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一些与学术无关的有趣的内容

間もなく
2015-03-10 看过
【第46页】1941年
在所期间,耕望与钱穆无话不说,乃至初恋情事,也告诉了钱穆。钱穆还代耕望谋划,拟让其能有机会到重庆去一趟。后因女友的一时不慎,而不得不分手。耕望情绪低落,万念俱灰。进而招致长期伤风,精神欠旺。钱穆不时劝解,要为耕望另介绍一女友。然经此打击,耕望深知自己太重感情,做人做学问都不执著,只感情不免太痴执。故惟愿埋头读书,不欲再陷入情网。

【第55页】1944年
在渝期间,耕望曾听顾颉刚自我评论,深悔年轻时名气弄得太大,不能安心工作,对于史学并无多大贡献。

【第90页】1952年
据时任史语所考古组研究院的石璋如回忆:……过去傅(斯年)先生安置研究院所考虑的是远离市区,南京的研究成果不佳,就与研究人员晚上多跑出去活动有关。

【第188页】1969年
是年,谭宗义曾将纽约市立图书馆东亚部所藏大陆出版之《文物》杂志,影印寄给耕望参考。耕望去信,告其赴美不久且家累甚重,不当为此花费甚钜。谭乃回信报告,彼处科技发达,所费不多。

【第231页】1978年
指导新亚研究生张伟国完成学位论文《中古黄河津渡考》。
(这位张伟国应该就是后来至北京大学师从田余庆先生的吧?)

【第235页】1979年
谭宗义又为耕望夫妇安排随团旅行华盛顿,并于启程前一日,陪至第五大道散步……未几,严夫人问谭宗义先生去了哪里。谭四处张望,但见耕望于前面行人通道自西徂东走一过,返后告诉二人,东西六十八步,约一百五十尺。

【第282页】1986年
其时友朋间颇关心“九七”后香港之前景者,耕望对此持乐观态度,认为不会有大动乱。

【第323页】1994年
致中兴大学历史系宋德憙一信:……一个有希望做学问的人,三十几岁正是猛力充实自己的阶段,任此剧职,损失很大。而且在人事上也会吃力不讨好。本学期已将结束,如果下学期能摆脱此类琐务最好!


此外,书中提到严耕望先生学生李启文。1996年,《历史地理》第13辑刊李启文《西汉勃海郡初置领县考》,对周振鹤先生的观点多有辩驳。据上课听闻,似当时及现在都对这位李启文先生并无了解,故找了一些资料贴在这里。

我一开始检索出《怀念我们的老学长严耕望先生》一文,其中指出“《唐代交通图考》第6册和《魏晋南北朝佛教地理稿》由其晚年钟爱弟子李启文先生整理出版”。我才知道《唐代交通图考》第6卷是由李启文整理(李启文还整理了《唐代交通图考第一至六卷引用书目及纲文古地名引得》),大概是因为平时对唐代关注较少,不够敏感。第6卷前有李启文的《整理弁言》和《后记》(下文作《后记1》)。同时《魏晋南北朝佛教地理稿》也附有《后记》(下文作《后记》2)。除此之外,李启文还编撰过《新亚研究所图书馆简介》。他似乎专门整理严耕望的遗著,如近期出版的《中国政治制度史纲》。

以下为相关编年:

1986年新亚研究所硕士毕业,论文题为《汉代之物产》,导师严耕望。(据新亚研究所网站)
1991年师从严耕望读博。(据本书)
1997年新亚研究所博士毕业,论文题为《魏晋南北朝水利事业研究》,导师严耕望。(据新亚研究所网站)
2000年秋,任教于香港大学。(据《后记》1)
2004年4月离开香港大学,或转入香港中文大学(据《后记》2)。但根据2004年召开的“香港史家与史学研讨会”会议程序来看,李启文所属单位为新亚研究所。
至少在2013年10月,李启文是新亚研究所管理委员会成员(据新亚研究所网站)。

李启文目前的具体情况暂不能知晓,但本书作者后记称“感谢香港大学的李启文先生”,且这篇后记写于2014年5月,那大抵李启文目前在港大,但我没有找到更多的证据。另香港《大公报》副总编名李启文,虽然照片看来年纪不小,但新闻说这位分管经济新闻,应该不是。
8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严耕望先生编年事辑的更多书评

推荐严耕望先生编年事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