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词话经典

suanyisuan
2015-05-08 看过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提出词有境界为上品,但境界不以大小分优劣;词有造境和写境之别,即理想与现实的分别,可是大词人能把理想和写实相互融合补充;也有无我之境和有我之境之别,以我之眼着我色彩为有我,以物观物不分物我乃无我。这都是我极为赞同的。
    一个好的词人定能从现实中拮取景物加以描述,用他满腔的感情,或忧愤幽怨、或开心欢欣,以独特的方式,可以是豪迈奔放、抑或婉约秀丽,创造出别番境界。如“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以水喻愁,那无尽无边的悲愁似冲出峡谷、奔向大海的滔滔江水汪洋肆意、奔腾张扬。感之深则发之切,一个处于刀俎之上的亡国之君,用他世所未见的勇气大胆地抒发了亡国之恨,感情深厚浓烈,真有长江流水冲决而出之势。因此李煜让他的词达到了淋漓尽致和谐的境界。
    再说造境和写境,余以为二者的基本都在于“境”,词只要能把人带入独特的地方——也是所谓的境,带人去领悟那里的鸟语花香、阳光明媚、愁雨梧桐、落日余晖、红叶飘零、鹧鸪双飞。。。“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的写境,“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造境,都是极佳之境。再言境界不分优劣,“雾失楼台,月迷津渡”的宏大,“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的细小,容,故都是佳境都美得令人动。
    不过王国维认为温庭筠的词仅是句秀,做为花间词的代表人物,红烛倚翠典丽却矫揉的特点的确有之。不过仅从他的《菩萨蛮》来看,句秀和神灵倒是兼备,一位女子梳妆打扮于闺阁、静待归人的惆怅幽怨、感慨万千的愁绪忧思,情忧景悲,这样的词句能流传千古是必然。还有王认为“词忌用替代字”我也不太赞同,比如用“桂华”代替“月”,这样的替代词的使用会使词句更加灵秀,境界也增添几分朦胧,不过太多的使用会让词显得晦涩难懂,有故作文艺堆砌辞藻强掉书袋之嫌。
2 有用
0 没用
人间词话 人间词话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间词话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词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