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载娥眉法医梦

小米=qdmimi
2015-02-21 看过
当年在课堂上听老头子讲案例时感觉法医真是个高冷的职业,哪成想如今它竟成了各种剧集里主角的热门行当。这几年“女法医小说”大量印行,大概是因为尚有兴趣一本一本追看厚如砖头连续作品的家伙年岁至少跟我相仿,当年都曾为了电视上的聂宝言沉迷不已。
那是我第一次在快餐般的虚幻剧集世界里感受到生命的真实和重量,一路追到底才知道职业的妆容、过人的脑力、难测的性格、情爱的纠葛、生死的无常这一切看似促成女法医独特人生的东西,其实散布在每个人的生活之中,只是不常以凶案尸体这些刺激性形态展现而已。娶一个聂宝言这种睿智冷酷又带点神秘和悲情感觉的姐姐回家,这念头一蓬蓬地蔓生了好些年,当真少年心性。

后来第一次在书中遇到的聂医生同行正是斯卡佩塔。那时她比现在嫩些,却一样面临着作为法医和作为女人两个层面的压力,作者康薇尔写得很用力,她明显在用自身的经历与见识搭建一个完整的世界,这让斯卡佩塔系列在以倒卖情节为主的同类作品中显得相当不同。康薇尔说过:“对我自己来说,生活在一个我所描写的世界中,这一点很重要。如果我希望我笔下的人物去做些什么或知道些什么,那么,我会尽力去做这些事或知道这些东西。” 只是没想到,她与斯卡佩塔真的共同成长了20年,《不存在的凶器》已经是这一系列的第18部。

二十年的积累,斯卡佩塔医生在《不存在的凶器》中已经是经验丰富的美熟女领导,然而这个行业的特点仍旧让她不得不直面现场和背后的真相。故事延续着残酷的第一人称视角,爱人的不信任、助手的嫌疑、紧绷的解剖推理与心力交瘁的选择辩白交织出一种特有的氛围,只有尸体沉默而诚实。
斯卡佩塔系列在人物的心理纠葛上着墨甚多,对解剖间的细节描写倒是克制而适度。利用整体氛围的营造一步步逼近真相,这种不疾不徐的节奏也许只能存在于这种数十卷的“世界式”架构之中。平心而论《不存在的凶器》最终的解谜部分没什么出彩之处,但斯卡佩塔于万千头绪、猜疑、假相中挣扎脱身的过程才是真正的故事主线。

当年曾经给几位同以女法医为主角的女性作家作品开列过关键词,凯西•莱克斯是悲悯,苔斯•格里森是细节,而帕特里夏•康薇尔则是真相。她们的女法医系列作品有着几个共同的特点:长——篇幅和时间线蔓延不休;冷——整个故事总给人一种独对尸床的冰冷气氛;贫——人物总在经历着从贫瘠之地自我拯救的心路历程;混——书中的世界虽偶有阳光,但大体总深陷于混浊不清的雾霾之中,再锋利的手术刀也无法根除种种恶疾。
前年有起“首席女法医辞职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追看新闻时我想起了曾经迷恋的聂医生和仍在成熟中的斯卡佩塔,终日面对尸体和冤假错滥的她们应该最清楚自己并无再生的大能,当她们已经无法代替死者向生者诉说最后的真相时,退出会不会是最好的结局?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不存在的凶器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存在的凶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