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谈论女人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Witzelsuchtt.
2015-05-08 看过
“半是受害者,半是同谋,像所有人一样。”——让-保罗•萨特
“女人吗?这很简单,喜欢简化公式的人这样说:女人是一个子宫、一个卵巢;她是雌的:这个词足以界定她。”波伏娃如是说。说一个男人是“雌的”,他会感到被侮辱;反之,有人称赞他充满了“雄性”,他则欢欣鼓舞。生物学意义上的词汇被赋予了社会意义:“雌”是阴与弱,显得消极;“雄”是阳与强,显得积极。对女性的这种界定,暗藏着深厚的“男性主义”,这体现在社会的方方面面。
女人作为他者
女人是由男人来定义的。从原始社会开始,男人便趋向于超越性的工作,他去狩猎、耕种、打仗,他主要负责开拓与创造;女人趋向于封闭性的工作,她去哺乳、织布、采摘,她主要负责维持现状。男人制订了世界的规则,正如上帝创造了世界。这给了男人界定女人的权力。男人从自身的“我们”出发,界定出了女人“他者”的概念,女人是相对男人来讲的一个客体。所以,女人是第二性,男人是第一性。随着私有制的出现,女人成为了男人的财产。一夫多妻于是顺理成章。
历史上,农耕经济发达的中国是典型代表,其中有些许风俗在今天依然常见。房子与车代替了以前的牲畜与农作物,其内涵依然一致:女儿作为父亲的财产与嫁妆一道被交换到另一个男人名下。《金瓶梅》中西门庆在对待潘金莲婚前的殷勤在婚后便转为了暴政,他亲手塑造了潘金莲“女神”的形象,然后砸毁。放荡的男人是“花花公子”,轻佻的女人是“荡妇”;贞节是女人最大的财产,“处女情结”体现在对女人作为一种商品完整性的要求:没有人心甘情愿购买被拆封过的商品。
在这样的情况下,女人处处受缚,被一整套完整的社会系统封闭起来。对女人的外在塑造上,从以前的小脚与肥大的旗袍到现在的丝袜、裙子、高跟鞋,都体现出一种让女人行动不便的、阻止其超越的倾向;对女人的内在塑造上,女人从孩童时期便被开始灌输一种“好妻子”的形象:温柔、持家、忍让,实际上是把她们束缚在了家庭特别是婚姻当中,一旦失去丈夫她将无法在社会中生存;作为补偿,“男孩穷养,女孩富养”,女孩处于一种溺爱环境中,她集万千的宠爱于一身,是家里的小公主,实际上是被关在了富丽堂皇的监狱里。作为代价,女孩丧失了培养冒险、创造、大胆这些开拓性品质的机会。《白雪公主》告诉女孩要学会等待与忍耐,总有白马王子回来拯救她。于是女人学会了在逆境中不断忍受。应试教育中女孩成绩优秀总体优于男孩的现象是很好的一个解释。应试教育题目固定、有标准答案,优秀的秘诀在于重复与巩固,它不要求创造与超越;这对于习惯于逆来顺受,拥有强大忍耐力的女孩来说是一大优势。由此可见,女人并不是“天生”的,她是男人意识下社会环境的产物。
作为女人的反抗
女人的反抗是矛盾的。一方面,她们意识到了男人为她们打造的锁链,尽力想要挣脱;另一方面却不得不时时依靠男人来生存。可以看见女人的反抗是由男人作为中介来实现的:通过对男人的“占有”来体现女人的存在,婆媳关系的紧张正好源于此。
事实上女人的占有是消极的与不确定的;消极体现在女人自身没有能力去创造,而是通过男人作为中介去超越,她自己主要负责维持现状,譬如做家务,女人等待灰尘的降临,然后清扫,它是重复的、机械的;不确定体现在男人随时有可能变心或偏袒,一旦男人与女人翻脸,女人将丧失体现其存在的可能,如何留住男人的心于是成为一门学问,成为女人间代代相传的秘密。通过儿子和女儿也是女人反抗的途径,她对丈夫不满的怨气通过儿子来散发。如果丈夫碌碌无为、优柔寡断,儿子则要事业有成、意志坚定;女儿作为自己的分身,则用来实现自己未遂的愿望,她对女儿的对象有严苛的要求,保证女儿不会重蹈覆辙,以至于有时她发现女儿违背自己的意志时陷入歇斯底里,不可自拔;大量的小说与民间传奇取材于此。
有时女人尝试联合起来,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她们一起购物、吃饭、喝下午茶,不过这种反抗更体现出吗啡的作用,药效一旦消失,她们又猛然发觉自己依然处于男人世界的包围中。不仅遭到男人的抵制,女人的反抗还时常遭到同类的阻拦。当女人受到丈夫的殴打、辱骂时,会有女人来劝告她忍耐;当女人竭力维护家庭时,会有“小三”跳出来将她的丈夫夺走。总体来说,女人的反抗,常常显现出一种悲观、一种挣扎和一种妥协。
