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钱穆看今朝

Mr. L
2015-02-02 看过
读书思考离不开反观当下。近来炒的沸沸扬扬的三个决不,恐怕关注中国的人都不会觉得陌生。

教育部长袁仁贵在2015年1月30日的座谈会上强调,要“加强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决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

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刚要吃午饭。半晌没有说话。祯问我何事,我不能言。

这两年来思想界的风向转变,恐怕有一些政治嗅觉的人都不会没有感受。

2012年5月,在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年之际,中国作家出版社推出《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百位文学艺术家手抄珍藏纪念册》——由100位当代文学家艺术家联袂抄录。除了王安忆和少数几位文人之外,其余作家均照抄。2013年,我的一篇文章已经终审,竟然因为结尾部分提到“城墙要倒”而被要求修改结尾才能发表,主编告诉我,三年前这样的文章想要发表,完全没有问题。2014年,“自干五”花千芳做了抚顺作家协会主席,而他对历史和汉文字的糟蹋,







...
显示全文
读书思考离不开反观当下。近来炒的沸沸扬扬的三个决不,恐怕关注中国的人都不会觉得陌生。

教育部长袁仁贵在2015年1月30日的座谈会上强调,要“加强对西方原版教材的使用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出现;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决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把各种不良情绪传导给学生。”

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刚要吃午饭。半晌没有说话。祯问我何事,我不能言。

这两年来思想界的风向转变,恐怕有一些政治嗅觉的人都不会没有感受。

2012年5月,在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年之际,中国作家出版社推出《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百位文学艺术家手抄珍藏纪念册》——由100位当代文学家艺术家联袂抄录。除了王安忆和少数几位文人之外,其余作家均照抄。2013年,我的一篇文章已经终审,竟然因为结尾部分提到“城墙要倒”而被要求修改结尾才能发表,主编告诉我,三年前这样的文章想要发表,完全没有问题。2014年,“自干五”花千芳做了抚顺作家协会主席,而他对历史和汉文字的糟蹋,却让人痛心疾首。2014年末,Gmail遭封,千万海内外研究社科学需要国内外交流的学者们无法与彼此交流。高考制度改变,得语文者得天下。2015年初,“三个决不”跃然纸上。思想界的转向常常是政治风向之前兆,了解中国历史的人不会觉得陌生。而当我们终于对当下政改之幻想彻底破灭之时,或许也可以借助古人的肩膀,审视今朝。

钱先生一再强调主权,我们不妨看一看。秦汉之前,贵族制度,王位勋爵皆是继承制度,因此主权在王(如周武王),王的亲戚(即诸侯),王的亲戚的亲戚们(即大夫)。汉代以下为门阀制度,王位继承,而勋爵等则可通过推举制度进行选拔,这样一来,虽然士人集团依然握有政治主权,但仕途毕竟是逐渐打开。及唐宋明则科举制度兴起,仕途便向庶人社会打开了。元清二代不能算是庶人制度,因为仕途主要由蒙古人,满人把持,而科举制度很多时候只是摆设,主权只在满蒙人之手中。这不得不说是历史的退步。如今主权在党,是为党天下。尽管过去三十年知识汲取几乎不受限制(高等教育),但要获得这种主权,则必须挤入政党中,所要修行的,自然是马列毛思想。而当下意识形态之转变可谓蹊跷 -- 因为以我的感觉,是欲反效古人的。西方寓指外来思想,很宽泛,可能其中就包括了马列思想。而要尊中国历史传统,要尊语文高于英语等其他科目,用中国梦来解释就不难看透。中国梦指的是弘扬中国文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2014年9月24日习以超规制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并发表讲话。自执政来他对孔孟的引用也不可谓不频繁。

那如果如是看,乍一想,钱穆先生可能会喜欢。有人说钱先生究其一生都在为故国“招魂”。与当时想要大废大立的胡适之不同,钱先生认为故国之历史绝不可不细看。“因事情太复杂,利弊得失,历久始见,都摆开在历史上。知道历史,便可知道里面有很多问题。一切事不是痛痛快快一句话讲的完。历史终是客观事实,历史没有不对,不对的是在我们不注重历史,不把历史做参考”。钱先生在中国历史中,看到了太多利弊。诚然,若论政治延续之时间,以及执政方式以及管理难度,中国实在不亚于任何一个存在过的古老国家。更重要的是,钱先生看到了,废后要立,立,不能脱离历史制度之遗留。但悖论就在这里:过去的三十年之所立,过去一百多年之真空,如何用古制来弥补?或者有人会说,这应当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不应用“决不”这样矫枉过正的言辞,而那三个“决不”,又颇有卧碑之感了。所谓文化者,此消彼长。如要抵制,便必是不自信。若文化过硬,何必在乎西学东渐。统治阶级开始收力于意识形态,又屡除异己,大权独揽,倒真真像是历史倒退,要回到君主专制了。中国梦是一个个人梦,这个梦必然将其他的梦都打碎,吸收到这个梦中 -- 而改革开放三十年来,靠的是地方吏治,摸着石头过河,是因为有地方官员勤恳耕耘的结果。要让市场说话,必然放权,不能如古代般节制资本,但政治集权又是收回权力,因此政权梦和经济梦两者本身就有矛盾,而稳定优先导致的这种矛盾的激化必然(当然还有经济结构本身)造成经济减速轨道慢行。我们不要忘了,政权之稳固,除了合法性,最重要的便是民生。那么之前的既得利益者在经济大幅放缓之下,日子自然是越来越不好过了。这时候再加以言筌,控制思想,统一意识形态,是堵高压水。过去的文化有他过去的原因,不能随意将他就拿出来宣扬,放置在轴心位置。每一个时代需要那个时代的思想,而这种思想,不是可以辖定出来的 -- 相反的,他应当是知识分子对当时情况的自发反应。因此在经济压力和言论不自由的双重压迫下,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的日子都不会很好过,但他们或许很能忍,也会一直忍下来(事实上纵使不能忍,他们又能做什么呢?这是当代政权的一个很有趣的特征),直到一些外生冲击改变这一切,或者统治阶级内部产生问题,甚至瓦解。

因此我想钱穆对如今文化风向之转变可能会有如下评论:制度的绵延是历史事件,思想的涌现是此时此景的有识之士为了解决当下特定的矛盾而实际地考量思忖得来的。因此强行结束某种思潮,而执意灌输另一种思潮不仅不符合时代潮流,也是非常低效的,甚至可能在废立之间留出真空。三个“决不”毫无意义,也没有必要。政治中心要有,权力也可以集中,但依然要注意不能矫枉过正。历史已经让中国社会非常平铺散漫,需要注意的是,很多事不可能中央事必躬亲,甚至地方也做不到,因此培养社会组织容许社会组织的存在很重要 -- 有社会组织的社会,不能太平铺散漫。

  @MIT, Cambridge, MA. Snowing Day
245 有用
1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8条

查看更多回应(38)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