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的示意及传播

玛丽泰斯提撕
2015-03-04 看过
    勒莫在《黑寡妇——谣言的示意及传播》 一书中针对谣言这一问题提出了他的看法。他认为谣言是个难以界定的对象,所以他研究的方法是“当缺少确定性时,提出一些不确定因素,同时希冀研究的材料至少在某些情况下不会迫使我们暂时中断我们的判断”。他将谣言的产生拟化为幼虫阶段、蛹阶段和出茧阶段。幼虫阶段就是既存在又缺席、既知晓又忘记的往昔。而蛹阶段实在性如同社会环境界,消息是可以内外相通的。勒莫用了一个拉普拉普鱼的例子说明谣言的传染、潜伏以及爆发。幼虫阶段在神话层面上就是拉普拉普这位部落首领在一个成为群岛象征中心的岛屿上活动,而在经济层面就是鱼店老板和肉店老板之间的竞争。而在蛹阶段,谣言从周围向中心,从沿海村庄向首都传播,经济竞争变质成了战争和威胁。由此可知,谣言的形成是渐变的,最初的雏形在传播中不断具体化。(谣言的产生)
    
    勒莫试图为谣言下一个定义,或是说给谣言打个比喻。谣言(rumeur)一词处于Remen和Rumex之间,Rumen是瘤胃的同义词,Rumex(酸模)在民间的成语变成“欺骗别人、让人相信”的意思,这一比喻很好地表明任何谣言都有一段思索的时间。勒莫认为最能涵盖谣言一词的通常意义的说法是:“有关一个引起公众兴趣的物体、事件或问题,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的报告或未经正式的说明。”为了探讨谣言的定义,勒莫引用了两则例子。第一则发生在美国低廉租金住房里,一位社会咨询员试图给房客联合会以新的推动却被认为是在该地区渗透共产主义。而第二个例子则表现了达布鲁瓦总督在流亡贵族收买的保皇派强盗到达法国领土时的反应。谣言创立另一些渠道或以不为人知的方式利用现存的渠道,于是建立了一个功能链和一个比功能链更复杂的情感链,因此谣言是不属于理性范畴的。从谣言现象中,我们可以看到态度的不确定性,这既阐明了谣言的含义,又强调了谣言是超越了理性范畴的。(谣言的定义)
    
    然后勒莫引用了在热带观赏植物丝兰中发现蜢蜘的谣言,说明谣言在本质上是双重性的。谣言是自相矛盾的,既要提供消息又要起到暗示作用。提供信息对谣言来说是重要的,谣言传播的某些信息过分的离奇也会引起谣言鹊起。作者又引用两位美国老妇人在饮料中发现小鼠的谣言说明谣言的直接性只是孵化阶段的特征,而谣言的现实性超越了短暂的间断,因此谣言也有持续性的一面。谣言具有双重身份,既有实在性,还存在着不可见的联系。从以上列举过的例子可以得知,谣言主要是以它的目标来确定自己的,所以谣言又是一场形状的游戏,是一件缺席物体的幻觉。勒莫通过对2个人变成3000暴徒的例子的分析,回答了为什么谣言一旦出笼我们就不能够再控制它的问题。答案就是因为形象的集体意识被疑惑了。(谣言的特征)

    勒莫认为,谣言使用和改变了毗连推理。勒莫举了金夫人的复活的例子,在人们口耳相传的中,金夫人死而复生。人们对提供的信息只会记住那些在想象中引起反响、停留在脑海里的信息,所以无论金太太是否出现,谣言都是获胜者:金太太出现,谣言展现了愿望所要求的现实;金太太不出现,愿望就变成了现实。谣言只对那些对谣言带来的消息感兴趣的人才起到作用,因此很容易证明谣言知识的同质性。从金夫人的例子看出,谣言攻击的目的也是很明确的。

   因此勒莫认为谣言传播的信息存在二律背反:“一般情况下,我们不将谣言的两个组成部分分开:叙述(或报道的故事)和论说(或围绕这则“新闻”作的评论),论述是保证叙述的社会存在。”勒莫还引用了十三区的中国人的例子来阐释这一点。

    对于谣言的传播,勒莫引用了几个试验结果来探讨谣言是否存在目的论的结构。试验结果显示,故事在传递中被曲解得很厉害,甚至与原有的故事完全不同。从众多的实验之中,我们可以推断出谣言现象取决于整个总体条件,谣言现象与它所处的各种情景的变量无关。作者认为从谣言形式的特定条件出发,将它作为一个在社会领域之外的模型来进行。在谣言中,三种必然要做的事情是叙述—听取—传播。谣言并不是无意识地出现的,而是社会想象和社会文化及环境方面的特殊环境造成了某些表象的出现。(谣言的传播)

    勒莫列举很多实验室试验以及现场试验,指出这些试验在方法论上存在偏差。为了研究谣言使用的无谓重复现象,他运用了奥尔波特与波特斯曼所转述的关于安特卫普钟声的谣言例子。第二个例子是由彼得森和吉斯特进行的关于一则凶杀案的现场研究。在信息传播中没有任何失真,到最后反而演变成了含义丰富的形式,谣言愈传愈烈。

    在最后,作者区分了舆论与谣言的不同。他认为舆论是极易用概念来表达的,而谣言更易流入形象或隐喻的模子中,产生着新概念和新表象。
1 有用
0 没用
黑寡妇 黑寡妇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黑寡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