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被黑暗吞噬,就把自己变成发光体

黑蓝
2015-02-26 看过
坚定地为了一个词、一个句子而昼夜不歇。

读《猜小说》:

不错不错。
光说不错不够的话,其实我很想看你攒足了劲攒一个中篇,保持这个的紧致和弹性,但是更大,我有点贪心,爱大怪兽,因为怪兽看起来很爽,有彪悍有温厚,眼里精光四射,当然话涝松散泄劲的那种不算,那种就不能称之为兽了,那当然还是要小兽。个人爱好,贸然提出愿望。(顾湘)

喜欢这种像藤蔓一样缠绕的东西,潮湿的,泛着绿光的。(小卡)

就我个人而言。十分喜欢这种语言的“轻”,这种“轻”有很大的包容性。小说是让阅读者兴奋的,错综交叉和另样的线索(不仅是被讲述小说中的线索),读它不能不使读者思考到单纯的小说外的小说,读者必定要自己先交叉,必定要自己先编纂故事,这无疑是对作者智力很大的考验,而邱雷做的很好。小说是双重甚至是多重性的。节奏推进的很好,反复而且有控制的。(半天锈)


读《环状群岛》:

在一个虚拟的空间里推进的精确的描述,文本的结构正如它的题目,隐藏着错纵复杂的关系,很有意思。(陈舸)

整个小说令我联想到安东尼奥尼的电影《奇遇》。喜欢最后一段的叙述。语言和叙述都没有问题。(何兮)

叙述和故事都令人多少的感到一股奇怪的海潮的感觉。环状群岛本身的意象描述和虚化的很好,就好像是一篇真实的小说,在阅读时突然消失了一样。(亢蒙)

这篇小说让我比较佩服的地方是语言,或者说是语气在整篇都是比较一致的。在我看来它的灵感来自于波尔霍斯;既然如此,他至少能够呈现出未知事物给人带来的恐惧感,或者是快感。(lostboy)


读《复眼》:

你真的有第三只眼,能从一只蜻蜓的眼睛来看到散点的象素里的世界。这也是一个更加坚实的世界。
每一个词语都是一视点,都是一只眼睛,都是一个原点,就像散点透视一样。有一种与正常语感相反的力道,使之与读者保持着距离。
读这个小说的感觉,不像是你在读这小说,倒像是每个词语都是一只眼睛,在看着你。(盖子)

写得好。整个语言的节奏控制得很舒服。平缓的地方稳重、见功力,急促的地方有调控节奏的智慧。很容易“虚”、“糙”的地方都控制得比较好,使它们有了落实、从容。
我觉得最智慧的是临近结尾时再也没提蜻蜓。这个意识非常重要,它荡平了这篇小说可能出现让人反感的惯性模式。
估计你没看过午夜文丛里的《望远镜》(帕德里克•德维尔)。有空可以看一看。或许我是想说,你是不是应该考虑把这样的作品写“长”?否则你会像我一样,过段时间之后会觉得这样的方式只制作短篇,是一种浪费。虽然我们浪费的原因不一样。
我上帖最后一段,就是关于“写长”的意思是:篇幅在有效意义上的加大,可以使自己直面自己一直或当下存在的问题,要么使它们在本次写作中暴露,要么甚至可以在这次写作中解决。至少不会因为回避而接受熟练(或概念中惯性的)的处理。
这样说,似乎《复眼》显露出什么问题似的,不是,但它有熟练(或者熟悉)和忽隐忽现的“回避”。(陈卫)

一直在往后退,退成黑洞,退成一点。但却有着强大,难以拒绝的安逸和螺旋劲。(鲁卫)


读《调查》:

其实很轻松的。
大量的短句子让人不由得语速加快。(流马)


读《越过闪光的大海》:

《阿狄司,你也许会相信》中隐藏了意识相互交织的层面,而把内容直接对准人物,呈现的是最为直接的、明确的对“思念和渴望”主题性的描述和咏叹。邱雷的《越过闪光的大海》则是展示了意识交织、人物相互影响,而“思念和渴望”这类主题则在日常之中呈现瓦解和分裂的状态,显得暧昧不明但时常灵感一闪。
与这种暧昧不明的主题和人物意识截然相反的是这篇小说的笔法,融合在同一章节里面的交叉叙述,很明确地在三个人物之间跳动,暗示了某种相互影响,再来则是这篇小说在呈现事件和场景时候显出的干脆、爽利的风格,跟内容的内在意识是相背而行。作者好像有意割离他所提供的背景和细节同人物的思想的关系,把他们放置在一个凭空设置的脱离他们内心的场景之中,他所提供的场景描写,并非是人物内心的折射,而通常是在一个句子的结尾处添置上去的假相。用小说中一句话来讲,它们不属于任何一个故事,但本身成为一个故事。(陈树泳)


读《疱疹》:

相比于另外两篇直接以性为描写对象的小说(《积雪未消》和《沿着来时的路不走回去》),它们站在一个稍远些的地方,甚至会暂时脱离故事的整体语境,走进角落去细究起主人公在某一方面的爱好(《疱疹》里的音箱),而这样的谈论,借用《疱疹》中的话来说,就是“丰富而不泛滥。丰富里还有坚定的一致。”(不有)


读《错觉建筑物》:

《错觉建筑物》语言沉着准确,使人如同亲历。我猜想可能也是作者近两年来自己也比较中意的作品。(生铁)

简单而掷地有声。(shep)

在《错觉建筑物》这篇还乡小说的开头,主人公仍是以一种刻薄、城市的眼光在打量景物,但从他对色彩、光线极尽谦卑的描述上,早先对待景物时还会有的居高临下的姿态已经融入了乡野自身的温度和光层,他随着乡野行走,甚至会心甘情愿地迷失于其中,当结尾那句犹如铁钉般的短语“朝前走”迸发出来的时候,作物天生的乐观与抗争、脆弱与顽强,都结结实实地长在了叙述这棵沉默的枝干上。最终,在这个玲珑的题目之下,邱雷不事声张的叙事为引爆雷声蓄满了电荷。(不有)

不管怎样曲折、崎岖和昏暗不明,我们总还是有一些可供借鉴的东西;我们的头顶仍还有光线——而是当一个作者进入到成熟状态后的黑暗前途。那是一片无光的黑暗世界。作者不再有什么可供依凭的参照物。除了把自己变成一个发光体这唯一的办法外,剩下的结局都只是被黑暗所吞噬。(shep)

像一条多年前投在白墙上的黑影子此刻又浮现眼前,我不禁猜想他(或者某个他的替身)会在某段时间里,固执而坚定地为了一个词、一句句子而昼夜不歇。面无表情,心如刀割。(冯与蓝)

未能获悉是否因为邱雷的思想中具有哲学底蕴而使他的写作趋向理性,但他在写作中由语言流露出来的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理智,从而规避了“文人”写景写事时容易出现的抒怀感世,进入小说家角色的将诗意冷却以沉淀出底蕴,因此他所完成的作品,具有温厚的底蕴和清冷质地,既让人感到沉稳,又使人读到柔情。(陈树泳)


从来没有一种风格,能够指引写作者在黑暗中独行;只有活的写作者,在不停地给风格输血。
2 有用
1 没用
越过闪光的大海 越过闪光的大海 评价人数不足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越过闪光的大海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