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称为‘骡’,却不是……

日新
2015-02-10 看过
很想写一写马巨擘和骡。
        基地与帝国的最后一章很震惊,我没有料到马巨擘就是骡,知道以后,也就轻而易举地知道了骡阴谋败坏的原因。
        马巨擘自幼受人冷眼嘲笑,发现自己拥有控制别人感情的强大变种能力,希望报复童年的悲惨境遇,把银河系踩在脚下,成为银河系的新霸主。他所向披靡,自称为“骡”。为了进攻基地,伪装成小丑。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却输在了最后的关头。原因就是贝妲,用书上的原话说:“为什么——因为尊夫人就是我的错误。尊夫人与众不同,在我一生中,从来就没有遇到过第二个。在我还没有控制她的情感时,她就开始喜欢我。她既不嫌弃我,也没有觉得我滑稽可笑,她就是喜欢我!过去从来没有任何人……唉,我……非常珍惜。虽然我能够操控所有人的情感,最后却被自己的情感愚弄了。我一直未曾碰触她的心灵,你懂了吧,我完全没有影响她。我实在太过珍惜自然的情感,这就是我的错误——最大的错误。”
        最后,贝妲恐惧地推理出了身边的小丑马巨擘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骡,马巨擘也最终失去了惟一一个真心对他好的人。
        如果,马巨擘从小受人关照,而非冷眼嘲笑,他怎么会变成骡?想想《美女与野兽》中的野兽,巴黎圣母院的那个敲钟人。那些心灵善良的人因为他们的外形,承受了多少难以承受的痛苦与折磨。以前看过一个纪录片,专门研究犯罪的心理。发现很多连环杀人案的杀手都是天生基因独特,如果好好研究他们其中一段决定同理心、犯罪心的基因,会发现其异于常人,可以称他们的基因为“犯罪基因”。但是也有人有所谓的“犯罪基因”,却没有做出伤害人的事,究其原因,大部分是受到家庭的温暖,所以抑制了伤害别人的念头。
        那是天生缺乏同理心、人道心的人,而那些感情与常人无异,却因天生的畸形,常常受人嘲笑的人呢?然而,一般人是很难体会其中情感的。再次引用原话:“身为一个畸形人,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对于这个事实,我自己完全心知肚明。刻毒的嘲笑、讽刺始终围绕着我——与众不同!非我族类!你们绝对无法想像那种滋味!”
        当我想愤慨地批判的时候,一丝绝望的理智把我的感慨压了下去。基地中的“谢顿体系”就像一个宿命,他预料到了会发生的一切,银河系的发展怎么都无法逃脱它自身的发展规律。人性,岂不是如此。看到畸形人,还是会有人要嘲笑,他们还是注定要伤痕累累。我本想说,如果你的心善良,就算你面目丑陋令人生畏,那又如何?如果你仪表堂堂,却无情冷漠,我又有何必要真心相待?虽有所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所幸如果可以相处时日,就可以发现是不是败絮其中。我想为他们呐喊,为什么明明一颗敏感善良的心,却背负这样的遭遇。可是想想,这似乎是无可奈何的事,就好像银河系的历史河流不会逆转,银河帝国的没落势不可挡一样,虽然比喻的有点牵强。如果这种基因不优良的人类生来就要遭受这种待遇,幸运的可以遇到善良的人,不幸的饱受唾弃,难道不是令人绝望的么!
        说到变种人问题,又想起了X战警,基因突变带来的人种内讧,把矛头指向了十分矛盾的问题上。一方面,正常人骄傲自负、对变种人排斥拒绝,另一方面,变种人努力想争取自己的地位,想和正常人一样有头有脸地生存。要想改变潮流非常困难,但是时机成熟的时候却可以顺利过渡、一蹴而就。就想哈定解决第二次危机,利用商业贸易推翻宗教统治一样。反观现实,贫富差距带来的矛盾其实就和正常人和变种人的矛盾一样,后者可以说是很好的科幻题材,也同样是社会现实的科幻版本而已。
        话题好像有点扯远了。下次有机会还可以聊聊三体和基地的思想。现在就讲回主题吧。像马巨擘这样的人,受到唾弃可以理解,但是他自己还是有办法让伤害降到最低的方法。怪兽虽怪,如果他愤世嫉俗,更没人愿意理解。世上能有多少救世主,所以就只能自己做自己的救世主了。不能指望着有人能够不计回报,感化你长期被忽视的心、安抚你遭践踏的情。类似《剪刀手爱德华》这类的电影总是很能感动我,爱德华被创造出来就带着一个机械手,他虽然内心总是感觉很卑微,但没有像马巨擘一样报复,这,也算是悲剧中值得庆幸的吧。
        刚刚提到一个话题,就是分化问题引发的内部矛盾。这有没有可能是下一个谢顿危机的主题呢?如果阿西莫夫仅仅是看出了宗教和贸易对历史的影响,那科幻的天地还有很多未开垦的处女地吧。但是比起刘慈欣在三体世界绕来绕去,阿西莫夫臆想出如此庞大的银河帝国,还是过瘾多了!
        再次引用原文结束吧,看看骡强大的外表下,那颗敏感、受伤、渴望爱的内心,还可以从中触摸到可以称为他内心最深处的柔软秘密,最初,只不过是对爱的渴望,仅此而已。“骡的那一双伤感的褐色眼睛,仍然是原来马巨擘那双伤感又充满爱意的褐色眼睛。他对贝妲说:“我不会杀你,也不会杀害你的丈夫。反正,你们两个已无法对我造成进一步的伤害。杀了你们也不能让艾布林·米斯起死回生,我的错误都是咎由自取,应该由我自己来承担全部责任。你的丈夫和你自己都可以离开。放心地走吧,就冲着我称之为‘友谊’的那种情感。”“如果造化另有安排,我可以轻而易举地让你感到快乐,虽然那种至高无上的喜悦是人力的结果,可是却与真实的情感无分轩轾。可惜造化弄人,事与愿违——我自称为‘骡’,却不是……显然不是因为我过人的力量……”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基地与帝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基地与帝国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