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一点一点的评,读一篇写一条

陈白水
2015-04-26 看过
自序真个满堂彩。

遍地风流:这集子读来最畅,武侠小说结构,文字都说生涩,我倒是更欣赏这几篇,因为够狂。
彼时正年轻,杂色这俩集子意识形态颜色就重了,风流的味道就沉淀一点。
阿城说自己是个重庆作家,其实语言风格还是属京味的,北京长大的读书的嘛,而内容是天南海北,不囿于一块地方,不是艾芜沙汀那路子。
个人最喜峡谷和溜索两篇,更纯粹,雪山和湖底有些意有所指,尤其湖底,讲到如果鱼学了人,人就变成蒸人,熏人,红烧人,这恶趣味早熟得可怕。

彼时正年轻:
天骂:这篇圆熟。下乡插队的城里姑娘,原来生活上有点促掐的,无聊,没得消遣,要刷牙,要干净。有一天,猛听到农妇的天骂问候人家老娘子孙,倒让她得了性启蒙,最后嫁汉子留在村里,说此地太行山多妩媚,她也想来一次天骂,期待第一次的天骂。是认命了。认命是倒退吗?就像棋王里的王一生,说只要能吃,不要馋,馋就是活以外多余的东西。只要能活。也是种活法,没什么好谴责的。至少他写的是不带私人感情色彩的,客观陈述。写的人都这么野,到处屎尿屁屄㞞,感情倒内敛,要自己体会。
小玉:我说有两篇读不懂,所以老大爷也陪我看了,一篇就这,说,这不清楚吗?写小玉那钢琴就是在写小玉的命,摆明的。其实之前刘点过一点,我是故意要问他的,此人当年不读文科真可惜。
兔子:李意是真兔子,而叙述者也蠢蠢欲动。俩少年人对上眼了,只是有点生不逢时的悲伤。
专业:上山下乡时候,愤青五虎将和早就看开的大学生之间的碰撞。五虎将正赶上高考取消,还在讨论主义,多少不甘心整天种田,只见北大大学生从煤洞里爬出来,一身黑,“起身迈出筐,低头弯腰在地上翻捡衣裳,屁眼儿倒是白的。”言下之意,就算你早生几年,考上了,还不是一个命。
秋天:写的也圆熟。跟天骂一个意思,城里的和乡间的,革命文化和自然的,碰撞矛盾。可以连着汪曾祺有些文章一块读。阿城确实受汪曾祺影响颇深,他自己也承认。这一篇,阿城笔下多荒唐,话说的含蓄,一次两毛,四个月,内容可以随意脑补,就懂了。
夜路:我不知道这个吴秉毅对这个小秀是不是爱。吴秉毅像天上掉下来的一个人,相比之下小秀家却交代的挺清楚,小秀家在上海,停着尸,父母来见最后一面,领导还交代要让她父母满意,大概条件不错吧。没人肯去,就吴秉毅看尸了,他是老实被人差遣呢,还是真喜欢小秀呢,不知道,不写心理活动,随便脑补。有趣的是吴秉毅一开始想到火葬场工作,不成,经过小秀这事儿,他终于成了职业看尸人。
火葬:郭处长暴毙,知青奉命烧尸,不得其法,死人“肚子爆了,油泼到知青的脸上,温温的”。之后他们就着火堆,“花生黄豆慢慢的烤吃”。花生黄豆原是用来助长火势,加速烧尸用的。郭处长衣服鞋袜通通扒光,都等着用。有深仇大恨吗?没啊。每天都有别人死,死这事太正常不过了,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还得在险恶环境里尽量活的更好。
打赌:还是跟天骂,秋天一个路子。这篇冷冷的打破了傻人有傻福,好人有好报的大团圆结局,非常幽默。想笑。
春梦:回到开头,青春的恶。
大门:这篇里的人倒有不掩饰的感情色彩。城里来的红卫兵对愚蠢的农民自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其实他们自己也在逞能,他们以为把农民都把他们的话当圣旨,其实不知道自己也正被人捏在手里玩。而历史的洪波只管滚滚向前。像几重窥探。
布鞋:手法像小玉。王树林的布鞋暗示了主人翁的随波逐流。
接见:五斗,谐音武斗。到处幽默。心理描写精到。不过写法还是那写法。
山沟:有点温情。
成长:有味道。特地选了建国这一群体。居高一尿,没有复仇的爽劲,只有疲软的悲凉。

