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城乡结合部的屌丝青年们——译后记

于姑娘
2015-05-05 看过
  两年前,我无意间成了Pearl Jam的歌迷,顺带着把Grunge各家乐队听了个底朝天。没多久刚好陈震老师就介绍我翻译这本书。人生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为自己的喜欢而有热情的东西出一份力了吧?
  
  这本书最大的特点是真实。有别于用浓墨重彩甚至煽情的文字去渲染甚至美化摇滚,本书很好的还原了西雅图乐手们成名之前的屌丝事迹。比如柯本年少时上课爱画猥亵漫画,穷困时到处蹭住;枪花的贝斯手达夫在去洛杉矶大毒窝之前,还写过“拒绝黄赌毒”主题的精神文明建设歌曲;某Grunge鼻祖乐手被老爸讽刺“你看涅槃珍珠酱都赚好些钱了,你怎么还是穷逼一个呢”。
  
  除了八卦之外,悲伤的桥段也有,而且都是从亲历者口中举重若轻的道来的。比如柯本自杀前从rehab里翻墙逃出来(rehab明明有门),家人开车找了几天,终于发现了尸体;比如Alice in Chains的主唱死了好久才被发现,到最后已经是行尸走肉。
  
  我翻译这本书时,常常是在学校的宿舍。晚上十点钟就熄灯,我就搬着电脑和椅子去洗衣房(洗衣房不断电),把电脑放在洗衣机上,拔下洗衣机插头接上电源来用。哈尔滨的冬天,天亮的很快,微黄的路灯倒映在雪上,树影是深色的。
  
  零下37度的深夜里,我的心绪却飘在90年代的西雅图。
  
  那些乐手没成名前穿着脏兮兮的裤子在咖啡店刷盘子,一边偷偷放自己乐队的demo互相听。一个城市里十几支乐队,所有人认识所有人,没什么人来看,就互相串场子当托儿。
  
  达夫当年在西雅图是个朋克。然后一溜烟去了洛杉矶。后来西雅图的兄弟们再见到他,他已经变成了一个爆炸头皮裤的杀马特,那帮兄弟嘲笑道:“死变态居然在玩金属,哈哈哈哈。”一年后,《欢迎来到丛林》横空出世。
  
  柯本喝醉了,大笑着在墙上喷绘上“上帝是基佬”,然后在人家的门廊上不省人事。Sub Pop唱片常常一个子儿都没有,声音花园乐队在“Sub Pop Rock City”里放:“靠,能把一块钱还给我吗?”
  
  说他们是一帮屌丝真的不是滥用词汇。Sub Pop唱片曾经的宣传T恤上就印着一个大大的“loser”logo,撸瑟玩撸瑟音乐,大家还挺自得其乐。
  
  翻译完这本书近一年半后,我终于如愿去了西雅图。跟我想象的一样,整个城市病恹恹的,有点颓丧的感觉,雨下个不停。我去了音乐博物馆,看到橱窗里当神像供起来的柯本遗物,还有人们如今津津乐道但当时基本没人听的唱片。
  
  我还去了Sub Pop唱片,也没事先联系,谷歌地图找到地址就去了,看到当年的创始人Jonathan Poneman,一个手哆哆嗦嗦,头发稻黄色的老头。还迎面撞见了Mudhoney的传奇主唱Mark Arm,他胖了,有了小肚子,神色有点诧异地跟我合影。唱片公司的人说,他现在在仓库里工作。
  
  Grunge风暴过去后,留下一长串死人名单(柯本,莱恩·斯坦利,安迪·伍德……)和两支功成名就,似乎已经与Grunge无关的乐队(珍珠酱和声音花园),剩下的屌丝们重归屌丝生活,该刷盘子刷盘子该送咖啡送咖啡,法兰绒衬衫全部3折清仓处理。
  
  最重要的是,这帮屌丝们就在车库,地下室里,在西雅图那样一个昔日城乡结合一样的破地方,搞出了被摇滚史铭记的音乐。
  
  希望这本书能够像一块琥珀,至少把那一段时光,那一群在车库地下室里排练的年轻人封存起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西雅图之声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雅图之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