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劣的关系中,谁都不清白

亚细亚人
2015-01-10 14:03:35 看过
前几天和好友言及亲戚事,有感于心,我说了句:恶劣的关系中,谁都不清白。事后想想,无论亲情、爱情、还是友情,当感情破碎,人们以爱为名相互纠缠相害时,即使受害多的一方也是不清白的。

父母以自己的方式爱子女,以自己的标准评判和干预子女的生活,子女的反应无非是虚与委蛇,软话敷衍,但也有极个别的,从小受够了严父或严母的啰嗦,大了以后大多会反客为主,对父母十分粗暴,而做父母的或懵懂或不甘权威的丧失,依然觑准机会就说教不止……如此恶性循环下去,亲子关系逐渐恶劣,双方既是施暴者又是受害者,甚至于距离稍近的外人都会收到牵连。

血缘关系无法摆脱,亲子双方因不成熟而陷入互害的境地也无可奈何。但是以前相爱的男女后来宁肯互相伤害也不分手,说实话,我实在无法理解。不要跟我扯什么还爱着对方,相爱的人不舍得伤害对方,想想热恋时的情景就知道了。热恋过后的磨合期,彼此之前的有意无意的收敛和伪装会慢慢暴露出来,成熟的男女会进行合理的试探,然后定下各自的行为界限。这一过程都会有波折,正常来说,磨合得好就继续处下去,磨合得不好就分手了事。偏偏有些人无视事实,执意纠缠,接下来到底是相爱还是相害,实在不好说。

恶劣的关系中,谁都不清白。感情是这样,国事也是如此。尤其是中国的政治关系,自古就不正常,我说的不是官员之间的恶斗倾轧,而是统治者和治下民众的关系,极不正常且常常变得恶劣互害。

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中国历代的统治者都希望治下的小民无知无欲,安静地当着顺民。最理想的状态,就是把民众驯服成家畜,所以治理民众不叫治民,叫“牧民”,真是不拿老百姓当人了。这一点上,老子可谓是帝王师:“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民之难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所以司马迁把老子和韩非列为一传不是偶然,也无怪乎《汉书·艺文志》称道家者流为“君人南面之术”。孟子曰:“或劳心,或劳力;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这句话放到现在也是四海皆准,精英治国的确是正道,但你不能为了自己永远当精英,就把民众往傻逼路上引。可悲的是,中国从古至今,统治者一直干着这缺德事。民众倒也争气,到现在自干五都一大堆。只是统治者没想到的是,要想工作到位,必须业务精熟,要想说服别人,必先说服自己,愚民政策效果显著,是以牺牲统治者自己的智商为前提的。乾隆年间,英使乔治·马戛尔尼访华,在日记中写道:“清政府的政策跟自负有关,它很想凌驾各国,但目光如豆,只知道防止人民智力进步。”晚晴很多丧权辱国的对外战争,都和统治者这种傻逼的自大有关。

我有个朋友,十分厌恶狗。每次他家的狗对他摇尾乞怜时,他就一脚揣出去老远,搞到后来那狗看到他远远就躲开了。狗尤如此,人何以堪。朝廷拿民众当傻逼,但傻逼也知道人情冷暖。孟子曰:“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雠。”君臣关系搞不好,都能成寇雠,更别说君民关系了。统治者平时对民众恶劣,真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也别指望民众会把热脸贴上去。

顾炎武说的好:“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家政权兴亡,呵呵,肉食者谋之,关我屁事!

PS:这篇本来不是书评,只是吐槽APEC的。日记发不出来,只好删减后发在书评里。
0 有用
0 没用
老子全译 老子全译 8.0分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老子全译的更多书评

推荐老子全译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