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风不闻度

姜小白
2015-04-02 看过
大家常常都说,魏晋时代的人,女里女气的。瞧瞧,多男权,形容一个时代的气质,只看男人们。

偶尔有人反驳这个观点,比如拿嵇康作论据,说他当初在树下打铁的时候光着膀子一身肌肉,弄得本来他打铁是乐趣变了味儿他拿打铁当练肌肉似的,虎背熊腰就是男子气概?

我觉得都有点狭隘。
魏晋的男人擅啸,可见其豪迈,最差也是极为性情。当然也有身不由己的一点点悲壮,还是嵇康,明明是曹家的忠实粉,却身在被掌权司马家的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呀。这也是名士的悲哀吧,政治家总是需要人气的,而名士又恰恰最有名气,所以曹操刘备孙权这些人,成天想着法的吸引名士到自己靡下。这点我们现在也常喊口号:“人才代表一切”。朱元璋牛逼的地方就在于他起步就学着尊重名士,虽然后来卸磨杀驴不厚道,但政治手腕不服不行。名士被看重,并非被尊重,而是被需要。既然是被需要,那就有不需要的时候。既然你不配合,那么我就不需要,我不需要,就不能让他人得到,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名士也苦啊。

幸福一点的,我觉得是陶渊明。
他自知,自制,便有悠然自得。
他当然理解时局,知道时势,他当然也有才华,更有抱负,但这是一个个人主义得到解放的时代。优先考虑个人,这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不是每个人都心里装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每个人都想着找到自己的内心归属。所以清谈一流,我倒挺欣赏的。你儒家作死,以言为经,大书特书,哥不玩你了。哥聊我自己的,我爽顾我在,我的人生意义不是治国平天下,我讨论点儿别的,我追求点儿别的,我总觉得这样的时代,在我们的历史里,是可爱的一部分。

当然,这是精英才享受得到的选择跟时代。
普通人,天天想着当和平狗,乱世人的日子简直宁人发指。尤其是司马昭这样自私的皇帝,只差全天下都装进他的小金库里。偶尔也特别低落的想,为何这个时代的故事总是让我们联想起当今,这么多经验已经总结好了,如今都不用思考便信手练来。

朝着这个路子想的话,不好,不能多说,自个闷着想。
我经常梦见陶渊明的哪一方空间,那一番描述,那南柯一梦,我以前总是只羡慕那种安定跟平和。后来,总是想,想的是他为何要过这样的生活,真的就这么糟吗。

也许,也许,也许吧。
9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易中天中华史:魏晋风度的更多书评

推荐易中天中华史:魏晋风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