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世界里的成人童话°

蓦烟如雪
2015-05-02 看过
——评《夜莺与玫瑰》
文/蓦烟如雪
    他常被众人称作“唯美主义者”,可他笔下却依旧鲜活着现实的痛苦,他嘲弄市侩,渴望爱和美,他说“我们都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似乎,这句最能贴切于他。
    他自己曾说,我把所有天才放进了生活,只把才能放进了作品,可在我看来,他早已把自己的才能揉进了生活,渗透在作品中,如同叶芝说他的作品是“隔夜费尽心机写好的,可又十分自然”。
    他一生写过九个童话故事,我喜欢简单凝练富有暖意不断奉献自身的《快乐王子》;我愤怒《夜莺与玫瑰》中夜莺用死亡换来了一朵红玫瑰,可它的爱和牺牲却被轻易地抛弃;我悲恸《渔人和他的灵魂》中渔人没有抵住最后一道防线,让灵魂有机可乘,他爱的小美人鱼心碎而死,他也抱着她的尸体一起吞没在海中,虽然他们的坟墓长出了美丽的白花,虽然在这个故事里展现了崇高的爱情,但我却能从文字间感受到浓浓的悲伤,就像一味付出的小汉斯,他不管磨坊主如何压榨他,他都坚信那是友情,可这讽刺的题目竟然还是《忠实的朋友》。
    王尔德文风多变,时而天马行空,时而繁缛瑰丽,但总能在其中感受到一种奇妙的才能,能让你折服在他的笔下,他说,童话不是为儿童而写,是为十八到八十岁之间孩童般的人所写,所以对王尔德来说,艺术家是现代社会中耶稣的化身,他的作品,凝结了他的痛苦和他生命的结晶。
    曾经我看过陈谌的《世界上所有童话都是写给大人看的》和《南极姑娘》,他的风格延续了王尔德加入现实的背景的童话,可却遗憾在想象力中,不及王尔德故事中的多变且丰富,无论是爱上芦苇的燕子,亦或是一支火箭的悲哀心理,就像小侏儒能在想象中感受到树林的美好,连强盗们都会从山洞里出来跟他们一起作乐,白玫瑰厌弃小侏儒的丑陋,可他却爱惜白玫瑰,珍珠和宝座他都不要,他就想和公主跳舞,带她走,看后,我突感善良是不可救药,却让人不得不珍视他的美,哪怕他的外表很可怖。
    可就是这样的人,他感受到波浪起伏的紫色风信子,感受到报春花,一丛一丛地在香酥扭曲的树根旁半隐半现,还有白屈菜,婆婆纳,甚至栗子开了星星般的白色穗状花,山楂苍白得就像美丽的月亮。要有多美好,才能这么捕捉得如此细致,镜子杀了小侏儒的善良,公主却无关痛痒,甚至推到快乐王子塑像的市长,他记得重塑自己,却忘记重塑自己的心灵。
    “小麦是我们播种,我们的饭桌上却空无一物。我们戴着锁链,尽管眼睛看不到它;我们做着奴隶,尽管人们称我们为自由人。”
    也许很多人在他的故事里看到了美,可我却看见了道德,看到了痛苦,甚至是斑驳的生活,他没有用哀叹的文字去悲天悯人,相反他用故事去道尽辛酸,他是故事里的每一个架设的虚拟,他是天然的,纯粹的,不受拘束的存在,他没有用条条框框去绑架我的想象,相反他带着我走入了不一样的成人世界。
    带我看到了唯美世界里的成人童话。

筱筱
2015年5月2日星期六
53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8条

查看全部18条回复·打开App

夜莺与玫瑰的更多书评

推荐夜莺与玫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