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三个人,命运的嘲弄与宠爱。

孤独的栗子菌
2015-04-16 23:29:27 看过
    真真是第一次听说菊池宽这位作家,缘由是在图书馆没有找到自己想要借的书,而珍珠夫人的封面很漂亮(是的,我就是华丽丽的外观党)就借了回来。
    整个作品对于现在来说有些俗套,有一种被用烂了的感觉,但旧书总能发现些好东西,文章的特色和现在也能感到的新意也是蛮多的。
    首先是开头,由车祸引发的故事与信一郎的品质让人很有读下去的欲望,双线的结构也能游刃有余的表述故事。
    再就是人物,整部作品的人物不少,给人留下深刻映象的也不少。其中最深刻的无疑是主角琉璃子,“女人玩弄男人,你们马上替我们冠上妖妇、蛇蝎所有的恶毒罪名,或者,还得遭受像你这样毫不留情的斥责。但是,你想想看!世上的男人是如何玩弄女人。女人玩弄男人,只不过是逗逗男人容易浮动的心罢了。但是男人是如何玩弄女人?不仅蹂躏她的心灵、肉体,甚至连名誉、节操都不保。你睁大眼睛看看这个世上,有多少被男人玩弄而痛不欲生的女人,像行尸走肉活在这个世上。你身边的女人,说不定就是这群行尸走肉之一。” 这句话对于我的冲击还是蛮大的。
    在看书是,我们难免会将自己带入其中,从而产生自己的好恶,在这句话之前,琉璃子的表现我都不算喜欢,在参加胜平组织的游园会时,与男友毫不吝惜恶语的评价主人充斥着一股高高在上的阶层自傲感。虽说有文化的人确很令人艳羡,但这样作为客人却自认为孤傲而不顾旁人高谈阔论主人的作为又岂是真正的绅士与淑女?无非是处于鄙视链几乎顶端的阶层对于企图向上爬的人的鄙视罢了,又算得上什么高尚?
    然而这句话却让对她好感大增,作为开放思想的接受者,难免过激,那恐怕是那个时代整个年青一代的写照。而这句话却让我真正思考了起来,其实自己在看书时也带上了所谓的沙文主义,就算不是沙文主义,也带着一种惯性。一种对于男子多情,而女人不能多情的惯性认知。
    这是一个哪怕是现代中国也被广泛认知的惯性,一种不公平的惯性。
    而琉璃子最感人的两点恐怕就是她对于美奈子真诚的爱和一直将初恋的照片放在胸口及最后的托付。我想,她对于美奈子的爱一是对于胜平的愧疚,二则是对于这个如同却又不同于当年自己的小女孩的奇特感情,那种想要呵护,不容伤害的爱,是对美奈子,同样是对曾经的自己。至于初恋(没谈过恋爱,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应该有怀恋也有愧疚,更多的是不能忘怀。
    总之,这是一个惹人怜爱的悲剧女子,由性格由命运而导致了最终的悲剧。
    信一郎则是另一种性格的人,他尊重责任,然而命运跟他开玩笑的是,他自认为履行责任的行为却是青木弟弟杀人自杀的催化剂,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只是作者准备讽刺的是谁?信一郎在见到琉璃子时也深深的被她吸引并着迷,甚至一度忘却了青木的托付,如果不是青木哥哥血淋淋的教训想必他也早已遭殃,而他那传统的美娇妻恐怕也早就不知道被抛到那里去了吧。可见,作者想要讽刺的又何尝不是这种在欲望之下迷失责任的所谓尊重责任者?
    美奈子是文中另一个个性相当鲜明的人物,善良娇柔是这个小女孩给人的印象,然而这样一个女孩的初恋却被自己最依赖的后母琉璃子破坏,是命运对于父亲的的惩罚还是对于琉璃子的惩罚?或许都不是,也许这是命运对于这个柔柔的小女孩的馈赠,她所贪恋的人,所依赖的人都不算好人。懦弱器小的青木并不见得配得上她,而琉璃子如此种种作为又如何能保证她的那些追求者不会在发现被玩弄后伤害她时顺带捎上这个可怜的小女孩?
    失去了母亲,她还有琉璃子的初恋可以依靠,那个曾经开枪打伤她男人如今已经被岁月磨砺的沉稳,而且她还有叶山别墅的哥哥,那个傻傻的却无比珍爱她的哥哥。
0 有用
0 没用
珍珠夫人 珍珠夫人 7.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珍珠夫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珍珠夫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