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杀了他?

誰也不欠
2015-02-07 看过
又读一遍,分析如下——

毒胶囊是准子用一瓶新买的药做的,共12粒。
准子带去穗高家,放进小药盒2粒,后穗高不知道药是何时放进去的,在美和子的劝说下,扔进客厅的垃圾桶里,还余10粒。这2粒被贵弘捡走,1个给猫做了试验,1个自己保留。
准子自杀吃了1粒(验尸结果证明她吃了1粒),还余9粒。
雪笹跟踪搬尸体的穗高和骏河在准子家发现毒胶囊时,看到准子做失败而散落在桌子上1粒,瓶子里还余8粒,然后雪笹、骏河各拿了1粒,余6粒,也正合雪笹离开准子房间时看到药瓶里的数量。雪笹拿的1粒没用,最后交给了加贺,骏河拿的随恐吓信给了贵弘。
但警察到准子家发现尸体时,包括散落的1粒失败的毒胶囊,发现了6粒,即瓶子里应是5粒,差的1粒内容里没有直接交代被谁拿走了。

——————
综上,他们的毒胶囊下落如下:
贵弘有3粒毒胶囊,1粒喂猫,1粒交出,另1粒可能被放进药盒。
雪笹、骏河从准子家拿的都已明确去处。
未知的那1粒也可能放进药盒。

——————
贵弘下毒的机会只有婚礼前一天晚上,他和美和子在酒店餐厅吃晚饭后,美和子去洗手间,把药瓶留给他,当时药瓶里有10粒胶囊,小药盒美和子说在房间里,所以贵弘能做的就是把他从垃圾桶捡来的2粒中还剩下的1粒跟这10粒真胶囊中的1粒掉包,或者他根本什么都没做。(即使他换了药,这粒药刚好被美和子放进小药盒的概率也只有十分之一,而美和子剩余的9粒经过检查都是没毒的,这十分之一真的中了?我更愿意相信贵弘没有在这个时候下毒。)
婚礼当天,美和子和贵弘在酒店餐厅吃早饭,之后穗高、骏河、雪笹、西口绘里都来了,美和子说药瓶药盒都在房间里。美和子和雪笹去了美容院,之后贵弘回房间收到恐吓信和毒胶囊,再去美容院时遇到西口绘里拿着美和子的手提包。后来美和子、雪笹的陈述都证明手提包贵弘没机会碰,而小药盒是雪笹当着美和子的面直接给西口绘里,然后西口绘里-骏河-侍应生放到新郎休息室入口处的。
这中间,可能掉包的当然是骏河,而他的毒胶囊来自准子房间里最后下落不明的那粒。他住在同一楼,当他决定借贵弘之手下毒时,考虑到贵弘未必会下毒,保险起见,自己在当晚又去拿1粒毒胶囊的可能性很大。当然,雪笹也是有可能再回去拿1粒的,虽然有点牵强,但并不能完全排除。
但是如果不是在传递这个药盒的过程中掉包,而是在侍应生放到休息室入口后再去掉包,那么三个人就都有可能了。可仍然是骏河最有便利条件,他是新郎方面的人嘛。
而加贺最后说,药盒上有不明来历的人的指纹,能听懂这番话的人,就是凶手。那么那个不明来历的指纹不是在场的各位不是穗高,又是本应留下痕迹的人,是谁呢?因为药盒是穗高和前妻一起买的,所以这个痕迹是前妻的。那么能听懂这番话的,就只有骏河了。
不管贵弘有没有下毒或下毒是否成功,骏河为了更加保险,都将小药盒里的药用他最后偷的毒胶囊掉包了,所以凶手是骏河。而换出来的,他不知有毒无毒,即使还在他手里,他也不敢拿出来证明自己清白。
还有一个细节是,婚礼现场最关心穗高是否吃药的是骏河,他曾跟委托送药盒的侍应生确认过新郎有没有吃药,他总不会是担心新郎在婚礼上出丑才问的吧?如果他那时已经下药,就是在确认何时会毒发,如果他还没有掉包,就是想知道还有没有掉包的机会。

只是…加贺是掌握了什么而如此笃定骏河是凶手的,我没明白。
28 有用
5 没用
我杀了他 我杀了他 7.4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5条

查看全部15条回复·打开App

我杀了他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杀了他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