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然而已

死人
2015-01-25 看过
只敢

断断续续的读完了的季老的这一本自述,心中积蓄着不知道怎样的一种情绪,正恰巧的适合了我之前一直相信的一句话:偶然的时间偶然的地点遇到了一件很神奇的偶然的事情一切都变成了必然,正如这句话所表露的那样,非常奇怪的在这个时候让我读到了它,像是一种注定的选择,在这时候读到了季老的人生。
  1911年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到玩着考试老是拿到甲等,到同时考上清华和北大,奇怪的毕业奇怪的回到家乡又离奇的去德国,继而被困在那里10年,回到故国,被重用,又遇到10年动乱被虐待,再改革开放,一生跌宕起伏,穷极人生之所有精彩。
  正如季老所说:这一生,同别人差不多,阳关大道、独木小桥,都走过跨过,坎坎坷坷,弯弯曲曲,一路走了过来。
  我才只有不到两轮的年纪,却一度自以为经历极多,简直是井底之蛙,可笑之极,虽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愚钝,可还是没能让自己走上正轨。人短短一生区区数十年,该如何度过,在认识的自己之愚钝之时就不停的叩问自己,如此之傻,不准备怎么行,要让自己死的时候可以笑面而去,在不留恋这缤纷的人间,想来也是可笑,才区区活过二十余年却已开始担心死的时候不够体面,真是可以哈哈大笑。
  饥饿而又寄人篱下的童年,年少无知的快乐,忆往昔离开母亲的痛苦,纷乱的人,邻居,亲戚,朋友,老师,人的一生是多么的复杂无知。
  想来我与季老是不同的,小时候的我可不会跟他一样喜欢打架喜欢欺负别人,我是夹着尾巴做人的,人可能正是一座天平吧,现在的我好像强大了许多,不怕事敢上敢为。季老疑惑这一个厉害的小时候为什么会造就了长大后性格内向的他,看来也是环境之所以然吧,“性相近习相远”,时间长了人的性格也会随着环境变化。
  “说句老实话,我当时并不喜欢读书,也无意争强,对大明湖蛤蟆的兴趣远远超过书本,”
这句话真是真真的说明学霸古之有已,如此不喜好学习不过还是拿到了很好的机会,真是让人羡慕。
  往往说来,选修课和有兴趣旁听的课才是真正的早就一个学者的诱因,一代又一代的优秀学者总是会说起在一个偶然的时候碰到的一门很快乐的课,然后又神奇的就不知道怎么的就上了这条船,之后慢慢慢慢的居然就真正成为了这方面的接班人,历史不停的重演,让人不得不唏嘘,也不尽然的说兴趣是极好的老师,倒也不是肤浅的运气极好,只是不爱学习的人成为了泰斗,那些张扬的学者最后却沦为了商人和走夫,这一点逻辑上说起来真的是一点也不合情合理,或者疑惑这合情合理倒是是不是合情合理呢。顺理成章的事情总是让人有一些怀疑,说来也是,人之为人,多少情愫里也难干干净净,只有这无意中做的事情,才能保持最本真,只有遇到那一点火星的时候,才会发现这引线的背后居然是一个自己都没办法发现的自己的一种执念吧。正和了诗句,有意栽花花不开,无意插柳柳成荫。
  年少轻狂看来是每个人都会犯的毛病,让我也偷偷的那么舒展了一下,原谅了一下年轻的自己,傻人办傻事,乐至乐之。可笑命运弄人,季老放着好好的邮递员不做,偏偏是报考了大学,稀里糊涂的被北大和清华一起录取,最后还押对了宝,得了留学的机会,真是有天助之感,不过也是后话,“少无大志”,可不是没有大的志向,只是没有明确的志向,随命向前走动。不过时代不同,在现今这快节奏工作研究分化极细的社会是不是这样仅随天命也能得到如此结果我等是不敢轻易尝试的。
  “受用终身的两门课”,谁人在人生中都会发生这种事情,别人无意中的作为宣讲,甚至是一个奇怪的人趣怪的行动,都能对旁观者的人生造成极大的影响,而且一发不可收拾,贻害终身或者是受用终身,其实这两者之间也只是一线之差而已,忽然就又回到了我一直重复的那句话,这里也要再次重复一遍:偶然的时间偶然的地点一件偶然的事或者人就成为了必然,这句话跟“我如此不相信命运,但仍然坚定的跟随着命运去见证我不相信命运的一生”一样,让我无法停止自己混沌的想法与思考,人生之多面,或阴或晴或明或暗,自己都难以把握自己,唯有时间可以见证一切。
  3月3日“这几天情绪坏极了——人生反正不过那么一回事,只有痛苦、痛苦,到头来也是无所谓,说我悲观厌世吗?但我却还愿意活下去,什么原因呢?不明了”。看来我们这种年龄是到了一个很纠结的时期,每个人都逃不过去,一如季老也不可以。
  “我现在觉得,一切事情都可以不去做,但却不能不写文章。我并不以为我的文章是千古伟业,藏之名山,传之其人,只不过我觉得这比一切都有聊,都更真实”,这句话也照搬给我也算是不差太多的意思,算是点醒我自己吧。
  季老起先是怕去教书的以为胸中无点墨怎能教圣贤书呢,不过还算是硬着头皮上了,为了温饱,说起来还真是,越是知识多越才知道自己的只是多么贫瘠,越是拥有的多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足,人真是一种可笑矛盾的生物,这一点是造物主真是设定的有够奇怪的。




