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得译场之遗意

何典
2015-05-05 看过
我们看翻译著作,对译者有两个人以上的,一般都怀有戒心:三个和尚没水喝,译者多了,难出精品。但有许多大部头的书,如正在翻译中的《剑桥古代史》,绝非三五人之力可以完成,必须靠有一定规模的翻译团队。历史上翻译佛经的“译场”,因为有国家或者寺庙的雄厚财力支持,有笔受、度语、证梵本、润文、证义、校勘等若干道工序,制度之谨严,足资今人取法。坊间新出甄修钰、张克勤等译《古希腊史》([俄]库济辛主编,内蒙古大学出版社,2013),因笔者不谙俄文,无法评价其译文质量,但观其分工,似略得“译场”之遗意。主译者甄修钰,是内蒙古大学历史系主讲世界古代史的教师,其余如张克勤等,俱为该校俄语系教师,书稿译出后,先由甄、张各自校译一遍,社科院世界所的廖学盛先生解答疑难,北京师大的郭小凌教授、首都师大的晏绍祥教授(三人都是国内古希腊史名家)从专业角度审阅了书稿,最后,“我校文学院汉语系的李树新教授和王丰老师从汉语言语法的角度对本书进行了校对和修改”,后面这道程序,今天实在不多见。
12 有用
0 没用
古希腊史 古希腊史 7.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推荐古希腊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