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灵魂的历史

拔刀诀
2015-03-05 看过
丹麦勃兰兑斯的六册《十九世纪文学主流》,是大学里西方文学史老师推荐的书。当年在学校图书馆里借过,那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初版,六册书分不同颜色封面,从 1980年起陆续到1986年才出第六分册。当时只是大概翻了翻,虽然惊叹于勃兰兑斯优美的文字,却没有耐心认真读完。年轻的时候,耐心真是很稀罕的东西。
但是对这套书,心里一直有种感觉,好像埋了一件宝物一样,总有一天,我会把它挖出来,可以真正欣赏它,了解它的价值。
毕业后,曾经在沈阳太原街书店看过一套,不知道什么原因没买,再去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为此后悔了很长时间。现在手里的这套,是人民文学出版社新版的第二版, 2009年出的,在亚马逊偶然发现,立刻下单买下。
春节前开始读,才看完第一册《流亡文学》

勃兰兑斯 1842年生于丹麦哥本哈根,1864年至 1871年漫游欧陆,回国后在哥本哈根大学教授文学。《十九世纪文学主流》即是他在大学里的讲义。这是一部文学史,又远远超越了文学史而成为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上半叶欧洲的心灵史和思想史。
勃兰兑斯在评议作家作品时,往往把历史传统、社会生活、时代思潮、文化背景、流派传承和作者的个人经历互相印证,综合分析,他的文字丝毫不亚于他笔下的那些浪漫派大师们,优美又充满热情。
他说,“文学史,就其最深刻的意义来说,是一种心理学,研究人的灵魂,是灵魂的历史。”

第一分册之所以叫做《流亡文学》,是因为勃兰兑斯在这里提到的那些作家,大部分是流放或流亡者。他们为逃避世纪之交法国的两大暴政:国民公会和拿破仑帝国专政,纷纷离开法国去到瑞士、德国、英国或北美。“只有在这些地方,独立思考的法国人才能存在,也只有独立思考的人才能创造文艺,发展文艺。”
勃兰兑斯说,十九世纪的第一批法国文学家,他们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憎恨恐怖统治和拿破仑专制,另一共同点是,作为十八世纪的继承者,他们处境都很困难,因为这个世纪留给他们的遗产正是他们所反对的那个帝国。“十九世纪的大门打开了,他们在门前凝神窥望,预感到会看到什么情况,甚至相信已经看到,各自都根据自己的禀赋和愿望,想象新事物是什么样子,并作出自己的解释。”
在《流亡文学》中,他分析了卢梭《新爱洛依丝》和歌德《维特》的影响,综合论述了夏多布里昂的《阿达拉》、《勒奈》,斐南古的《奥伯曼》,夏尔诺蒂埃,贡斯当的《阿道尔夫》,近半篇幅给了写出《黛尔芬》、《柯丽娜》和《德国论》的斯塔尔夫人,最后是写《十八世纪法国文学简介》的巴朗特。他把他们看作是一个互相交织的整体,“这些人站在新世纪的曙光中;十九世纪的晨曦照在他们身上,慢慢驱散了笼罩着他们的奥西安似的雾气和维特似的忧郁。”

这本书我看得很慢,信息量太大,有太多的美需要领会,一段文字,常常要回过头去反复看几遍。平时一小时能看五六十页,读它却要花费双倍的时间,得到的也是不止双倍的快乐,既有精神上的,也有纯粹文字的。
勃兰兑斯这样描述《柯丽娜》的悲剧,“她企图把天才的幸福和爱情的幸福交织在一起,正像她在主神庙被带上的花冠是长春花和月桂交织成的一样。但这是办不到的;它们松散开来,织不拢去;柯丽娜这个得到灵感的女预言家成了被压垮的陷入绝望的许多人之一,通过她的口,本世纪的天才发出了对社会的抗议,这个社会就像这表面上安然无恙的市镇,将受到火山烈焰的破坏,这些烈焰在整个动荡不安的不幸的十九世纪从未熄灭,而是一次又一次猛烈地燃烧起来。”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十九世纪文学主流(共六册)的更多书评

推荐十九世纪文学主流(共六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