼就可以带走他的灵魂。浮士德答应了条件,与魔鬼签下了这个以灵魂为赌注的契约。之后,浮士德跟随魔鬼去世间,先后经历了与格蕾辛的爱情悲剧、对海伦所代表的美的追求和对政治成就的追求,直到最后死前还命令梅菲斯特填海造陆,象征着他征服整个自然界的欲望。他至死都未曾满足,最后他的灵魂被上帝带到了天堂。
可以很容易从《浮士德》看出浮士德这一形象的不断进取、永不满足的特点。歌德在他的时代对其进行了热情的讴歌。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就在于经典是有着跟随时代一同变化的的内在生命,能够在每个时代都被重新发现。那么,浮士德这一形象在我们时代又有什么意义?我认为,在现代浮士德的永不满足与其说是一种崇高的精神,不如说成了一个诅咒。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物尽天择,适者生存”是这个市场竞争的现代社会最真实的写照。现代的生活比起农耕时代,在各个方面都将个人深深地整合进快节奏的社会之中。每个人不管愿不愿意,都是一名永远在追求、永远不满足的浮士德。
我们没有车子的想要车子,有了车子想要更好的车子,没有房子的想要房子,有了房子想要更豪华或者更多的的房子,一个理想的消费者必定是一个不在当下的消费者;不仅是消费者,企业同样在无休止的制造欲望,今年推出iphone6,明年iphone7……总之当今的生产不再以持久的产品为目标,不再具有使生产者的存在在产品中不朽的目的,更不如说生产出产品就是为了产品的速朽,是“向垃圾堆而生”……时间不会停止,人们对欲望的追求也不停歇,世间的所有的成就都不值得现代人为之驻足。
赫拉克利特认为“世界是一团永恒的活火,按照一定尺度燃烧,按照一一定尺度熄灭”。在古人看来世界是有内在尺度,万物都是有规定的,逻各斯就是人类生活的尺度。而现代的浮士德们则更信奉叔本华所说的“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我们往往害怕无聊更甚于痛苦,于是一生都在从一个欲望奔往下一个欲望的路途之中。不同于古人遵照逻各斯生活便能获得心灵的宁静,或者典型的基督徒在尘世的一生都是走向上帝的道路,在路的尽头得到救赎。由于欲望没有方向也没有尺度,现代人就像《飞翔的荷兰人》中那艘永远无法返乡的幽灵船,除了短暂愿望满足之外永远都无法靠岸,都在虚无的海上漂泊。
浮士德在悲剧的最后被上帝接走,但是我们这些永不满足的现代人不容许有一个人类无法触及的上帝的存在,正如尼采所说的:“任何一个人,当他回忆起这种无休止前进的科学精神所产生的直接效果时,都会一下子认识到神话是怎样被它摧毁的了。”上帝在现代的缺席更加加深了永不满足的悲剧性。
浮士德博士虽然从来没有没有满足——这意味着他一生都未曾肯定自己,一直活在对自己的不停否定之中,所幸浮士德最终能够被上帝所拯救,这意味着得到上帝的肯定。从而在“受苦—拯救”这一过程的意义上,我们可以将浮士德一生中不满足的追求类比作中世纪的苦行僧,他们都在尘世中忍受着残缺和苦痛,只为了最后的时刻能够得到神圣的肯定。然而,在这个没有上帝的世界里就再也没有谁能够拯救我们这些将灵魂许给魔鬼的现代浮士德了。导演史云梅耶将他拍摄的电影《浮士德》放在现代,主角浮士德从原作的博士变成了一个路人不是心血来潮。通过这个背景和人物设定的转换,史云梅耶告诉我们他所理解的浮士德这一形象在现代的象征意味:路人,即我们每个人都是浮士德,不但经受不住魔鬼的诱惑而一直处在焦虑和痛苦之中,而且最后也得不到上帝的救赎——如电影中浮士德想要逃离魔鬼却一出门就遭遇车祸死于非命。电影中所表现出来的世界正如马洛在《浮士德博士的悲剧》中魔鬼所说的“天堂之外皆是地狱”,没有天堂,有限性和罪恶就成了绝对的无限性,人们的灵魂就永远在地狱的硫磺火上烤。因而我们可以看到,在吃到反季节蔬果这一件事上,即使我们已经能够做的比《浮士德博士的悲剧》中魔鬼做得更好——书中的魔鬼式亲身从别处拿来,只做到了空间的变化,而我们却可以改变某地局部的种植环境,做到了“改变某处的时间”从而种出不属于此时此地的蔬果来——但我们的灵魂却没有比古人更多的宁静和安慰。荒诞的现代社会中再大的科技进步都无法完成对人们灵魂的拯救,因为人所无限追逐的控制自然和外部世界的能力再强,也毕竟不是全能,也就无法企及上帝。因为全能是一种必要的虚构的神圣性,这种神圣性不是不断积累的技术进步可以到达的,技术与全能永远是此岸彼岸的关系。
电影《雪国列车》中,作为现代社会缩影列车应用了永动机的技术,可以获得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能源。但是不知道为何这辆列车一直在绕着全球行驶,没有目的地也没有目的,车上几乎所有人都默默接受这一现状,专心于在车上的生活而不关心车外的世界,除了一个韩国人关注着外面——另一种可能的生活世界。借用“反乌托邦”这一说法,雪国列车可以理解为“反浮士德”的作品,因为它要求停下现代社会这一漫无目的地永不停歇的大机器,让人们的灵魂找到确定性的安宁。这一要求我想用《浮士德》中那句话表达,那就是“你真美啊,请停一停!”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浮士德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士德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