当下一些常见的情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和政府按照社会主义理论来治理国家,打破了原先的生产关系。法律上,婚姻法规定一夫一妻制,女人也和男人一样拥有投票权与选举权;女人由此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解放,她们脱离了原先的附属属性,积极投入到了社会生产当中,她们的地位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国家副主席当中也有女性的身影(宋庆龄)。随着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资本主义得到巨大的发展,中国大陆的女性陷入了更复杂的局面。一方面她们和男人一起被资本异化,成为社会生产大机器的一颗螺丝钉;另一方面随着私有制的出现,她们又开始受到束缚。由于历史的惯性,女性的地位并没有“一夜回到解放前”;并且随着在经济领域作用的提升与传统文化的式微,她们如今的地位与传统女性相比得到了质的提高。
但是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女性的政治、文化地位边缘化的现象,国家常委中鲜见女性的角色,男人包办了几乎所有重要的艺术作品。她们依然被大量投入到了基层的社会生产工作当中——食堂大妈、公交车司机、农民工,而且并没有被免除家里的繁重劳动;掌握实权的身份——总经理、包工头、董事长,全然被男人占领。即便她们和男人同样从事基础工作,她们也常常遭到歧视,工资相对较少、优先择取男性的现象是常见的。男人惧怕和他们能力相当的女性,女博士于是成为“剩女”的主力军之一。有些女人迫于生存,甘愿当做妓女,她们的存在很好揭示了男人的虚伪:是男人的需求催生了性产业,反过来他们指责这种行为的不道德,“失足少女”承担了大部分的道德压力。
人们依然固执地把轻浮与自由的女人混同起来。一些女人——特别是公众人物——对爱情的追求,受到社会舆论的极大压力。街道对女人依然怀着敌意,男人的眼睛盯着她们正如猎手盯着猎物;自由恋爱依然受到羁绊,特别是物质上的,门当户对的说法依然有市场。时间对女人来说依然是一把双刃剑。对于年经的女人来说这是资本,对于年迈的女人来说这是负债。人们竭尽全力的延缓时间的氧化作用。时间对男人的魅力的破坏与对女人魅力的破坏相较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只要女人还在被当做客体来看待,时间的作用就不能够被抹去。社会对女人的要求标准近乎于苛刻:她是丈母娘眼中的“好妻子”、情人眼里的“西施”、孩子眼中的“好母亲”、众人眼中的“女神”;然而社会给予她的工资又是如此的少,于是她只能选择卖俏。一旦选择卖俏就注定了她被男人左右的命运。
女人中还流行着一种妥协与折衷:她们珍爱自己,不敢构造自身。安然的处于社会给她们营造的温室当中。面对恋爱时,她们陷入极端,要么疯狂投入自己,享受被占有;要么拒绝自由的交换,坚决保存自己。她们期盼着“霸道总裁”来拯救她们,完成她们对爱情与物质的想象。社会上对她们实现自我而开放的道路又窄又少,当她们费劲了力气才迈入了男性世界的门槛时,发现男人早已把她们甩在了后面。这种等待还让女人陷入期待的陷阱;就像人们期待假期到来,而一旦假期真正到来往往又是不知所措。
走向独立
今昔非彼,今天应该是女人谋得解放的时候了。世界潮流浩浩汤汤,已经有许多杰出的女性证明了,女人可以同男人一样具有创造力与超越性。在西方国家,越来越多的女性步入政坛,以色列、英国、冰岛、德国等国家女性正在或曾经担当过最高领导人,美国在第一位黑人总统之后,极有可能诞生第一位女总统;一流的艺术家中、跨国公司的管理层当中也频繁出现女性的身影。
女人作为第二性是社会后天的产物。在一定的历史阶段我们应该承认这样做对历史发展的贡献,同时也要清楚的认识到在今天这种制度的过时。现今中国大陆的女性拥有解放自身的资源:一定的经济地位、尊重女人的男人日益增加、自由恋爱的可能、避孕的可能;一些女演员已经做出了表率,她们不仅在经济上完全的独立,还在塑造角色的过程中脱离了自身的固有形象,实现创造。
解放女人同样也是在解放男人。他们经济的重负将得到分担,他们与女人拥有真正的爱情:“每一方互相感到既是自我又是对方;每一方都不会放弃超越性,也不会伤害自身;两者将一起揭示世界的价值和目的。”爱情通过奉献,男女互相展示自身并丰富世界,激发对方的创造力与爱的能力。男女同样从事于创造性的工作,世界的丰富性将得到极大的增强。届时我们将同样在女人身上看到奇迹的品质:冒险、创造、探求。有人会缅怀过去女性身上品质的娇弱与柔美;正如缅怀长城、阿房宫等古迹的壮丽一般,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些建筑的代价是几十万劳工的肉与血;女性在保留这些惹人怜爱的品质的同时也丧失了太多,与其获得相比,这些牺牲显得微不足道与必要。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第二性(合卷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性(合卷本)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