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女法医的信任危机

红叶雪开🐼
2015-01-22 看过
这本书已经是”首席女法医“系列的第十八部了,从1990年第一部《验尸》(尸体会说话)开始,帕特丽夏·康薇尔(Patricia Cornwell)便一路凯歌地把女法医凯·斯卡佩塔(Kay Scarpetta)的故事讲得痛快淋漓。这十八个故事,每一个都充满了悬念,凯在每一个案子中尽心尽力,在解开谜团的同时,也把自己的人生故事渐次展开在读者面前。作为推理文学界为数不多的女作家塑造出来的女主角,我必须说,凯身上有很多男性作家塑造不出来的女性角色特质。当你爱上书中一个又一个“不可能”的时候,其实你早就爱上这个时不时散发出“平凡气息”的女主角了。
  
  女法医斯卡佩塔这个角色,一贯表现出高超的专业素养、谨慎的工作作风和坚定高尚的职业道德,她身上拥有许多值得称颂的品质。斯卡佩塔大概出生在不是特别富有的家庭,但她受过良好的教育,一直以来都努力、勇敢、真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死者,也对得起活着的人。她是不完美的,本书中在上司拖着她不让她离开的时候,她怀疑二十年前的丑事要被挖出来;在剑桥司法中心发生事故时,害怕身边的人尤其是自己的直系下属背叛自己;在和自己的丈夫,曾经的探员一起分析案情的时候,担心彼此藏匿,可彼此藏匿又是他们两人工作性质所带来的必然。孤独之感,油然而生。她是有一点神经质般地不完美,但她的不完美正是角色的完美之处。她时而爆发的不安全感,让她表现得更像一个现实世界中的女人。理所当然地让你觉得她就是你生活中实在存在的一个人。
  
  斯卡佩塔破案的过程相比其他“神探”也“实在”地多,她破案从来不凭借天赋的神奇大脑,她凭借的是她自己的专业能力,也就是作为全国数一数二的首席法医的能力。从《尸体会说话》开始,斯卡佩塔就确立了自己的推理风格。她的推理都是先有“理”(尸体状况),后才有“推”。她是在一地鸡毛中梳理脉络的人。显微镜,X光,计算机,生物,化学,高科技等等,都是她手中的武器。法医这个角色在推理小说中地位的提高,就是从斯卡佩塔开始的。她所推崇的“法医病理学”,把所有的罪恶都从尸体中发掘出来。
  
  听说作者康薇尔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说过,关于女法医这个系列,她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是把女法医斯卡佩塔这个人物描写成功。故事中经常出现的精神病院之类的,康薇尔都亲临过。不仅仅是斯卡佩塔,包括深受大家喜欢的,斯卡佩塔的外甥女露西,在书里是独立强大、不输于男人的一个角色,她是可以独立操作飞机的。康薇尔本人也真的去学了开飞机,还得到了飞机驾驶证。此外,作者的第一份工作是专门负责采访警员的记者,随后她做过法医的记录员、分析员,做过业余警察,还接受过FBI培训。这种对推理的热爱和对专业知识的熟稔使她游刃有余地创造出了一个“真实”的斯卡佩塔。没错,对我来说,斯卡佩塔身上最吸引我的特质,就是她的“真实”。
  
  不过,故事人物的经历注定了他们不是平凡的人。斯卡佩塔自入职以来深入过各种地方,处理过无数匪夷所思的案情,其中不乏政治阴谋和权力斗争。本书中斯卡佩塔的丈夫本顿则更是身怀绝技,20年的从业经历使他熟知关于犯罪的点点滴滴。书中有一处描写两人登车,本顿本能地向四周死角望去,以确保没有什么人在监视和跟踪,这是20年的职业生涯带给他的本能条件反射。于是当职业和生活的相撞击的时候,难免有一些地方就不尽如人意。首先,两人不可能对彼此完全坦诚,这不是爱不爱的问题,这是职业的要求。当两个人经手的案子有交集的时候,他们不能够彼此告知真实的情况,反而还互相猜忌,彼此从话语中寻找话语后面的意义。当然了,在故事的最后,证明了这一切只是斯卡佩塔想多了,她和本顿,甚至她和上司都没有什么不能化解的心结。只是我经常会猜想,在这样幸福生活的同时,是不是他们之间也经常有猜忌呢?再说一次,这不是爱不爱的问题。他们是有太多秘密的人群。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这次的案件就是一件两人有交集的案件。从接受到破案只不过是两三天的功夫,但却牵扯到了多年前的死亡事件和交织在一起的多方势力。故事从在诺顿森林突然倒毙的年轻人开始,他身上存在着太多不可思议的疑点,而且随着情节的不断推进,这案子竟然还和本顿涉手的案子有了关联。再说连斯卡佩塔一手带起来的、缺点多多却深受斯卡佩塔信任的下属菲尔丁在这几个案子中都有着奇怪的表现。难道是他监守自盗吗?难道这么多恐怖谋杀的祸根竟然根植在自己的司法中心?斯卡佩塔是不能相信菲尔丁是凶手的,随着不断地抽丝剥茧,菲尔丁的过往、那些渐渐被遗忘的事情,浮出了水面。
  
  这本书是我读得比较爽的一部,我迫切地想知道这几个案子到底有什么联系。斯卡佩塔对菲尔丁的那种女人式的直觉信任到底准确不准确?我早就在猜狗狗“袜子”会不会变成一切的关键,等到它真的出来的时候,我不禁想“对极了!”。很开心无辜的狗狗最终和女主生活在了一起。
  
  当然,在最后,我还有个疑问,真正的凶手,为什么要来袭击女主呢?那不是打草惊蛇了吗?而且,菲尔丁都已经死去了,如果再出现类似的凶杀,她费尽心力营造的“菲尔丁是凶手”的假象不就落空了吗?如果她是害怕女主的聪明才智追查到她而意图杀害,那她不怕这样的行为会刺激女主身边同样厉害的破案高手本顿更快地追查凶手吗?还是说,植根在她心中的“犯罪心理”和“父母留给她的犯罪基因”已经超越了理智,让她产生了谋杀首席女法医的渴望?
1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3条

添加回应

不存在的凶器的更多书评

推荐不存在的凶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