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不爱上这样一个男人呢

澄澈
2015-01-08 看过
     越来越读越来越喜欢这个男人。很想看一下这个男人的尊容,百度一下,是一个胖胖的憨态可掬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两个眼睛咪咪的,十分的可爱,或许用可爱这个词形容这个男人着实有点不太恰当。
      在翻开这本书之前我以为会是一本文笔细腻优美的旅行随笔,但是在读了10页之后我发现完全颠覆了我自己之前的“偏见”。就好像在初见这个男人的时候,他装得严肃而又古板,呆板的一丝不苟,绅士气十足,可就在你相信了他的样子后,他马上变脸变成了肆意调侃嘻嘻哈哈的美国大叔,跟你可劲的讲着笑话和幽默的段子。你也只能哈哈一笑,笑自己被这个爱搞怪爱说笑整一道。
     布莱森真是个地地道道的段子手,他的段子几乎每一页都有,有的是隐晦的英式幽默,有的是让人捧腹的笑料。他自嘲、讽刺、抱怨都凝结着一种幽默和风趣,调侃的恰当而让人心领神会,让读者和作者形成一种默契,似乎是一个眼神就可以读懂一切的样子。
    我很难想象这样一个胖子怎么能去深山野岭登山,怎么能一个人徒步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喜欢旅行,并且成为旅行作家,我只想说这个胖子太tm棒了。
    我没有去过英伦,它只是一个停留在地理课、地图上或者电视剧里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我甚至不知道书里说的地名,我听都几乎没有去过,况且作者去的都是一些很偏远的地方,但是跟着布莱森去游历一趟有趣又惊险,一路上他给我们讲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让我们也爱上了这个“小不列颠”。让我们喜欢上这个创造了这么多奇奇怪怪地名、创造了板球、彼此之间礼貌的过分的地方。
    随手摘几个作者的小幽默,会心一笑吧。
    我信步撞进一家中国餐馆,一想到要试着用筷子给自己喂饭,我就觉得餐馆里满是不详之兆。一个如此大智大慧的民族,连纸啊火药啊风筝啊之类管用的物件发明得出来,还拥有绵延三千年以上的高贵历史,怎么就想不明白呢,一对打毛线的针根本就没法把食物给夹起来嘛——天底下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会这样想?整整一个钟头,我都在迷惑不解地对着米饭一通瞎戳,要不就是把酱汁滴在台布上,或者优雅地夹起肉片往嘴里塞,结果却发觉他们神秘地消失了,哪里都找不到。等我吃完,整张桌子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场暴力争端的焦点地带。我付了帐,溜出门,回到饭店,看了会儿电视,从套头衫和长裤的边边褶褶里搜出了颇为丰盛的剩菜,拿它们当点心吃。
     
    这墓园既讨人欢喜,又不失宁谧,丘吉尔的墓亦是如此不事张扬,以至于在众多歪歪斜斜的墓碑间,我破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来参观的只有我一个。丘吉尔和克莱米合葬在一小块简朴的、似乎早已被人遗忘的地盘里,这一点真让我深受感动,难以忘怀。在我所来自的国家里,哪怕是最最无名、顶顶不济的总统,也会在归天之后享有一座纪念图书馆——即便是赫伯特·胡佛,远在艾奥瓦的玉米田里,还有一块看上去活像是世贸组织总部的地盘呢——而英国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政治家,可资凭吊的,却只有议会广场上的一尊不起眼的雕塑和这方朴朴素素的墓地,想到这一点,真是颇为叹服。如此值得赞颂的可己之风,让我深为动容。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小不列颠”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小不列颠”札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