杂色:
旧书:有味道。有点人生经历的,应该懂这伙计。
抻面:条件有限,自身难保,也要尽我所能的出点侠气,出点温情。
江湖:题目起得不错。
宠物:写狗,巴金也怀念过一只狗,阿城写得没那么用力,可高明得多。写猫,说猫是小人,随风而动,狗太正直,活该被杀,暗示未免也太明显了。写老鼠,想到也是那个年代,我外公在家里逮着小耗子,一串刚生下来的,拿起来摔成肉泥,态度真不一样。可见这金先生,第一,人太寂寞,第二,斯文,兴许是城里人,第三,过得苦,但还不至于过不下去。
厕所:像讲了个笑话。
提琴:这次提琴折射的又是谁的命?凶多吉少。
豆腐:好豆腐就像女人的奶。
宝楞:宝楞莫非是扫地僧之流,会牛逼的隐起来,还是会像卖旧书那伙计一样的下场?原先这种四海为家无所事事的人,活的也很快活,1950年禁赌,突然间大家都不知如何自处。这篇写的太淡了,可以下笔重一点。
妻妾:当事人觉得好平常,周围人都把他们仨当活宝看。老余像没经历过革命的时空,几十年都这么活,周围人都被革命文化洗过脑,刚看到多少都要被震一下。里面年轻人说老余这老头新派,一妻一妾,性解放哇,老余定是心想这有什么解放,不是很平常吗?说年轻人新派其实也不新派,脑子还是有旧概念。
大水:借木石头的眼睛看世界。
大胃:其实和宠物里金先生的感情是一样的。宠物写的淡,这篇够震精。食欲跟性欲是连一起的。
野猪:其实是家猪。
裤子:一条裤子一个传奇。
扫盲:到底谁扫谁的盲?黄段子倒逗。
结婚:视角很有意思。
平反:写得太淡。
洁癖:写的真好玩。老白的洁癖其实象征一种个人的东西,个人的东西、个体的东西在文革是没法活的,然而形势一变又卷土重来,从来没有真正消亡过。
大风:写的也好玩。里面有恶毒,仨知识分子拿政治话语玩杀人游戏,在世俗话语体系场域和政治场域里蹿来蹿去,反映的是荒唐年代逻辑的扭曲,也有幽默,最是难忘这仨把粪掏得“轻轻软软”,“像肉松”,结果大风一吹,“粪都在天上”。
蛋白:詹大一定是水瓶座。
西装:好玩。这里面的人真苦啊,从小苦到大,给他糖都不知道甜。
定论:洗脑心路历程大剖析。
仇恨:无感。但大概能看出来他想讽刺什么。
观察:这位老张真是组织需要的人才,有慧眼,心里特清明,但该下的手还是下,该办的事还是办,瞧他说的:我看你真是个知识分子,打铳就是自己玩儿自己,春三秋四冬满把,热天儿就用俩。人心都是肉长的,圈起来没有不打铳的。一打铳,就能制,打完铳,万念俱灰,胸无斗志,马上提审,情况就不一样了。要不就点明给他,知识分子脸皮儿薄,威风减了,就好说了。打读书人是下策,精神气儿,越打越得意。也有不经打的,得观察。
色相:难怪老关不爱说话。老关这样的人,永远只能和别人活在不一样的世界里了。他的时空都不能从过去出来。
白纸:任何一个人的十年都可以被轻飘飘的断送。
噩梦:这几篇套路差不多,就是讲文革过来人的后遗症。
回忆:像彼时正年轻的接见一篇。毛的崇拜者对毛,理想破灭。
补丁:太淡。
椅子:这个就是观察里讲的,简单问题复杂化,逻辑思维很荒唐,但早就固化了,反常当正常。年轻人最后一句,简直狂拽炫酷,不愧长江后浪,不愧是八九点钟的太阳。
觉悟:双方嘴里的觉悟,场域是不一样的。
小雀:这故事不深,挺浅的。
阴宅:小刘,老刘,大韩。湖北人,江西人,河北人。傻,奸,狠。
南方:南方和北方是区别是,南方冬天被北方冷。写的随性。
唱片:废墟里开出一朵花。太淡。
寻人:还算有点意思吧。
纵火:吴顺德最后出来没?
被子:这心理写得,真感人。难得煽情,不煽则已。
家具:这样的事儿太多啦。我是早知道了,所以觉得太浅。

其他:
故宫散韵:得读出声才好玩。
画龙点睛:好玩。这两篇写的飞扬。华丽的附加品。
7 有用
1 没用
遍地风流 遍地风流 8.9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遍地风流的更多书评

推荐遍地风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