祥林嫂小传

Claire Tsai
2015-02-13 看过
    今天来说说祥林嫂。
    性情。
    这是我首先能想到的能够与祥林嫂相勾连的词汇,也许这并不能得到广泛的支持,但我却要说,她是个性情女人。
    然而这样的真性情在祥林嫂身上并没能给她带来怎样的好处。她本是个健壮的农村女人,有着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死了丈夫逃到鲁镇,干起活儿来也不歇息足足抵过个勤快的男子,祭祀前后更是忙前忙后。过了年关,婆婆来“寻”她,将她绑了回去丢到山沟沟里老贺家赚了一笔彩礼钱给小叔子娶媳妇,这女人便一路嚎骂,拜堂撞了个大窟窿在额头上,鲜血直流......然而终于她还是肯了,第二年有了阿毛,她男人壮实却得伤寒死了,孩子又在春天叫狼给衔了去了。再回鲁镇做工,她便目光呆滞、头发花白,精神也萎靡不振了。
    祥林嫂是个被践踏、被迫害、被鄙视的性情中人,她面对这一切时只是表现了自己能做到的一切反抗,她逃跑、她嚎骂、她自残,然而她究竟还是个女人,阿毛的离开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祥林嫂是崩溃了的。
    祥林嫂用不停地向周边人倾诉阿毛离开的经过来博取一点同情,或只是单纯地发泄让自己受惊的心好受一点,她执着地寻找并抓住一切可以引出她的阿毛的故事的字眼来,她需要诉说,需要别的人来分享她的寂寞,需要关怀和理解。“她未必知道她的悲哀经大家咀嚼赏鉴了许多天,早已成为渣滓,只值得烦厌和唾弃;但从人们的笑影上,也仿佛觉得这又冷又尖,自己再没有开口的必要了。”
    于是她的性情得到了不公正的冷眼的对待,祥林嫂只好敛了笑容,旋转眼光,自去看雪花。
    祥林嫂的性情又显现出来了,她听了善女人柳妈的话去花大价钱捐了条门槛,愿做她的替身,千人踏万人踩,来弥补她这辈子跟了两个男人的罪过。
    又到了祭祀的时节,“不干不净的东西祖宗是不吃的”,祥林嫂成了“可怜而伤风败俗”的人,在这样欢乐而又祥和的祝福气氛中,祥林嫂是不能参与的,她独自只好悻悻地思考什么魂灵的事,死了的一家人,可以团聚的么?
    祥林嫂到底还是世间不多的性情女子,她该是相信了魂灵这样的说法,也依了捐门槛的法子,才去阎王那里和她的男人和阿毛团聚了。
“不早不迟,偏偏要在这时候——这就可见是一个谬种!”四叔是不愉快的,然而这终于不能影响鲁镇一片祥和的新年气氛,和空气中弥漫的火药香传递的祝福。
2 有用
0 没用
祝福 祝福 9.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祝福的更多书评

推荐祝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