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属于你我的众生之路

Shitman阿勇
2015-02-09 看过
萧伯纳曾赞誉巴特勒为“十九世纪后半期英国最伟大的作家”,这评价是过高了些。

巴特勒生前默默无闻,直到《众生之路》出版依然如此。借着萧伯纳的评价,他的《众生之路》多少受到了些关注。这多少和他在书中所批评的现象相类似。如果萧伯纳本就是一个市井平民,他的赞誉还会有价值么?这本书还会获得现在的地位么?

《众生之路》以作家奥弗顿的口吻讲述了庞德福家族三代人的故事,主人公恩斯特的父亲西奥博从小受到严苛的家庭教育,顺着父亲的心意做了牧师,生活刻板,单调,热爱摆弄钱包。他把父亲对自己的压制变本加厉的施加到恩斯特身上。恩斯特的前半生在家庭沉闷的枷锁中度过,后来意外入狱。他重新审视自己,经历了一段磨难后继承了姑妈的大笔遗产,终于回归自我。

小说通过第三人称叙述,在叙述的方式上并没有什么新意,和维多利亚时期其他现实主义作家的作品一样,有一股旧书箱的味道。小说情节的推进也非常乏味,本来十分缓慢的情节进展也被作者的评论所打乱,从结构上来讲甚至根本不能叫小说。小说中的冲突设置的有些突兀,而主人公的一些思想变化也变的太快了些。年轻人的确是多变的,但是作者笔下的恩斯特脑筋也还是相对单一。不过这也是自传体小说的特点吧。想一想《人性的枷锁》,毛姆这样善于说故事的人都能把自传体小说写的那么乏味,也就可以理解。不过的确,《众生之路》的优秀之处并不在于其作为小说的部分,而是作为作者观点表达的载体的部分。巴特勒用在那个时期几乎不常见的讽刺手法完成了这样一部小说,还是值得称道的。

巴特勒在书中对当时社会各方面做出了大量的评论,大量的讽刺充实了小说薄弱的细节。他批判当时沉闷的社会风气,批判严肃的家庭教育,最主要的是他近乎是以攻击的态度批评宗教带来的影响,这在当时是不常见的。但是这些讽刺就其深刻性而言不比俄国作家,就其幽默而言又无法媲美法国作家和美国作家,实在称不上评论家口中的“辛辣的讽刺”。不过在维多利亚时期,这些讽刺还是有其分量。也正是因此,巴特勒获得了比肩斯威夫特的的美誉。但是仅凭这些是无法让巴特勒跨入“伟大”的行列的。

这本书的题目叫《The Way of All Flesh》,主人公出生在中产阶级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后来又凭借金钱和关系得以进入剑桥,顺利得到教职。受到一点挫折之后,又接受了大笔的遗产,生活十分富足。这难道真的是”众生“之路么?”众生“都是生来富贵的么?这归根结底还是一个一开始逆来顺受后来又叛逆起来的富二代的故事(最终也没有成熟)。虽然作者一再的批判上层社会的虚伪,虽然他对当时的金本位价值观进行了激烈的讽刺,但他还是过多的在个人的角度看待问题。伟大的作家是跳出自我来观察这个世界的,很显然巴特勒的脑袋还是被他的身体束缚住了。他站在自己的立场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这是好的,但是这些观点的价值有多大,就很难说了。他的这些观点,不管是对家庭,对宗教,还是社会习俗,对道德,都有一股奇怪的公知味。

客观的说,《众生之路》还是一部不错的小说,既可以给小朋友看,告诉他们应该勇敢的追求自我的价值,又可以给父母看,告诉他们不要太多的束缚自己的孩子。但是若作为艺术来评判,这部小说的水平就真有点低了。
2 有用
1 没用
众生之道 众生之道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推荐众生之道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