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属于香港的推理小说

欧阳杼
2015-04-24 看过
  对一个地区而言,外来事物的本土化对于该事物能否在当地流行,尤为重要。把这话套到推理小说身上,面临的就是这种问题:如果只在深山老林来场暴风雪山庄事件,那是古典的英式谋杀;如果警方通过孜孜不倦地走访调查,最终发掘出充满爱恨情仇的故事,那大概是日本的社会派小说;如果是主角一边喝酒一边想办法去调查,最后在和犯人激烈对决之后将犯人制服,那大概是美国的冷硬派小说。但是对应到我们的国情,继续写这些模式固然有市场,但如果不能和身边接触的事情联系起来的话,推理小说在中国终究只能是小众的爱好之物,而无法获得大众认同。
  在本土化方面,民国时期有程小青探案,解放后的一大堆刑侦文学虽然推理性可能不够强,但好歹在本土化表现上也可圈可点;而近些年来,台湾那边推理小说本土化是做得比较好的。香港那边感觉影视剧比小说迈的步子更广,哪怕很多影视剧直接照搬了日本推理小说的诡计而非原创。所以,在此时此刻能够看到这本《13·67》,个人的感觉是“终于可以看到这样的小说了”,来得有些迟但是毕竟给推理小说的香港本土化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陈浩基的《13·67》和思婷的《死刑今夜执行》其实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在有限可见的时间里,两本书都应该没办法出大陆版,稍有不同的是思婷用推理小说描述大陆的特殊时期,而《13·67》则是用六个短篇小说来描写香港警察几十年的历史。书名“13·67”,指的就是从2013年回溯至1967年的历史。每个时期攫取一个断面,用推理小说的方式来展现该时期的香港警察的现状。所以,书中的主人公自然就是警察关振铎和骆小明这对师徒。至于为什么采用倒叙的形式,则需要读者看完全书后才能理解作者设置的小机关。
  基本上,《13·67》这本书将推理小说的社会性和本格性结合得比较好,当中好几篇小说的动机和过程都具有浓厚的香港味道,而贯穿全书的是作者对于香港警察的使命拷问。对于主人公关振铎,在第一个短篇《黑与白之间的真实》开篇则是这么描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怪人,经历了六〇年代的左派暴动、熬过七〇年代的警廉风波、对付过八〇年代的凶悍歹徒、目睹过九〇年代的主权移交、见证过〇〇年代的社会转变,数十年间默默地侦破了上百宗案子,暗地里为香港警队历史写下光辉的一页。“这段话也正好对应本书接下来的五个短篇,时光缓缓向后倒退,就能看到拥有香港警察身份的人在不同年代的困惑和挣扎。回顾过去能找到自己的使命所在,那么未来呢?《13.67》只写到2013年,对于近两年香港情势的变化,还远远来不及在作品中体现,只是个人不太赞同作者对于香港警察现状的一些观点,2013和1967,并非是绕圈回到原点的关系,时代的洪流永远向前,任何人都回不到从前,只能面向未来去寻找关于坚强、无私、正义、勇敢和忠诚的答案。

  PS. 这里列一下几个短篇的名字:
  黑与白之间的真实
  囚徒道义
  最长的一日·The Longest Day
  泰美斯的天秤·The Balance of Themis
  Borrowed Place
  Borrowed Time
  几个短篇的命名有些意思,最开始的两个短篇都是中文名字,第三篇和第四篇中文英文名字都有,最后两篇都是英文名字,恰好暗合了香港主权变化的时间线。
61 有用
3 没用
13 67 13 67 9.1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13 67的更多书评

推荐13 67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