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一则

籀善思高
2015-01-28 看过
张先生的书,当做一个通行于世的读本,而不能做一本学术参考用书。众所周知,学术参考用书,自郭氏庆藩以来,皆求四字“实事求是” 。张先生此书,有一些地方疏于考证而辄提新解,虽然做学术者要大胆,但是不能不心细。同为庄学大家的刘文典先生做《庄子补正》一书时,与胡适之先生书信中言道:““弟目睹刘绩,庄逵吉辈被王念孙父子骂得太苦,心里十分恐惧,生怕脱去一字,后人说我是妄删;多出一字,后人说我是妄增;错了一字,后人说我是妄改,不说手民弄错而说我之不学,所以非自校不能放心,将来身后虚名,全系于今日之校对也。””前人考证皆有其据,而且甚为谨慎。而今张先生动则称为庄学之新宗师,却有得大瑕巨疵,愚恐其未有宗师之实乎?
今百度百科收入张远山词条,内含其文“略谈古今中外的庄学之友”一片。若此文做游戏散文解,亦不妨一读。然而若是做一种不规范的论文来谈,则有近于谶纬之嫌。于此推断,恐其复原本注译亦难是做学术之书乎?
此书自刊行于世以来,未闻学术界对其有何批评见解,从此看,其书之价值,亦有不行乎?
5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庄子复原本注译的更多书评

推荐庄子复原本注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