关于母亲




在书中季老不知道多少次的提到了他的母亲,那个他6岁了就离开了再也没能再见到的那个女人。
  母亲,一个太过于沉重的字眼,女性和男性是很不一样的,女生更加柔弱也更会体现出自己的感情,所以可能这样吧,女性在一个人的生命中扮演的比父亲更加重要的角色,起码在男生的世界里,母亲是第一个也是自己成长经历中起先锋作用的女人,她的一举一动都形成的几乎每个人的童年记忆,一个女人特别特别的重要,我一向是个谨慎的人,很大程度上也是吸收了我的母亲的特点。
  相对照而言,母亲和父亲,母亲大多数时候是柔弱的强大,而父亲往往给予的是那种在内心中支撑你最坚硬的东西,父母给予的大多数东西都是没办法用言语描述的,其实自己就是父母的一种融合。我的父亲年轻时急躁而直爽,老了之后缓和和理解,母亲年轻时强大而又隐忍理解,老了却有点小女人的脾气,一切的东西都不是表面的样子,没有完美只有切合,其实都有让步都有理解和忍让,爱情总是轰轰烈烈,而之后的婚姻真的是需要是努力去维持,这种努力一定是双方的,而且不能用天平去衡量,说起来就变得好复杂。非得说起来的话我融合了好多人,一张毒蛇的破嘴像大舅,身体素质比不上二舅不过也蛮好,心底里有三舅的小气,有时候遇到不平的事也会冲出来像我大姨,最心底的善良是老娘的,对别人都蛮不错的是三姨的,办事雷厉风行直爽有傲气没架子是我老爸的,有时候也会很有脾气是小叔的,对爱情很笨拙却坚持心中所想的稳稳的想法是大伯,有点很笨的小九九还知道心疼东西是二伯的,每个人都在我身上有一点点的印记,包括所有在我身边的朋友兄弟,认识的人,每个人都会在我身上留下很多的印记,我很笨的谢谢这所有的人教会我这么多的东西。
  忽然就偏离的题目,母亲,我一直很奇怪的问题,还是那种理科生惯用的心理在作怪,季老在回忆中不止一次的后悔没有去孝敬自己的母亲,但是通读全篇,甚至没有发现他的母亲对他有多大的影响,我在好奇是不是一种高教育分子知识分子的一种本能的遵从中国基本传统的一种心理在作怪,有时候经常会有这种让事情非常不美好的想法,不过只是把自己分离出来一个极度理智而客观的自己,用这个自己去审视所有的事情,其实写出来是很煞风景的,不过所有的都只是假设而已,这个自己会适当的躲在自己的最深处。
  真亦假假亦真,再写下去可能会想更多正面或者负面的假设了,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季老是个典型的高级知识分子,也是我心目中自己应该的样子,假设并不影响我现实生活中的我,只不过是我思考的一种方法而已。打断于此。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季羡林自述的更多书评

推荐季羡林自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