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和人的启示》读书笔记

monologue
2015-04-04 看过
沃格林在这套书的最后一卷里,将重心放在了中世纪以后启蒙主义的宗教裂变。很大程度上和以赛亚·伯林的诸多论题类似,如爱尔维修、孔德、迈斯特和巴枯宁等等。在沃格林看来,这些人都导致了激进的革命性主张,剔除了基督启示后却又创造出了一种灵知主义新宗教,带来了西方世界的精神危机。这本书的阅读体验给人强大的震撼,不得不佩服沃格林渊博的史料和深刻的洞见。

“爱尔维修”
必须对爱尔维修的思想动一次手术,“我们要从爱尔维修的思想中除去洛克学说和物理主义的覆盖物,才能去到构成他真正的成就的核心之中——那就是欲望的谱系”(p35);在洛克的伦理学领域,“对先天观念的攻击导致了这一假想,即厌苦趋乐的欲望是决定人类行为的根本欲求”(p35),最终是把苦乐延伸到“上帝之律”,导致了神学功利主义运动的立场;不过,“洛克坚信福音是真正的道德规范,但他也同样坚信要找到这样的道德规范并不需要启示”(p36)。

爱尔维修称“人的一切就是肉体感觉”,是从洛克那里学到的;但两人之间存在差别,后来洛克只是成为了一种尊贵的象征,一切试图在苦、乐、欲望的运作上建立一套伦理哲学的努力都因为洛克而增添了权威。

欲望的谱系:遗传学秩序:“一种欲望直接根植于存在的结构,其他所有的欲望都是这一根本欲望的变形”(p46)。把权力意志解释为表现于广泛行为的存在之基本力量,这一思路后来为尼采所采取。爱尔维修还深受帕斯卡尔的影响。

结论:爱尔维修是“世俗宗教论”,这种新宗教域基督教相冲突,表现在方向的颠倒——存在之真实之体要被寻找,这一新思想到了霍布斯的时代就已经很明显了,在这个时候,对至善的向往为在内战中对死亡之至恶的逃离所代替。......人性的层面都被从遗传学上解释为处于存在底部的肉体或生物物质的衍生物。人的内在结构不再朝向一个超越的目标,而是以身体感受或苦乐机制的运作来解释。(p74)方向的颠倒伴随着秩序观念的倒错:欲望的无序被视为人类灵魂的正常秩序。这就导致了“人的工具化”,康德式律令被颠倒,“人本身不是目的,而仅仅是供立法者利用的工具;领袖成为人生活的新中心,上帝却被取消了;一方面造成无神论的后果,一方面人向自身提供拯救;基督教中灵魂被视为意义之标准的规则背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客观进化的外在规则;“历史必须停止”,未来不能发生本质变化——终末论,这就产生了经典的形式——“即到目前为止的历史进化是‘前历史’,在实际状况得到某种固化后,‘真正的历史’就会开始,不会再出现深刻的变化”(p79)。

“实证主义”
达朗贝尔:沉思生活的消失;没有认识到功利价值无法穷尽生活的意义;反人文主义;出现了文明进步的假象,科学的发展似乎大大弥补了其他价值的萎缩(p85);在理论的或宗教的源泉之外寻找道德规范的源泉(p88);研究自主道德规范;功利主义最终导致了重新分配财富的要求,进而导致了社会主义。

进步的观念:当人类和社会生命里的知识和精神的秩序之源枯竭的时候,除了历史之实际处境之外,便没有什么可以作为秩序之源了(p90-91)。把目前或临近的处境设想为比任何过往的历史实际处境都更有价值;进步的观念只有在拔高现在之于过去的优越性时,才能为现在创造合法性;要保护现在不因未来而失效,因此就跳入了“终末论”;把未来视为不过是现在的“增加”或“精致化”;“权威的现在”,这样一种进步观念是教条式的,没有经验佐证的;沉思生活消失后,对技术的强调就凸显出来了。

图尔戈的历史主义:神人同形同性论”——“每样发生的事,如果不能归因于人的媒介,就一定会归因于一位被理解为像人一样的神”(p99);从神人同形论中进化出科学,就是进步观念在起作用;“精神对愿意打开自身的灵魂本是永远存在的,现在被置换为变化不定,难以捉摸的意义,只能被通晓数学化科学的问题的学者艰难地把握(p107)。

孔多塞:《人类精神进步论》在实证主义运动中的作用相当于《约翰福音》在基督教文献中的位置;进步的可计算性;“世俗的自我拯救的自大在上帝的进步上逻辑地达到顶峰——创造出不需要拯救的超人。圣灵变成了理性,教主变成了人类的启蒙导师,圣父变成了超人的创造者——三位一体在知识分子身上变成了世俗的事物”(p148)。

“人的启示:孔德”
分裂:在前一时期研究实证主义理论,后一时期创立并大力推广新宗教。(退回到有神论,创造出不同的神祉来)

连续性:连续性的问题消融于“整体实证主义者”和“知识实证主义者”的区分中。

人的启示:孔德、马克思、列宁和希特勒,“这些人把其特殊存在神圣化,把其法则作为新社会秩序而强行推广,藉此来拯救人类及其自身。邪恶的人的启示自孔德开始,并成为了西方危机的标记”(p175)。孔德发展到顶峰,就构成了人性宗教的基础。

禁止提问:“所有不能由现象科学回答的问题都是非法的”(p190)。

法国大革命:法国大革命反基督教,它不是提倡政教分离,而是力图建立一个非基督教的政教合一政体。

结论:(与维柯比较)神话时代(孔德的神学阶段)是文明发展和开花的时代,反思时代(孔德的形而上时代)是文明衰落的时代。不同在于,孔德认为形而上时代包含了一个新的、实证的文明的因素,这个文明如果得到恰当的”有机“引导时,会发展成为一个新的文明秩序。他为衰落时期的解释注入的这一启示性希望,导致了错乱,孔德作为经验论史学家描述了西方文明的衰落,但是作为启示式思想家却把衰落解释为进步。简言之:孔德的进化法则实际上是文明衰落的法则。人性的宗教——独裁的”利他主义“是人类和万物的尺度。

“革命的存在:巴枯宁”
民主是一种宗教;必须连根拔起;关注的是人心灵的改变;行动神秘主义;人类的精神,将通过世俗的历史行为带来拯救。

无政府主义:(1)恐怖主义:这并不是无政府主义必然或独有的特征;从事暗杀者的精神是病理状态;它不是爱的行为,而是自我肯定的行为,做出牺牲者通过它可以自诩得到比他人要高的非一般的地位(p264)(2)克鲁泡特金:与基督教相反,他认为制度是堕落的,如果把制度消除了, 没有罪性的生命就可以得到恢复。(3)托尔斯泰:设想国家和财产是罪恶的根源;建立在基督教伦理之上,通过启蒙与劝说、通过国家的非基督教法令之消极抵抗来实现;接受基督教伦理,却同时拒斥灵性的实体;(4)甘地:和平的不抵抗和绝食罢工,戴上了东方神圣的光环。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危机和人的启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