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只有通过尝试和犯错才能走近”

小艾
2015-04-18 02:37:07 看过
    这本书是导师在多年前强烈推荐的书,并且也强烈建议读英文版。
    前言中说道,这本书流于简单,没有直接、实用的价值,但是作为艺术史的初学者来说,这本书已经算是挺坚深的了,并且通过老师的推荐,我们必须要了解到这本书的价值并不是像前言里所说的一样没有价值。
    因为,这本书写于年代较早,一百来年前的书了。当时的材料是有局限的,但是这并不能否定这本书在艺术史上的地位和基础作用。并且作者的方法论是非常值得学习的。
    在这篇评论中,笔者似用一种笔记的叙述方式,一点一点阅读有助于学习。

   1
     几何风格的来源
    首先,书中的“引言”是作者里格尔自己的亲笔。引言中明确提出了与艺术史很多传统观点并不同的大胆的观点。读起来有些晦涩。还是以我一贯读书的方式,浅浅读了一遍引言,整本书看完再返回来再深读引言。因为,引言毕竟是整本书的提纲挈领。
    第一章的核心观点:
   “几何风格在全世界都是自发产生的。这在今天被认为是适用于几个风格的第一个原则性假设。”
    那么紧接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这种自发产生的几个风格的原动力是什么?这种原动力不仅是思想活动的,还需要有物质的。
     在寻找这种原物质时,“保护身体的需要被认为是这样的一种动力。”编织成为了寻找这种物质的基础,第一批装饰在人类保护身体的需要之下,无意识、无目的,以纯粹实用的需要产生了。
    因此,第二个绝对的假设产生:几何风格最简单、而又最重要的艺术图案最初是由柳织和纺织的技术产生。
   用这两个假设支撑的终极意义是:原始艺术的产生。
   里格尔在接下来准备推翻这样的假设,并且以上这两个假设是权威性的。他指出,第一个假设是不能证实的,赖以证实可靠判断的证据已经消失殆尽。
    里格尔一步一步用反证的方法将上述两个假设解构和推倒,至少是说明说否定了“技术-材料”理论是艺术起源中起主导作用的假设。
    引出自己的观点:最初的艺术形式是雕塑;结论是所有的艺术活动在开始时都出于模仿的冲动而直接再现自然事物的真实外观,模仿冲动是受到心理活动的趋势,而这样的心理活动是艺术冲动。即从三维到二维的表现。
    接下来的问题是,里格尔用例子来证明自己的判断的合情合理。

   2
    纹章风格的对称性更是从艺术一开始就扎根在人类内心的艺术冲动之中了。编织的功能在纹章风格的创造中的作用并不是主导。

    3
    动物和植物作为装饰中最重要的母题,人类是最先尝试描绘的会是什么呢,动物。
    总结为几何装饰和动物形象是先于植物描绘的。
    这一章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植物最初被描绘的时候,是作为装饰的呢,还是人们认为它们本身具有代表象形、象征意味儿呢?
    那么这里,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就是,宗教与艺术密切的关系。
    埃及艺术中重要的两种植物,莲花和纸莎草。这两种植物都有强烈的象征意义,莲花代表了贫瘠的埃及,而纸莎草代表了尼罗河长满芦苇的沼泽。
    整个章节中对莲花图案、玫瑰花饰、涡卷饰有节奏的重复和拱形的链接运用做了细致的讨论。
   我认为尤其是对于螺旋纹的讨论是最精彩的,只可惜,我并没有看太懂。
     对近东埃及的装饰艺术的讨论:
    “就我们现在所知而言,埃及艺术最先确立了远不止仅仅满足装饰冲动的目标,它们本质上是象征性的。它们不再仅仅为了装饰,更主要的是为了表达和纯粹的审美愉悦毫无关系的观念、情感和思想。”
    “形式的美和深刻内容的和谐结合——即赏心悦目,又蕴含深刻。”这样的观点至今都有非常重要的价值,也正是现代艺术也追求的艺术表达。

6 有用
0 没用
风格问题 风格问题 8.3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风格问题的更多书评

推荐风格问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